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七章 灭旱魃 - 活人禁忌

第一百八十七章 灭旱魃

因为这脚下的石砖极为湿滑,我跑起来的时候,一个不小心,差点儿没摔倒在地,等我站稳身子的时候,清风道长已经跑到了那僵尸旱魃的跟前,挥动他手里的桃木剑朝着旱魃的前胸就用力刺了过去! 此时的旱魃虽然双腿被那四象两仪阵法给制住,但是上半身也双手都能动,它见清风道长挥剑朝着它刺了过去,也不躲避,直接伸出利爪朝着清风道长的手臂之上就狠狠地抓了过去,想和清风道长拼一个两败俱伤。 无奈,清风道长只得停下身形,避了开来,身子向后跳去。 见此,我一咬牙,朝着那旱魃背后就冲了上去,跑到近前,我大喊一声“赦!!”然后快速地把子宸五甲驱鬼符贴在了那旱魃的后背之上,白烟瞬起,我同时双手死死地抱住了那旱魃的身子,对着清风道长喊道: “师父动手!!” 清风道长也不犹豫,直接挥剑朝着那旱魃的前胸就刺,可是我却没曾想那旱魃被我贴上子宸五甲驱鬼符后,力道丝毫为减,双臂一用力,就挣脱开了我,身子一甩,整个把我从他身上给甩了出去,摔落在地之后我身子不停地滑动,朝着那水坑里就滑了过去。 “噗通!”一声落水的声音,我下半身一下子就掉进了水里,水凉到彻骨!就在这个时候,我双手死死抓着青石,一下子缓住了往下落的身子,双手同时一用力,从那水坑下面爬了上去。 好在那水就湿到了我大腿,要不把背包里的《茅山道术大全》和《茅山符纸与阵法》这两本书给湿坏了,清风道长还不得跟我玩命! 从水坑里爬上来之后,我也来不及顾忌别的,忙抬头朝着清风道长和旱魃的那个方向看了过去。 但是光线太难,我手里又没有能照明的东西,只能看到了两个黑漆漆模糊的身影缠斗在了一起,而在他们脚下的那个手电筒早已被踢到了一旁的角落里。 此时旱魃的低吼声,与清风道长的轻喝声混杂在一起,响彻在这个并不算太大的空间里,声声带有回音。 正因为看不清楚,所以我才更加担心清风道长他会出什么意外,忙从身上拿出烛龙九凤,也不管它的次数限制,真要是死了人,到时候想用都用不了,忙割开左手食指,用流出来的鲜血抹在匕首之上。 红光与凤鸣之声再次显现出来,黄色的符文也随之在匕首之上流动,封印再一次被解开。 接着,我便拿着烛龙九凤朝着那旱魃就冲了过去,此刻那旱魃正在和清风道长缠斗,我正好趁着这个机会,对准那旱魃后背的正中间,就狠狠地猛刺了下去! 刺啦一声,烛龙九凤整个一下子便刺进了那旱魃的后背之中,直接没于刀柄。 一股黑血顺着匕首的伤口处,滚涌而出! 刹时间,整个空间响起了那旱魃喉咙深处发出的嘶吼声,极其刺耳尖锐!就好似用刀片划在玻璃上的声音扩大数倍差不多。 清风道长却在这个时候,面带焦急地对我喊道: “十三,快过来!!” 我试图把烛龙九凤从那旱魃后背之上拔下来,可无论怎么用力都拔不动,也就暂时放弃了,就在我想先朝着清风道长那边跑过去的时候,那旱魃猛地回过头来,伸出一双爪子怒吼着朝我脖颈之上就爪了过来! 看到之后,我忙一矮身子躲避了过去,可就在我躲避的同时,猛然感觉突然有人一把拉住了我,整个把我给拽了过去。 我转头一瞧,正是清风道长,此刻他一把拉住了我的手腕,手上一用力,一下子把我拉出了那旱魃能触及的范围之外。 “十三,你在这里等着。”清风道长说着,就准备朝着他中指之上咬去,突然间他咬下去的嘴停在了半空中,转过头看向了我。 被清风道长这么一看,我马上就预料到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刚要把被烛龙九凤割开的左手食指递过去,清风道长却在我之前不由分说地拉起我的左手,对着中指就咬了下去! “卧槽!师父,我食指已经破了不用咬!……哎呀!” 清风道长咬破我中指之后,马上用我的血抹在了他那桃木剑之上,然后朝着那困在四象两仪阵里面的旱魃就冲了上去! 他先是虚晃一招,把那旱魃的注意力引到别处,然后脚下快速地踏出了天罡七星步! 这是我认识清风道长以来,他第二次使用这天罡七星步,到到现在这个时候,清风道长不再有所保留,十成的道术,拿出了十一成,准备跟那个旱魃最后一搏。 清风道长双脚踏出天罡七星步的同时,嘴里也大声念道口诀: “一炁混沌灌我形! 禹步相推登阳明! 天回地转履六甲! 蹑罡履斗齐九灵! 亚指伏妖众邪惊! 天神助我潜身去! 一切祸殃总不侵!” 每踏出一步,清风道长的声音便跟着洪亮一分,手里的桃木剑同天罡七星步的步法一起挥出,几步之间就来到了那僵尸旱魃面前。 不过现在那旱魃也不含糊,身受重伤,反倒更猛了,不断挣扎着就想朝着清风道长扑过去,估计它这会儿真的准备跟我俩玩命了。 可清风道长越到最后关头越是稳健,并不着急,先是运用天罡七星步的步法一个劲的来回躲闪,寻到一个时机,突然出手,用手里上了阳血的桃木剑朝着那旱魃的前胸就猛刺了过去。 “噗嗤!”一声,桃木剑直接刺穿了那旱魃的前胸,接着又有一股黑色难闻的黑血从伤口处流出,旱魃这次却不像刚才一般吼叫,而是一下子垂了下头,身子站在原地动也不动。 清风道长也不拔剑,先是退后几步,然后从背包里拿出了那剩下的一点儿黑狗血,全部洒在了那个旱魃的身上,黑狗血洒在旱魃身上的之后,直冒白烟,旱魃的身子也在这个时候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砰!”旱魃摔倒在地,清风道长忙朝着我这边喊道: “十三,你看看这旱魃身上还有没有黑气。” 我忙聚精会神地看了过去,在那旱魃身上来回扫视了许久,发生只围绕在它身上的那些黑气,早已踪迹全无。 “没了。”我对清风道长说道。 清风道长听后,这才松了一口气,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对我说道: “他二大爷的,可算是除掉它了!”清风道长说着,从那旱魃的身上把桃木剑和我的烛龙九凤都给拔了出来。 我也走了过去,清风道长便把烛龙九凤递给了我: “还亏着你这一下子,废了它身上大半的阴气,要不刚才我那一剑根本就结果不了它。” 接过烛龙九凤,我把上面的黑色的血迹甩了甩,然后看着清风道长问道: “师父,咱既然把这旱魃除了,该走了吧?” 清风道长一摆手,先是走到一旁把地上的手电筒捡了起来,然后用手里的手电筒照着那条铁链对我说道: “十三,你难道不想看看那铁链下面到底绑着的是什么吗?” 听清风道长这么说,我便朝着那条铁链看了过去,铁链看似很牢固,其实并不粗,加上水的浮力,我和清风道长并不是没有可能拉动他。 当然了,我心里的好奇心,其实并不比清风道长少多少,但现在却觉得我俩身上差不多都快弹尽粮绝,要是那铁链之下再蹦出一个旱魃或者什么幺蛾子来,今天我和清风道长俩人可就永远出不了这井底了。 “师父,万一这铁链之下还有一个旱魃呢?”我有些担忧地问道。 清风道长摇头: “不可能,这旱魃的形成需要的条件太多,而且在旱魃和老虎一样,认分地盘。还有就是,我觉得这铁链之下应该是一口棺材,如果这铁链下面真的是一口棺材的话,按照这里的环境推算,里面十之会有尸菌!” 听到清风道长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我心中就是一动,忙走上前对清风道长说道: “师父,那咱还等什么?赶快把那铁链拉上来看看到底下面拴着的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