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仇人相见 - 活人禁忌

第一百一十七仇人相见

听到安如霜那焦急的语气,我马上就预料到今天来找我寻仇的仇家肯定不是我能对付的了的,所以赶忙把自己身上的短袖给脱了下来,扔到路旁,朝着左面的那条街道全力奔去。 现在已是深夜,本来这地方就靠着殡仪馆,除了一个网吧外,根本就没多少人,一路跑去,我连一个人影都没看到,这更加让我心里感到不安。 全力跑了没一会儿,安如霜的声音又传了出来: “现在屏住呼吸,快点儿跑!!”这次她说话的语气比之前更为焦急。 此时的我心里也是七上八下,屏住呼吸的同时,心里也在思量,我就那么几个仇家,到底会是谁来找我报仇? 那条百年蛇精?日本兵阴魂?老太婆降头师?亦或者是林森父子找来高手从日本杀回来了? 不过当下不管是他们其中的谁来找我,我都不是他们的对手,现在不跑,等待我的只有死路一条。 心里想着,刚跑出去没多久,我就感觉有些憋不住了,难受的要命,本来我憋气就憋不了多少时间,再加上一直剧烈奔跑,所以几十秒后,就实在是憋不住了,张开口连吸了好几口气。 “十三!别跑了,快藏到路旁的那堆植物后面。”安如霜对我说道。 听到安如霜的话后,我停住身子,朝着路边一旁一瞅,便看到了一片密集的冬青树,想都不想跑过去,一下子就跳到了路边那片冬青树的后面,蹲下了身子。 “蹲在这里千万别动,我让你屏住呼吸的时候,你马上屏住呼吸。”安如霜提醒我道。 “好。”我小声答应。 当我在这冬青树后面蹲下后,本来藏在树空里面的一大股蚊子顿时闻到了血腥味儿,全都飞了出来,朝着我脸上、胳膊、大腿、各个裸露的位置就前仆后继的咬了上去。 短短数秒,我便看见自己身上爬满了蚊子,被咬的全身是包、极痒无比,我却蹲在原地动也不敢动,因为刚才安如霜嘱咐我现在千万不能动。 没有办法,我只好要紧牙关忍着,过了约莫能有两三分钟,安如霜的声音响起: “十三,屏住呼吸,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要喘气儿。” 安如霜的声音刚落下,我赶忙深吸了一口气,屏住了呼吸。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一会儿的功夫,一个人影从后面的街道处追了上来。 当我看到那人影的时候,心里就是一紧,因为我感觉那人影很熟悉,好像是我认识的人。 没一会儿,那人就跑到了我所藏匿的这条街道上,这时我透过冬青树枝叶间的细小缝隙望了过去。 就在我看清那个人面孔的时候,心底猛地就生出一股寒意,马上传遍我的全身! 紧跟着身子也随之一抖,差点儿没惊呼出声! 因为那个一直追在我身后的人,并不是旁人,正是雷子的二叔程江然!!! 看到程江然那张惨白色而熟悉的面孔后,我脑子一下子就混乱了,他……他不是死了吗?怎么现在又活过来了?还有他为什么又来找我?找我究竟想干什么? 一连串的问题马上从我的脑海中涌现了出来,但是我却一个都想不通。 雷子的二叔程江然,先是四下瞅了一眼,然后自言自语道: “真他奶奶的!真是奇怪了,我刚刚还感觉到那小子就在这附近,怎么一下子感觉不到了?” 他说完后,纵身一跃,直接跳到我对面的那面墙壁上,居高临下朝着四周查看了起来。 见后,我赶忙压低了身子,生怕被他给发现,虽然我摸不清雷子他二叔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为什么能死而复生,但是我却猜得出他找我肯定没什么好事,八成是为了我这双异生阴阳眼。 我一直压低身子,低着脑袋,也不敢抬头看,心跳也在这个时候因为憋气过久而慢慢加快。 猫了个咪的!他赶紧走啊,小爷我特么就要憋不住了!! “扑通!扑通!……”随着时间的推移,我能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心跳越来越重,头也开始有些发昏,不行了!再这么憋下去我非得活活把自己憋死不行!! 就在我实在憋不住的时候,想抬头看看那雷子的二叔走了没走,安如霜的声音突然从玉佩中传了出来: “好了十三,他走了。” 听到安如霜这句话,我如重赦般马上张开嘴大口地喘了起来,大爷的,他要是再不走,我还真就憋不住了。 “如霜,那人不就是雷子的二叔吗?他怎么又活过来了?!”我站起来从冬青树后面跳到街道上,对安如霜问道。 “那个人他根本就没有死,我以前听说过一种降头邪术,血降头术,追你的人便会这种降头术,能隔着数十里地,靠着人的气息追踪。”安如霜对我说道。 “血降头术?”我问道。 “对,此降头术虽然没有飞头降那么厉害,但是也极难对付,相传练此血降头术的人都……”安如霜的话还没有说完,语气一顿马上说道: “不好!他又回来了!!” 安如霜的声音刚落下,我便听从身后到了雷子他二叔那熟悉又阴冷的声音: “哼!果然没有猜错,你的确还藏在这里,跟我玩心眼儿,你小子还早呢!” 他大爷的!哥们到底是让那程江然那孙子给算计了,这下子没地儿跑了。 我心里暗骂着,转过身子,回头看着程江然问道: “你怎么又活过来了?!” “我什么时候死过?”程江然看着我嘴角上翘,面如纸色地看着我反问道。 “没死?那你上次?”我问道 “诈死而已。”程江然说着,冷笑一声,慢慢地朝着我这边走了过去。 看到这种情况,我马上把陆真人给我的那把烛龙九凤拿出来,紧紧的握在手中。 “我不管你之前是不是诈死,但是现在你来找我干什么?!”我接着问道。 “你小子是明知故问,我今天来找你就是为了你的那双阴阳眼,只要得到你的那双眼睛,就能让我的降头术修炼速度事半功倍,你小子可真是全身是宝啊,从你十岁那年我第一次回到家看到你的时候,就准备把你的那双阴阳眼弄到手,只可惜你那个挨千刀的爷爷却给你找了一个千年女鬼媳妇当护身符,我当时还真拿你没办法,小子,我等了你快九年了,快九年了!!现在你那鬼媳妇也成了废物,你也应该把属于我的东西还给我了吧?!”程江然说道最后,几乎是吼出来的,双眼中闪出一道绿光,身子一动,朝着我这边就冲了上来。 见状,我忙用烛龙九凤在自己手掌上划开一道口子,把流出来的鲜血抹在匕首之上。 烛龙九凤马上发出一道红光,黄色的符文也随之显现了出来。 “安心的走吧!”冲到我近前的程江然伸出胳膊,对着我心脏的位置就用他那只如鹰爪般的手抓了过来。 我忙用解开封印的烛龙九凤朝着程江然那只手就划了过去。 “哼!”程江然见此冷哼一声,不躲不避,朝着我手中的烛龙九凤就抓了过去,根本就没有把它当一回事! “唰!”一声手指被匕首割断的声响破空传空,接着就是一道血箭射出。 “呃!”程江然闷哼一声,捂着自己的断掉手指的右手朝后退去。 “烛龙九凤?!我刚才还真是大意了!”程江然面带吃惊地看着我手上那把还沾着他鲜血的匕首惊道。 此时他的脸色比之刚才,更加惨白,接着面上露出一丝不易察觉地贪欲之色,像是水面上的一道涟漪迅速划过唇角,又在那双发绿的眼睛里凝聚成两点火星,转瞬消失在眼波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