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三章 黑手印 - 活人禁忌

第一百六十三章 黑手印

胖子这动作,顿时把我给吓了一跳,忙上前一步拉住了他的手: “胖子,别打开!!” 胖子停了下来,不解地看着我问道: “师兄,又怎么了?” “你别乱动,你知道这坛子里有什么?!这坛子的封口之上贴着那么多符纸,万一里面封着什么恶鬼,被你放出来怎么办?” “师兄,你、你别吓唬我啊,这世界上哪能有那么多鬼怪,都让咱们给碰上了。”胖子说着笑了笑,笑的很勉强,我估计他自己心里也是害怕犯嘀咕。 胖子嘴上虽然硬,但还是小心翼翼地把坛子放回了到了地上。 “不对啊师兄,这坛子好像裂开了。”胖子对我说道。 听到后,我脑中一惊,裂开了?! 忙走了过去,顺着胖子手指的方向一看,见那坛子的一只耳朵提手下,出现了一个拇指大的小洞,无数道缝隙顺着那个小洞开裂开来,布满了半个坛身。 看来估计是胖子刚才那一脚把这坛子给踢碎了,由此可以判断,这个坛子的年份肯定是不少了,否则绝对不可能这么脆。 “算了,既然坛子都破了,咱就打开看看,这里面到底有什么。”胖子说着就把那坛子直接上面带着符纸的封口一下子揭开了。 总之我当时还没反应过来,这二货就扯了下来,我已经来不及阻止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坛子里的东西落在了地上。 “啊……啊!” 胖子看到坛子里滚出来的东西后,忍不住发出一声尖叫,吓得房后树上的鸟扑棱棱的飞了起来。 我口中也跟着喊着一嗓子,不过愣是没喊出来,不是我不想喊,实在是这场景太惊人了,我没法喊出来。 在我和胖子面前的地面上,正是一个婴儿的身躯,这婴儿浑身青紫,双眼紧闭,身上穿着一个红肚兜,除了脑袋外,裸露在外的皮肤全部贴着密密麻麻的符咒,身子蜷缩干瘪,看似已经死了好些时候了。 这还不算最吓人的,最吓人的是,这婴儿明明已经死了很久了,但是落地的刹那,我们三人好像都听到了一声婴儿般的啼哭,接着从那婴儿的五官处,流出一片浓浓的黑血…… 看到这一幕,我和胖子俩人大惊之下,不免有些楞愕。 “师兄,这、这是怎么一回事?”胖子看着我问道。 我也有些抓麻,因为实在没有想到,在这白若彤的老家白家村村婆家院子里的罐子中,会有一个如此怖人的死婴! 看着那个婴儿的尸体,我留了个心眼,把封口上面的那张红色符纸拿了下来,放在了随身的背包里,这符纸以后肯定能用的到。 就在我和胖子不知道应该这么处理这死婴的时候,屋子里面便传出来一阵响动,直见那个村婆带着白若彤从屋子里面走了出来。 “你们在院子里吆喝什么?”村婆从屋子里出来后,看着我和胖子问道,可当他看到地上那具浑身青紫的死婴后,脸色马上就变了,但是随之便恢复如初。 这村婆子不正常!我在心里想着,伸出右手,慢慢地把放在背包里的朱砂盒拿了出来。 “呵呵呵……一定是吓到你们了吧?这是我孙儿,两岁的时候长白血病死了,我们白家村有一个传统,没有成年了孩子死了既不会和你们城里人一样火化,也不会出殡下葬,就用装在家里的坛子里,我们这里叫它圆葬!有一家人即使阴阳两隔,也团团圆圆的寓意。”那村婆看着我和胖子皮笑肉不笑地说道。 听了她的话后,我虽然嘴上没有说话,但是心里就一阵冷笑:我要是相你才怪!! 身旁的胖子刚要说什么,我怕他问出什么不该问的话,就一把拦了下来,这时候那村婆一摆手对跟在她身后的白若彤说道: “若彤,这天也快黑了,带着你的两个朋友回去吧。” 就在那村婆摆手的时候,我发现她的手白如葱玉、嫩若新柳,就如同一个妙龄女孩儿的手一般无二。不对!准确的说,她的那只手,甚至都比多数女孩的都要白嫩,和她那老而多皱的面孔形成了强烈的对比,这一发现,让我一阵惊愕和意外。 白若彤听了村婆的话,点了点头,走到我和胖子面前说了一句走吧,便朝着院子外走去。 我拉着胖子便跟了上去。 走出那村婆院子后,一直憋着的胖子看着我问道: “师兄,那老村婆子肯定不正常,你怎么不让我问问她?” 我没有搭理胖子,等走远了之后,我才对走在前面的白若彤问道: “白若彤,你实话告诉我,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那个村婆子是人还是什么?” 白若彤听了我的话后,只是摇了摇头,并没有说话,带着我和胖子一起回到了她的住处。 见白若彤没有说话,我心里的疑心更重了,胖子也是也看了我一眼,用眼神在告诉我,白若彤她有问题。 其实我在心里终不相信白若彤她会骗我和胖子,毕竟我和她一起经历过生死,从我的观察,她并不像那些城府很深的女孩,我已经错怪过一次安如霜,所以我不想再错怪任何人。 但是自从我和胖子跟着她进入这白家村后,怪事不断发生,先是村里人行如陌路,然后又来了一个身上盘着一条没有蛇皮蛇的村婆子,最后还在她家里的罐子中翻出了一个装有死婴的罐子…… 这些种种都表明,这里绝不是一个普通的村子,很有可能,白若彤从头至尾都在骗我!! 想到这里,我回想了起来,从我第一次在派出所遇到她,虽然她自己认那个农民工死者为父,可是却始终都是口头上的,并没有得到任何证实。第二次我又在深夜对付老太婆降头师的时候“巧合”的遇到了她,再然后,我去殡仪馆追杀失踪女尸,她也“巧合”的在那里工作,这一切难道全都是巧合? 我有些不相信。 而且更让我心里没底的是,在那个古墓里,棺材里的死人竟然和她长得一模一样,难、难道是白若彤从下那个古墓之后就已经被那木棺材里的死人阴魂给害死掉包了? 神不知鬼不觉的把真正的白若彤关在了那木棺之中,她自己却化身为白若彤出现在我们的身旁! 想到这里,我心里猛地就升起一股寒意,如果跟我们在一次的这个“白若彤”真是古墓木棺中的那个死人的话,那今天她把我和胖子带到这里来,绝对没有好事! 忍住惧意,我偷偷地把牛眼泪和柳树叶拿了出来,抹在了自己的双眼之上,朝着前面的白若彤看了过去,却发现她和常人一样,并不是什么阴邪之物。 这一结果,不免让我松了口气,我自己也安慰自己道,这鬼都怕阳光,既然白若彤白天也敢出来,肯定是人,最近经历了太多事情,特别是因为阴魂咒,自己变得疑神疑鬼了起来。 可就在这个时候,走在最前面的白若彤突然停了下来,转过头,咬了咬嘴唇,深吸了一口气,好似下了很大的决心一般,看着我和胖子说道: “你们快跑!现在天还没黑,你们赶紧跑!” 听到白若彤这句话后,我隐隐觉得不妙,忙开口问道: “怎么了?” “三哥,你先别问这么多了,快带着胖哥跑吧!再晚就来不及了!!”白若彤有些着急地催促我道。 听了白若彤的话,我回头看了胖子一眼,发现他同时也在看我,只不过他看我的表情就好像在看一个鬼一样,脸色煞白! “胖子,你干嘛这么看着我?”我被胖子看的心里有些发毛。 “师、师兄,你……你脖子上多出一双黑手印!……”胖子指着我的脖子,盯着眼珠子,发白的嘴唇哆哆嗦嗦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