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六章 守株待兔 - 活人禁忌

第一百八十六章 守株待兔

看到这一幕,差点儿没给哥们儿我吓阳痿了,本来之前我一紧张尿不出来,但是被那个东西这么一吓,那尿就跟打开阀门一样,一下子就尿了出来,正好落在了那东西的脸上嘴中。《乐〈文《小说 童子尿到那东西身上之后,它身子猛地向下一转,接着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整个儿一下子从半空之中掉落在水中。 知道此刻我才看清了那个东西就是之前的僵尸旱魃,只不过它身上满是黑色的水迹,让我一下子没认出来。 与此同时,清风道长手握桃木剑也随之赶来,挥动木剑朝着那僵尸旱魃的脚后跟就砍了下去,木剑砍在那旱魃的脚后跟上,发出了呲呲的声响,竟如铁般地擦出了火光,在这个时候阴暗的地方显得极为刺眼。 “噗通!”一声落水声响起,那旱魃再次落入水中,溅起的水迹弄了我一声,我本能地向后一躲,正好一脚踩在了清风道长的脚上,身子也和他撞在了一起。 “十三,你那小兄弟没事吧?”清风道长朝着我前面看了过去。 我自己也跟着低头一看,当看到之后,我特么才反应过来,自己到现在都忘记提裤子了!! “卧槽,师父你往哪里看?!你是不是变态?!男人你也感兴趣!”我说着忙提上了裤子。 清风道长却撇了撇嘴说道: “我那是担心你,你是你们老左加的独苗,要是那个没了,你们左家可真就绝后了……” 我没理会清风道长,提上裤子之后,回头看了一眼那个水坑,便看到水坑里面除了一层层的涟漪之外,那僵尸旱魃的身影早已不见,估计是潜到了那黑水之下。 “师父,那旱魃又藏进这水坑下面了,我们怎么办?”我回头看着清风道长问道。 清风道长看着那黑不隆冬的水坑对我说道: “别急,用不了多久,它自己绝对会上来。” “为什么?”我不解地问道。 “因为你刚才尿了它一脸,水潭之下湿气大于阴气,如果它长期这个水潭之下待着,得不到阴气滋补,肯定无法忍受那童子尿上面的极阳之气,定然面溃身烂。”清风道长语气十分肯定地对我说道。 听到清风道长这句话后,我突然想到了一个点子,忙对清风道长说道: “师父,既然咱知道那僵尸旱魃早晚会从那水坑下面跑上来,那咱为什么不提前设置一个阵法或者陷阱,来个守株待兔,等它上来呢?” “这个办法不错!我正有此意!!”清风道长听到我的建议后,忙一拍手,把他手里的手电筒递给了我,让我帮他拿着一边照明,一边提防着那水坑之下的旱魃,以防止他搞突然袭击。 清风道长这时走到那根垂直向下的铁链旁后,先是从随身的背包里拿出了那一竹筒黑狗血,然后慢慢地倒在了地上,用黑狗血画了一个圆圈,此刻,在那竹筒里面的黑狗血也被用的差不多,就剩下了个底子,让清风道长给收了起来。 接着他又拿出了数张子宸五甲驱鬼符,以四象两仪的阵法分表摆在地上四个角落,然后在每章符纸的正中间他又撒上了一点儿屋檐土,以此增强符纸效力。 “看到没?这个就是四象两仪阵,专门困阴邪之物的阵法。”清风道长一边布阵一边对我说道。 等他弄好这些,清风道长又让我把手电筒拿过去,放在了那个临时布下的阵法正中,把灯光也朝着那条铁链的方向照了过去。 “十三,跟我来这边。”清风道长布置完后,朝着我招了招手,带着我藏在了一旁比较隐蔽的石壁下。 “把这个阴符贴上,身上的阳符拿下来,以免被他发现。”清风道长说着递给了我一张阴符。 接过阴符,我忙把之前贴在身上助增阳气的阳符拿了下来,反而把能隐蔽遮盖身上阳气阴符贴在了前胸之上。 “好了,趴在地上,别再动弹了。”清风道长说着在我之前附在了地上,手里紧紧地握住了桃木剑,目不转睛地盯着前面水坑里的那条铁链。 我也学着他的样子,靠着清风道长的身旁,整个人也前趴在地,前胸刚刚接触这冰冷的地面,我就马上打了一个冷颤! 这地面太特么凉了!而且还潮湿的要命。 “你打什么冷颤,是不是肾虚?年轻人一点儿火力劲儿都没有,这点儿低温就冻得打哆嗦?!那种不健康的电影,以后少看,对身体不好……”清风道长见我趴在地上打了个冷颤之后,低声对我说道。 听到他这么说,我并没有回话,只是在心里暗暗地鄙视他,我倒是想看,看不了,还不知道谁天天躲在屋子里看那些不健康的东西呢。 随着时间的推移,大约过了能有两三分钟,我开始明显地感觉到趴在我身旁的清风道长身子还是不停地打哆嗦。 “师父,你咋了?身上怎么一直在打哆嗦?”我明知道清风道长他是冻得打哆嗦,却装作不懂地问出了口。 “我说你们年轻人,捉个僵尸能不能认真一点儿?!态度给我放端正,咱们这是在捉僵尸旱魃!是在玩命!不是出来旅游,注意态度啊!认真对待!”清风道长说着身子故意和我隔开了一段距离。 就这样,时间再一次一分一秒地过去,我和清风道长依旧是目不转睛地看着那手电筒灯光下的水坑之中,可是过去了这么久,那水坑下面始终没有任何反应,甚至那水面之上就连水泡或者一点点涟漪都没有泛起来。 看到这里,我心里不免有些狐疑,难道那黑漆漆地水坑之下,还有什么通道不成?而那个僵尸旱魃则是顺着通道逃脱了? 正当我心里犹豫的时候,突然间那跟许久都没有动过的铁链发出一阵阵轻响,微微地动了起来,坑中的黑水也跟着泛起了一层层的波纹。 那旱魃要出来了!! 自看到这一幕后,我注意力一下子全部集中在了那根铁链附近,而清风道长也是把一动不动地死死盯着。 “哗啦啦!”又是一声轻响,这次铁链晃动的幅度比之前那次大了很多,甚至都激起了一层水花。 我此刻心一下子就提到了嗓子眼,身子肌肉全部紧绷了起来,做好了随时跟着清风道长冲上去和那旱魃的拼命的准备。 “哗啦啦,哗啦啦……”这次声音不光响,而且还是一连串,就好像有什么东西不停地在那条铁链上用尖锐物体滑动一般,紧接着黑色的水面一阵反应,澎的一声,一个黑影猛地从水下蹿了上来,朝着那手电筒就扑了上去。 看到这里,我心中一喜,它果然上当了!! 随着那僵尸旱魃扑向手电筒,和四象两仪阵的时候,清风道长同时站起了身子,拍掉身上的阴符,然后单手掐诀,嘴中大声念道: “四象生阴阳,馒覆软两仪,鼻须木毋宣,故宜任天然!急急如律令,起阵!!”话音刚落,本来那些洒在地上的黑狗血突然发出一道淡谈的黄光,一下子就把那旱魃给围在了中间。 同时那旱魃双脚落地后,一下子就踩在了之前所布置的符纸之上,呲呲声随着白烟就传了出来,它整个身子开始不停地颤抖,惨叫声连连。 “正是机会!”清风道长大喊一声挥起手里的桃木剑就朝着那旱魃冲了过去。 我看到后,也来不及多想,忙把身上的阴符拿掉,掏出一张子宸五甲驱鬼符跟在清风道长的身后就追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