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一章 前往白家村(已修改更新) - 活人禁忌

第一百六十一章 前往白家村(已修改更新)

白若彤此刻已经是被这突然出现的画面和“自然之声”给吓楞在当场,等她反应过来后,忙手忙脚乱的去关那视频,可是她这一着急,没把视频关上不说,反倒自己把手里的鼠标不小心弄到了地上。?乐?文?小说 我看到后忙上去把鼠标从地上捡了起来,关掉了电脑里的视频,“自然之声”也随之消失…… 看了白若彤一眼,发现她此刻满脸绯红都红到了脖子根,双手也无措地不停搓着衣角,低着头也不说话。 胖子这个时候,从外面跑了进来,看着我和白若彤问道: “我说你俩看啥呢?搞那么大动静!” 白若彤听了胖子这句话,头垂的更低了。 “还我俩干啥?!你这个二百五怎么把那种电影放在桌面上?!还自然之声,我特么真想把你给揍成自然之声!!”我看着胖子直接吼了出来,这胖子也太不靠谱了。 胖子听后,对我尴尬地笑了笑: “那不是我弄的,我、我一朋友来给我下载……” 为了不让白若彤尴尬,我直接叫着胖子从这房间里走了出去,让她一个人在屋子里查一下明天几点回家的车。 从屋子里出去后,胖子先一脸赔笑地给我道了个歉,然后看着我问道: “我说师兄,咱之前对付那个成了精的黄鼠狼,你手上突然发光,就一下子就把那黄鼠狼精给秒杀了,太特么帅了,那到底是什么道术?” “龙虎七赦印。”既然胖子他现在也是清风道长的徒弟,不管他是什么记名弟子不记名的,也算是自己人了,所以我并没有打算骗他。 “那师兄你能把那什么七赦印教我不?”胖子一脸期待和渴望地看着我,看他那样儿我就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 我摇头: “不行。” “为啥?师兄,你这也太小气了吧?”胖子一脸失落地看着我说道。 “其实我自己都不知道到底我是怎么用出来的,更别提教你了。”我对胖子如实说。 胖子坐到一旁的沙发上,满不相信的对我说道: “你可拉倒吧,当我胖子是三岁小孩呢,不想教就算了,我也不强人所难。” 我没有说话,走到胖子对面,也坐了下来,心里却一直再想,这突然出现在我脑海中的这龙虎七赦印到底是什么道术?为什么它会无缘无故地突然出现在我脑海之中,从名字,到口诀,再到手决我从来都没有学过,怎么就突然全会了? 不过,现在我所面临的问题,不止只有这一个,目前首要的是,我得找出那个潜伏在我身边,一直在暗处想要害我,给我下阴魂咒的人,他会是谁? 难道又是方子燕?不可能!我在去茂兰喀斯特原始森林之前到出来之后,都没有见过她,不可能会是她。 那会是谁?我回想着跟我自从进入茂兰喀斯特原始森林,到赶走安如霜这段时间所接触所有人: 刀疤脸、陈羽洛、赵曼、白若彤、盗墓贼老刘、贵真人、陆真人、清风道长、还有藏在我爷爷家里的那个人。 总结了一下,我感觉只有两个人最有可能,那就是八成没有死的那个盗墓贼老刘,和藏在我爷爷家里的那个人。 如果是老刘的话,那倒好说了,但是如果是另外一个人的话,我则是完全没了招法,因为我根本就知道他是谁。 “我说师兄,你到底和屋子里的那小姑娘啥关系?”胖子这时点上了一根烟,见我不说话,看着我问道。 “我和她就是朋友关系,普通朋友。”我怕胖子他误会,所以多说了一句。 胖子听到我这句话,不屑地哼了一声,极为鄙视地对我说道: “鬼才信。”然后又站起来,坐到了我身旁接着对我问道: “对了师兄,你能不能教我画符?” 我看了胖子一眼问道: “你能行?” “你看你,就凭我这智商!”胖子说着用手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 我点了点头,看着胖子认真地对他说道: “行是行,我不过你得考虑清楚了,若是你以后真正学了我们茅山道术后,就会身带五弊三缺之命理。” “啥叫五弊三缺?上次我也听你们这么说过,没明白过来。”胖子看着我问道。 “五弊三缺指的是一个人的命理,所谓五弊,不外乎“鳏、寡、孤、独、残。”三缺说白了就是“钱,命,权”这三缺。这就是我们学道之人的特殊命理,踏入道门之后,注定这一辈子不再有正常人完整的命理,或无权无钱,或身残孤生,也或者命短克亲,总之,这人有了五弊三缺的命理后,一辈子不会有什么好结果。”我对胖子说到这里,我想起了爷爷奶奶,是不是我命中烦孤,所以才会把他们给克死? 胖子听到这里后,忙把手里的烟掐灭,盯着一双牛眼看着我问道: “师兄,你说的这些真的假的?” “真的。”我点头道,其实我一点儿都不意外胖子不清楚这五弊三缺,别说是他,就连是我拜师的是,清风道长都没跟我明说,还得之后我看《茅山道术大全》才对这五弊三缺了解清楚。 胖子听后,深吸了一口气,犹豫了起来…… “怎么样?你还学不学了?”我看着胖子问道。 “我考虑考虑……” 我也没强求,见胖子安静了下来,我开始盘腿练习起了炼己术,不知道为何,我每次默念口诀沉浸进去练习完一遍之后,马上感觉全身轻松,神清气爽,就好似睡了一觉一样,精神头一下子就上来了。 练完一遍炼己术,白若彤也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对坐在客厅里的我和胖子问道: “你们饿不饿?要不要吃宵夜?我可以帮你们做。” 我还没表态呢,一旁在看电视的胖子一下子就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看着白若彤说道: “要,必须要……” 和胖子吃完白若彤给我们下的面后,我问了白若彤一句,查到回家是几点的车了没? 白若彤微微一摇头: “有是有,不过三哥,你能不能陪我一起回去?”白若彤看着我问道。 “怎么了?”我问道。 “我一个人害怕,我最怕我大伯,他一直想把我嫁给村婆的儿子,我怕我这一回去……”白若彤后面并没有说出来,但是我也能猜出来了。 “没事,我和我师兄陪着你回去,补办完身份证马上回来,对了你老家是哪?”胖子看着白若彤问道。 “云镇,白家村。”白若彤说道。 “云镇我知道,到了地儿你给我指路就行,不过你们那里挺落后的,路也不好走。”胖子说道。 “谢谢,那我先去洗澡休息了。”白若彤道了声谢,朝着洗手间走去。 看着白若彤,我心里自始至终对这个女孩儿就有愧疚之意,所以我提出来的要求,只要我能帮她办到,我都不会拒绝,或许算是对她的赔罪,如果不是因为我,她也不至于和她爸爸阴阳两隔。 …… 晚上睡觉的时候,我并没有着急睡觉,而是打开了《茅山道术大全》开始看了起来,想找一找这本书里面有没有关于那龙虎七赦印的记载,让我失望的是,我翻遍了整本书的目录,都没有看到任何有关龙虎七赦印的记载。 我只好把茅山道术大全收了起来,洗澡睡觉,就这样,我和胖子在一个房间挤一张床,白若彤自己一个房间。一夜无事,第二天我和胖子起了个早,洗漱过后,便带着白若彤朝着她老家云镇赶去。 因为还有三天时间就开学了,所以时间比较紧,好在这云镇隔着东店市并不算太远,听胖子说,开快点儿的话,也就五六个小时便到了。 闲言少叙,一路无话,我和胖子还有白若彤到了云镇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一点多了,我们三个一起在云镇吃了点东西,休息了一会儿,我又在镇上买了些朱砂和糯米随身带着,有了上次遇到那黄鼠狼精的教训,我现在无论走到哪里,身上驱邪之物,觉得不能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