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 寻安如霜 - 活人禁忌

第一百五十四章 寻安如霜

走在去坟圈子的路上,我一直再担心安如霜的安危,她刚才被我气走,没有了玉佩的庇护,会不会出事?会不会魂飞魄散? 我突然就想什么都不顾,抛弃一切去找她,可是爷爷奶奶却不能白死,而此刻就是我知道凶手唯一的机会。 而且就算我现在去找安如霜,又应该去哪找?天下之大,我完全不知道她去了哪里。 心里难受着,却不知不觉走到了村后面的坟圈子,我只好先把安如霜的事情放下,带着那个斗笠男朝着爷爷奶奶的墓前走了过去。 “总所周知,这人有三魂七魄,三魂为:一魂爽灵(天魂),二魂胎元(地魂),三魂幽精(人魂),七魄为:尸狗、伏矢、雀阴、吞贼、非毒、除秽、臭肺。人死之后,七魄先散,爽灵上天,胎元被阴兵勾走入阴间,唯幽精存于世间,等待头七回魂,接下来我便把你爷爷和奶奶的幽精给寻来,让这最后一魂,告诉你真相。”斗笠男看着我爷爷和奶奶的墓碑对我说道。 我听到后,忙对斗笠男问道: “那你把我爷爷奶奶最后一魂寻来后,我能不能跟他们说话?” 斗笠男摇了摇头: “不能,接下来无论你看到什么,都不能说话,甚至都不能发出一点儿声音,除非你不想让他们俩人安心的走,听明白了没有?”斗笠男对我嘱咐道。 “听明白了。”我嘴上答应了一声,手里却先把玉佩挂在脖子上,偷偷地从背包里拿出了牛眼泪,然后从坟边找了一棵柳树,拔下了数片柳树叶,小心地给自己双眼之上抹上了牛眼泪。 即使我不能跟爷爷奶奶说最后一句话,我也想最后再看他们一眼。 我抹上牛眼泪后,静静地站在一旁,等待斗笠男招魂。 刀疤脸先是从身上拿出了几炷香,插在了我爷爷和奶奶的坟前,并没有点燃,然后对着香拜了拜,嘴中念念有词: “拜请香气沉沉应乾坤,永乾奉开走阴门,首位白机好随阴,三世高风圣凤灵,扶助金身急急如律令!” 随着斗笠男这几句口诀落下,那几炷香居然开始冒起了股股青烟,自燃了起来。 斗笠男见此,有从身上好似拿起了一把类似与朱砂的东西洒在附近,嘴中念道: “朱砂辟邪,闲鬼莫入,九阴九阳,三魂七魄,清幽为赦,阴兵听令,请魂归来,急急如律令!!” 我听着那个斗笠男不断念动口诀,一下子就猜出了他的身份,他绝对就是茅山派龙虎宗的人,说不好他就是龙虎宗的第三位真人,可是他为什么要用大斗笠和黑网遮面,不让我看到他? 心里正疑惑着,我突然看到了两个模糊的身影朝着斗笠男那边飘了过来。 看到这一幕,我忙仔细看了过去,可是等那两个黑影来到那斗笠男面前,我也看不清他们到底是谁,只能看到模模糊糊地两个黑色人影。 不过我的心跳却在这一刻加剧了,我认得出那就是我爷爷和奶奶,他们来了!! 我差点儿叫出了声,忙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不让自己发出半点儿声响,就这么远远地看着他们,最后一次再看他们一眼。 最后一次…… 此时的斗笠男,看到那我爷爷奶奶来了之后,从身上拿出了一把黑灰均匀地洒在了坟前的一个放置贡品的水泥台上,然后对着我爷爷奶奶问道: “究竟谁害死你们的?” 随之地上就起了一阵阴风,阴风朝着那水泥台上的黑灰就吹了过去,我接着月光看去,阴风吹起那小堆黑灰,渐渐地形成了几个字,待那阴风消失,我也看清楚了是三个字,而那三个字,正是: “程江然!!!” 当我看到“程江然”这三个字的时候,火一下子就从心底蹿了起来,这程江然正是雷子的二叔,也就是上次差点儿要了我的命的那个降头师! 此刻怒火一次次冲击着我的理智,我现在就有种冲动,想马上找到那程江然把他给千刀万剐,为我死去的爷爷奶奶报仇! 随后,斗笠男便把香烛收了起来,爷爷奶奶也随之飘走。 “这程江然你认识?”斗笠男回过头看着我问道。 “认识,他就算化成灰我也认得。”我看着坟前的那三个字咬着牙说道。 “你可知道他现在在哪?”斗笠男问我道。 “现在还不知道,不过我一定会找到他,一定会!”我抬头看了斗笠男一眼说道。 斗笠男听了我的话后,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后,才递给我一样东西,对我说道: “把这个带上,以防下次再中了他们的阴魂咒。” 我接过来后,发现是一串不知道用什么材料做成的手链,拿在手里很轻,重量就跟木头一样,可是触感却和石头差不多。 “行了,我的时间也不多,得先走了,不过我还是劝你一句,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你现在绝对不是他们的对手,莫要自己找上门送死!还有,给你下阴魂咒的人,是你身边的人,多留个心眼,下次可别阴沟里翻船。”斗笠男说完后,就朝着坟圈子南面走去。 “我记住了,虽然我不知道你是谁,但还是谢谢你。”我看着斗笠男的背影道了声谢。 “谢我?把话收起来吧,或许我们下次见面的时候,就是敌人了……”斗笠男说完后,身子一闪,纵身一跃,几个起跳间就消失在夜空之中,看他的身形,绝不在陆真人之下。 可是他最后的对我说的那句“或许我们下次见面的时候,就是敌人了。”到底是什么意思?还有,到底是谁给我下的阴魂咒?身边的人?我身边的人又会是谁? 想不通,我索性决定以后再想,眼下还有更重要、更着急的事情等着我。 我先是跪在爷爷奶奶的坟前,给他们磕了三个头,然后在心里暗自打算,之前斗笠男对我说的话并没有错,我现在根本就不是那程江然的对手,找他报仇,无异于去送死,只能把仇恨深刻于心,苦修道术,眼下当务之急就是先得想到安如霜,也不知道她现在在哪?到底怎么样了? 我一想到是自己冤枉了安如霜,把她给受着委屈气走,就恨自己不是东西,她要是出了什么事儿,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可是,安如霜他现在会在哪?我又应该去哪里找她?越想我心里越不是滋味,自责、心痛、悔恨各种情绪涌上心头,几乎让我抓狂。 “安如霜!!你在哪?!!”我仰天大吼。 对了,她一定在那!肯定在那!!我突然响起了一个地方,忙朝着那里跑去。 那里是我爷爷早年的所盖的棚子,我小时候的大部分时光,都是在那棚子里和村口的池塘渡过,我记得小时候我经常和雷子去棚子里玩过家家每天娶安如霜,他还在那里跟我抢过安如霜,那里有我和她的回忆,此刻她一定就在那里! 想着,我就朝着那棚子跑了过去,等我一口气跑到了牛棚附近,还没靠前,便隐约看到了一个白色的人影正坐在那棚子中木栏之上。 随着我靠前,一曲极为好听轻柔却带着一丝幽怨地歌声传进了我耳朵: “一场雨碎徒落在塞北,我又想起那盏相思乱,几回霜色寒,几度秋风怜,依旧是那场烟雨不散,千年的守望,孤独的等待,月色花台间,谁又遗忘了誓言?莹莹的星光还是昨日残星,多少痴情散在塞北大风天,只叹那一生夙愿,终是未婵娟,千年守候断天涯,叶落无心是晚霞,五弊三缺红尘乱,而今你又在谁家,如今相遇能否续前缘?你可认出我如霜?敢问君可知归期,提笔欲写霓裳曲,转身未语泪先滴……” 唱这首歌的正是安如霜,我一直站在不远处静静地听着,知道她把这首歌唱完,从歌词中,我似乎隐约感觉安如霜她好似早已认识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