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 棺中女尸 - 活人禁忌

第一百四十一章 棺中女尸

“你自己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刀疤脸看着白若彤问道。 白若彤摇头: “我真的不知道……” “我说岳队,会不会是因为白若彤身体里的血液特殊,对那些蓝头蜈蚣有克制之能,所有它们出于本能,才没有咬她。”陈羽洛这时走过来说道。 刀疤脸眉头紧皱,摇头说道: “就算是她身上的血液特殊,那些蓝头蜈蚣不敢咬,不过那蓝头蜈蚣救她又怎么解释?” 陈羽洛沉吟了一会儿才开口说道: “岳队,其实那也不一定是救她,万一就是个巧合呢?巧合那些蜈蚣突然集中在了一起,也不是没有可能。” 刀疤脸听了陈羽洛的声话后,并没有再说什么,而是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根烟,用打火机烤了一会儿,点上深吸了一口,才慢吞吞地说道: “希望这一切都是巧合……” 众人在这个墓道里原地休息了一会儿后,便朝着墓道深处走去,赵曼也从背包里拿出了备用手电筒分给众人,还好他们准备十分充分,背包里所有怕水的装备都做了防水处理。 和刀疤脸走在最前面的陈羽洛走了一会儿,突然开口说道: “我说岳队,这个地方不对劲啊,从古到今,无论哪个朝代的墓,都没有这么多而且这么长的墓道,我现在是完全看不出这古墓里面的风水格局。” 刀疤脸看着陈羽洛说道: “如果按照正常的古墓风水布局,咱现在往前走的话,会通到哪里去?” “主墓室。”陈羽洛肯定地说道。 刀疤脸说道: “那咱就走到头看看。” 就这样,我们一行五人朝着这条墓道的深处走去,走了能有十多分钟,在我们面前总算是看到了那这条墓道的尽头。 走出墓道,迎面出现的景象,却和上次那条墓道不一样,在我们面前的并不是一个巨大的陪葬坑,而是一个向下的石质台阶。 台阶下面有一个墓室,在这个墓室中摆满了各种用土陶制成人俑,粗略望去,这个并不算太大的墓室中最起码摆满了数百个一模一样的人俑。 那些人俑大小和真人一般无二,而且一个一个全部都是跪在地上,低着头,双手却背在身后,整个人俑的造型远远看过去,显得极为古怪。 而且我还发现,那些人俑虽然分散在四面风八方,但是跪下去所朝的方向,都是一个,就是中间。 看到眼前这一幕后,我忙朝着人俑最中间看了过去,目光所及之处,正好看到了一口巨大的青铜棺椁正立中间!! 那棺椁是竖着立在地上,而不是和普通棺椁一样,平躺的放在地上。 虽然隔着很远,但是看过去,整个棺椁给人一种很邪很邪的感觉,要是胆子小的,我估计光看到这口立起来的棺椁,就能吓出个好歹来。 “这难道就是主墓室?”赵曼看了陈羽洛一眼问道。 “应该错不了,这么大的青铜棺椁如果还不是主墓室的话,那还真有些不合常理了。”陈羽洛说道。 “咱自从下这个墓之后,里面什么时候合常理过?”赵曼反问了一句。 “行了,都别说了,咱先下去看看。”刀疤脸说着第一个走了下去,我们则紧随其后。 可是就在我刚刚走下那台阶没几步的时候,之前我听到的那种阴邪的声音再次传进了我的耳朵: “左十三,你终于来了,来吧,来吧,我等你好久了,你的身体马上就是我的了……” 听到这个怪异的声音后,我身子猛地停了下来,因为我听到,那……那声音,好像就是从那口巨大的青铜棺椁中发出来的!! 心一下子就提到了嗓子眼,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此刻的情绪,只感觉空气中好似有一张无形的大手死死地抓住了我的命脉。 “三哥,你怎么不走了?”在我前面的白若彤看到我站在原地不动后,忙对我问道。 “没事,走,走……”我说着跟了上去,可是心里却一直忐忑不安,看来刚才那几句话,除了我自己外,其他人并没有听到,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那口青铜棺椁里葬的又是何人?为什么他一定要我的身体?我的身体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不过那声音的主人既然想要我的身体,为什么还要提前告诉我? 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心里越想越乱,一个没注意差点儿没被跪在地上的人俑给搬倒。 揉了揉生疼的脚,我起身追上了前面的人,暂时把刚才听到的那些话压倒心底,我现在就想看看,那口青铜棺材里面葬的到底是什么人。 众人走到那口巨大的青铜棺椁前面后,我先是站在这口青铜棺椁面前打量了一会儿,我发现这口青铜棺椁上面也同样雕刻着一个巨大的人头蜈蚣身子的图案。 惟妙惟肖,看那个人头的面貌,估计是个男人,一个长相极为阴柔的男人…… 又是这个怪物,难道这口巨大的青铜棺椁中葬的就是这个人头蜈蚣身子的怪物?刚才跟我说话的模仿是这个怪物不成? 想起来,我全身的寒毛就立了起来,要是世间真有这种怪物存在的话,他应该算什么东西?是人还是蜈蚣? 我脑海中正想着,突然赵曼的声音从那口青铜棺椁后面传了出来: “你们快来,这里还有一口棺材!!” 听了赵曼的话后,我们几个全部朝着那青铜棺椁后面走了过去,只见在棺椁后面有一个木质棺材同样立在地面之上。 “又是千年柏木,看来这口棺材里的人身份也不一般,岳队,要不咱先打开这口木棺看看?”赵曼盯着这口木质的棺材看了半天,才对刀疤脸问道。 “行!”刀疤脸答应了一声,准备从背包里拿出家伙事动手开棺。 可就在我们准备动手的时候,白若彤突然捂着自己的胸口对我们几个说道: “我突然好难受……” “怎么了?”我回过头看着白若彤问道。 白若彤皱着眉摇头说道: “我也不知道,我只要一靠近那口木棺材就心里就特别难受,喘不上气来。”白若彤说着用手指了指那口立在地上的木质棺材。 听到这里,众人不免都有些疑惑,刀疤脸忙上去把白若彤带到离那口棺材较远的一个位置,然后看着她问道: “现在还难受吗?” “好多了……”白若彤依旧捂着自己的胸口。 “那你就先在这里等着,我们去撬开那棺材,看看那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刀疤脸说着从背包里拿出了一把折叠工兵铲朝着那口木质棺材就走了过去。 刀疤脸这次下手很是利索,用工兵铲撬了没几下,就把木棺棺板上面的棺材钉撬了出来。 因为棺材整个儿是立在地面上,所以没有了棺材钉,上面的棺材盖子“吱呀”一声,自己打开了,随着一声闷响砸在了地上,激起一层层尘土。 众人等那尘土散去之后,朝着棺材里面看了过去,正好看到了一个穿上身穿红袍嫁衣、头戴红盖头的女尸站立在木棺之中。 我发现这具女尸裸露在袖口外的双手竟然和活人一般无二! “这都死了多少年了,还没腐烂,我把她那盖头拿下来看看,咱也瞧瞧那古代人到底是长得什么样。”陈羽洛说着就要动手去摘那女尸头顶上的红盖头。 “等一下!”刀疤脸忙开口拦住了他。 “怎么了?”陈羽洛问道。 “戴上手套,别惊了尸。”刀疤脸说着给陈羽洛递了一副手套。 陈羽洛接过手套戴上后,直接一把撤下了那盖在女尸头上的红盖头,当我们几个看清那女尸的面貌后,全部愣在了当场!! 而我的大脑此刻一片空白,整个人的思维也停滞了下来,差点儿没当场吓昏过去。 因为木棺中那具女尸的面孔,竟然长得和白若彤一模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