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章 认错 - 活人禁忌

第一百五十五章 认错

这歌声里的歌词到底是什么含意?难道安如霜她早在之前就认识了我?还是她所唱的歌词里面等的那个人是别人? 想到这里,心中泛起了一阵铺天盖地的无力感,直到现在我才清楚的明白安如霜在我自己心底的位置有多么重要。@樂@文@小@说| 别乱想!或许仅这仅就是一首歌而已。 我说了自己一句,想着我就朝着棚子那边走了过去。 坐在木栏上面的安如霜听到我的脚步声,转过头朝着我这边看了过来,在她回过头的那一瞬,我发现在她那张绝美的面孔上,挂满了泪痕…… 心,一下子就难受了起来。 “如霜,对、对不起,是我误会你了……”我走过去,此刻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只好直接开口跟她道歉。 安如霜听到我的话后,却回过了头,伸出手,好像在擦脸上的泪痕。 “这不怪你,其实我早已看出你身上不对劲了,所以我才故意装作被你气走,想看看到底是谁害死了你的爷爷奶奶,却不曾想,突然出现的那个带着斗笠的男人救了你。”安如霜背对着我,轻声地说道。 “所以你就来这里了?”我看着她问道。 安如霜点了点头,似乎并不意外我会找到这里来。 “你就不怕那个带着斗笠的男人把我给杀了?”我看着安如霜故意问她道,想缓解一下我和她现在的这种让人尴尬的处境。 “他要是想害你,便不会出手救你。”安如霜语气肯定地说道。 “那个带着斗笠的黑衣男人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如此帮我?”我看着安如霜不解地问道。 安如霜微微的摇头说道: “不一定,或许是你们龙虎宗的人,也或许是别的门派的道士。” “不过那个人临走的时候却跟我说,或许我和他下次见面的时候,就是敌人,我一直想不明白他跟我说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我突然想起那斗笠男临走时,对我说的这句话,便对安如霜说了出来,让她帮我分析一下。 安如霜听后,秀眉也是一皱,沉思了一会儿,轻轻叹了口气儿,有些无奈的对我说道: “说实话,他说的这句话我也想不通,其实现在我一直再想,到底是谁给你下的那阴魂咒。” “那个戴斗笠的男人跟我说,给我下引阴魂咒的人,就是我身边的人。” “你身边的人?那会是谁?”安如霜听后,也是一脸疑惑和吃惊。 “唉!算了,想不通就别想了,再想下去只会越想越乱,以后我只能小心提防,时间会给出我们所有真相……”我说着索性走到了安如霜的身旁,看着她问道: “如霜,你原谅我了吗?” 安如霜抬起头,看向我的双眼中闪过一丝异样: “我从来就没有怪过你。” 听到安如霜这句话,我心里的那份自责和悔恨再次被膨胀了起来…… 我沉默了,在沉默中,我正犹豫要不要开口问问安如霜刚才所唱的那首歌,其中的歌词到底是代表着什么意思的时候,安如霜突然看着我问道: “十三,我问你,你问你自己的内心,除却那阴魂咒,在你心里,到底有没有怀疑过我?哪怕只有一丝一毫。” 听到安如霜的话后,我整个人一下子愣住了,我自己审视自己的内心:我到底有没有怀疑过她? 答案是肯定的:有,至少在今天之前有过。我知道,我之所以怀疑安如霜,是因为自己内心不够强大,所以就很在意别人的对我说的话。 我不想欺骗安如霜,便对她说出了实话: “有。” 安如霜听到我的话后,表情中闪过一丝痛苦之意,认真地看着我说道: “十三,我什么都不害怕,哪怕魂飞魄散我也不害怕,可是让我最害怕的就是你,就是被你质疑,你知不知道,被自己最在意的人怀疑是有多么痛苦?” 我听到安如霜对我说的这些话,忙对她说道: “如霜,我向你保证,我以后绝对不会再怀疑你,一辈子都不会。” 安如霜她并没有难为我,听到我这么说后,看着我的双眼轻声说道: “嗯,我相信你……” 听到安如霜这句话后,我心里总算是好受了一些,然后靠在她身旁,一起在那根木栏上坐了下来。 “十三,你心里还难过吗?”这时安如霜担忧地对我问道。 “嗯……”我点头,沉下心来,以前和爷爷奶奶在一次生活的画面再次浮现在我的脑海之中,随后,我本以为已经被自己压制住的痛苦却如狂流一般再次向我涌来,一次比一次猛烈,我躲不开,在这痛苦中淹没,在淹没中窒息…… 就在这时,我感觉自己脸颊有些发烫,这才意识到自己再次流下了眼泪,我已经不知道这一天,我到底哭过多少次,流过多少泪,只知道在我心里,从今天开始,有一个地方,永远都不会再有晴天。 坐在我身旁的安如霜,这时伸出手替我擦了擦眼泪,安慰我道: “十三,别哭了,我知道你伤心,难过,但是接下来的日子还是要照样过,现实的生活不会因为你失去一个人,时间就停止,想哭就大声哭出来吧,但是哭完以后请坚强起来,好好活下去,别让他们走的不放心。” 我哭着一下子就紧紧抱住了安如霜,抽泣着对她说道: “如霜,谢谢你……” …… “十三,你好些了吗?我现在该走了……”被我抱在怀里的安如霜此刻对我说道。 听到她说这句话,我心里就是一紧,忙开口问道: “走?你要去哪?我不要你离开我。” 安如霜微微一笑: “你傻啊,我说走的意思是,我应该回到玉佩里面去了,我出来的时间太久了。” 听到这里,我才反应了过来,忙松开紧抱着她的双手说道: “我差点儿把这茬给忘记了,你快回到玉佩里去吧。” “对了,你还得答应我,现在千万不要去找那程江然报仇,你去的话,只有送死,那程江然他活不了多久。”安如霜她怕我头脑一热,到处去找那程江然玩命,便对我嘱咐道。 “我知道,我爸妈他们不会有事吧?”我响起父母,有些担心的问道。 “你放心好了,程江然他现在自身都难保,用邪术杀了人,龙虎宗和灵异调查队绝对会把他找出来,我猜他现在早就不在山东了,你别担心,哪都别去,就回青竹观,问问你师父清风道长下一步应该怎么办。”安如霜说完之后,身形一闪,进入了玉佩之中。 等安如霜走了之后,我突然才想起,刚刚忘记问安如霜她开始所唱的那首歌到底是什么意思,算了,等她下次从玉佩里出来再问也不迟。 想着,我一下从棚子里的木栏上面站了起来,又去了坟圈子看了爷爷和奶奶一眼,连夜朝着青竹观赶去。 回到青竹观之后,已经是后半夜了,天都开始蒙蒙发亮,我先是用清风道长的书房里看了一眼陆真人,发现她依旧静静地躺在木床上,我便回到自己的屋子里,拿出手机,就想再试着给手机充上电,可是让我失望的是,手机依旧没有反应,估计是真出问题了。 把手机丢在一旁,同时,一阵浓烈的倦意袭来,我也懒得洗澡,直接躺在床上,一下子就睡了过去。 …… 第二天一早,我还没起来,迷迷糊糊中就感觉鼻子被人给捏住了,一下子就把我给从床上呛了起来。 睁开眼一看,清风道长那张胡子拉碴的脸庞一下就出现在我面前。 还没等我说话,清风道长就开口对我说道: “十三,你师伯身体里突然多出了一魂,告诉我,那到底是怎么回事?谁给她寻来的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