第一百零七章 阴兵借路 - 活人禁忌

第一百零七章 阴兵借路

听到安如霜这句话,我马上就意识到了肯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在我身后发生,所以我也没犹豫,当下就从地上站了起来,右手顺势把插在腰间的匕首拔出来,握在手中。 安如霜她在前面带路,我紧随其后,没走几步,就走出了篝火火光之外,眼前漆黑一片,安如霜的身影也就在这时,一下子就变得模糊了起来。 好几次因为我一直盯着安如霜的背影,差点儿被地上的藤蔓树枝给绊倒,连摔了几个趔趄。 没走几步,我感觉手上突然一凉,接着就被一个人的手给拉住了,低头一看,正是安如霜她伸出手拉住了我,在前面带着我走的更快了。 也就在这个时候,在我身后忽地响起一阵阵的金属摩擦声,声音忽远忽近,忽大忽小,在这种野外听起来极为刺耳和违和。 我当下就想回过头去看看身上到底是什么东西,可是回想起安如霜对我说的那句‘千万不要回头看’便忍住了,低着头被安如霜牵着往前走。 可是走了没多久,身后不光传来的金属摩擦声,还有风吹大旗的“呼呼”声,而且听那些声音好似与我和安如霜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 “十三,你闭上眼,把呼吸尽量放轻,站在原地不要动。”安如霜突然停下来,回过头一脸严肃的看着我说道。 听到她的话后,我马上就站在原地,闭上了双眼,深吸了一口气,把呼吸放轻。 就在我刚刚闭上双眼的时候,猛地感觉到在我对面的安如霜突然靠近了我,一下子把我给紧紧的抱住了。 被安如霜这么一抱,我只感觉她的那冰冷且柔软的躯体全部紧紧贴在了我身上,一阵酥麻的感觉马上传遍了我全身,心跳在这一刻猛地快了起来,体内的一股燥热随之也蹿了上来。 现在的我,大脑一片空白,身后传来的那些奇怪的声音也听不到了。 此时此刻,此场此景,我竟然被安如霜抱着无耻的有了反应了…… 暗骂一句自己不是东西,在这种危机万分的情况下,我特么居然还有心思想那种龌龊的事情。 可是当你越不想去想一件事情的时候,大脑它自己偏偏却一个劲不停的想,而且我感觉安如霜她抱着我的双臂越来越紧,本来刚刚克制住,一下子又…… 这时,安如霜她的身子微微一颤,她好像感觉到了我身体所发生的反应,用双手在我背后掐了一下子,来抗议她此时的不满! 我此时就算脸皮再厚,也忸怩的够呛,心想安如霜她会不会因为这件事情而开始讨厌我? 因为在她们那个年代,思想保守的很,沾衣裸袖便为失节,被我这么一弄,她可别把我当成花花公子。 但是哥们儿我真是没办法,这个它是属于正常的生理反应,安如霜这样的一个美女,身子紧紧贴着抱着我,对我这个从来没碰过女人的处男来说,杀伤力可想而知。 要是在这种情况下,我都没点儿反应,那还真就不正常了……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安如霜她才慢慢地松开了抱住了我双臂,退后几步对我说道: “行了,睁开眼吧。” 我忙睁开了双眼,四下一打量,什么都没有发现,四周再次恢复到了之前的那份属于夜晚的寂静,刚才的事情就好像完全没有发生一般。 “如霜,刚才对……对不起,我那真不是故意的……”我看了一眼安如霜十分尴尬地道歉道。 “我知道,你别说了,我刚才抱你是想用我身上的阴气把你身上的阳气给盖住,以防被他们发现。”安如霜用手理了理额前有些凌乱的头发轻声说道,说完后,她一个人朝着篝火旁那边走了过去。 我看到安如霜这个样子,心里就七上八下的,她不会开始讨厌我了吧?所以忙跟了上去问道: “如霜,刚才那些声音是怎么回事?” 安如霜在距离篝火一段距离外坐下,然后对我说道: “刚才那是阴兵借道,要是你没有闭眼看到的话,就会跟着他们一起走向阴间。”安如霜对我说道。 “阴兵借道?”我有些惊诧地问道。 “对,这阴兵借道通常有两种情况,第一种就是指古代或者近代的军代败亡后,因其怨气不散再加上当时的天时以及地理环境所造成的。第二种往往是出现在大灾难死了很多人之后,这种阴兵是指地府来拘魂的鬼差鬼将前来拘鬼勾魂,刚才我们所遇到的就是第一种。”安如霜很耐心的对我解释道。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听了安如霜的话,我才多少明白了一些,敢情刚才我们是遇到了传说中的阴兵借道,其实关于这阴兵借道的故事,我也听说过一些,其中流传最广的就是故宫里所发生的阴兵借道。 据说故宫一到晚上12点之后,就能听有人在奏乐,而且有时看见宫女和太监们排队走过。 以前故宫还有守夜的人,不过到现在一个都没有了,就算出多少钱也没有人愿意守夜了,不信的可以去故宫旅游的时候问一下里面卖东西的店主。 “对了十三,那个追你的女孩怎么样了?”一旁的安如霜突然看着我问出了这么一个问题。 一提到方子燕,我就有些头痛,不过还是对安如霜说道: “她放弃了。”我说道。 安如霜听到后,只是轻轻地哦了一声,便没再言语。 “你生气了?”我看着她问道,以为她还在为刚才的那件事情。 安如霜听到我这句话后,转头看着我微微一笑,面带忧虑的对我说道: “没有,我是在想你明天应该怎么过,会遇到什么,这个地方真的太阴太诡异了,一般有活人进来根本不可能再活着出去,所以死的人越来越多,阴气也跟着越来越重,以至于造成了现在这种情况。” 听了安如霜的话,我不禁也担忧了起来,不过转念一想,不管接下来遇到会什么,总归要去面对,根本无法逃避,所以现在想这么多,无非就是给自己给自己增加心理压力,所以我便对安如霜劝道: “如霜,咱现在想的再多也没用,该面对的始终还是得去面对,你就别想那么多了,水来土掩,兵来将挡,船到桥头自然直,总会有办法的。” 安如霜听后,抬头看着我说道: “没想到你心那么宽,算了,我这白替你操心了,你早点儿休息吧,现在你身上那么伤口,如果在休息不好,肯定会垮掉的。” “好!”我答应一声,就躺在篝火旁临时用枯枝和干草垫起来的“床”上面准备睡觉。 也亏着有安如霜,要不在这种地方,我还真睡不踏实。 听着四周的虫鸣声,不一会儿我眼皮就开始发沉,一闭眼,睡了过去…… 直到第二天一早,我被安如霜给推了起来。 “十三,十三……属猪的啊你!醒醒!!……” “啊!怎么了?!”我从草堆里坐了起来,揉了揉眼睛,看着一旁的安如霜问道。 “你赶紧起来,我不能待在外面了。”安如霜说着见我醒了过来,身形一闪,消失在我面前,回到了我脖子上的玉佩之中。 刚睁眼,我还没反应过来,安如霜便急匆匆的走了,我自己正纳闷呢,不经意抬头一看,顿时明白了过来。 因为今天是晴天,虽然现在天还没有完全亮起来,但是东面已经有丝道朝阳照射了下来。 看来这里虽然是阴地,但是只要有一点儿阳光照下来,安如霜就不能从玉佩里面出来,待在外面。 拍了拍脑袋,我从干草堆中站了起来,先是检查了一下身上的伤口,好在伤口恢复的都不错,并没有化脓的迹象。 收拾了一下,我又去前面的溪流边洗了把脸,然后看着四周的这一片密林,给自己打气: “两天过去了,还有最后一天,就靠自己了,坚持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