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二章 人相忘于道术 - 活人禁忌

第二百零二章 人相忘于道术

听到安如霜这没由头的话,我马上就蒙,接着对她问道: “忘记你?如霜,我、我怎么可能会忘记你,你放心好了,除非我死了,否则肯定不会忘记你。”我看着安如霜认真地回答道。 安如霜听到我说的话之后,笑了笑,从练功台上面站了起来,看着一旁的一棵桦树出神,许久才轻声说道: “希望吧……” “如霜,你今天是怎么了?”我看着安如霜有些疑惑地问道,她今天好像有什么心事,藏在心底,不愿说出口。 安如霜对我说: “没什么,我就是看到你……” “师兄!!” 安如霜的话刚刚说到一半,胖子的声音就从远处传了过来。 我转头一看,发现他正朝着这边跑了过来,见此,我心中一动,以为是那斗笠男找来了,所以忙迎上前问道: “胖子,怎么了?” “你……你电话。”胖子说着把我的手机递给了我。 我刚接过手机来,胖子又不嫌事大的多嘴了一句: “是个妹子给你打来的,声音很好听……” “胖子,你说完了没?!”我马上开口打断了胖子,他并不知道此刻安如霜就在我身旁,也没见过安如霜。 胖子看到我有些不乐意,也就站在一旁闭嘴了。 我拿起手机一看,手机显示还在通话中,并没有挂断,仔细一看来电人的名字,是方子燕。 她怎么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 我没有先接听电话,而是回头看了一眼安如霜,她则是站在我身后,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的看着我。 无奈,我只得接听了电话。 “喂,方子燕,有什么事儿?” 方子燕的声音马上从电话那头传来: “十三,这都开学几天了,你怎么一直都没来上课?我……我有些担心你,就想给你打个电话问问你。” 想了想,我对她说道: “我现在正在道观里帮我师父办点事儿,没空去上学,我师父也帮我在学习里请假了。”俗话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对这个方子燕我到现在依旧还有些顾虑,所以并没有跟她说实话。 “那你什么时候来上课?”方子燕又问道。 “大约,应该,或许再过1、2个月吧。”我搪塞道,其实我自己都不知道陆真人准备训练我多久。 方子燕听到我的话后,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接着对我说道: “十三,雷子在学校里又跟人打架了……” “什么?!他又跟谁打架了?!”听到方子燕这句话之后,我马上问道,雷子他那冲动的暴脾气,到底吃多少次亏才能收敛收敛。 “还不是为了夏琳萱,他跟同样追夏琳萱的刘俊明发生口角,然后直接在教室里打了起来。”方子燕对我说道。 听到方子燕这么说之后,我忙问道: “雷子他没事吧?”我之所以这么问,并不是因为雷子打不过那刘俊明,而是因为刘俊明在整个学校里混的都不错,认识的人也多,学校里面的,外面社会上的都有,要是雷子跟他动手,绝对讨不了好。 “没啥事,就是他脸被打的有些肿,而且还受到了学习里的处分……”方子燕对我说道。 “行了,我知道了,你帮我在学校里看着点儿他,别让他那么冲动,有什么事就给我打电话。”我对方子燕说道。 方子燕听到我这句话后,情绪明显有些变化,连忙答应了下来: “好的,十三你放心好了,我一定帮你好好看着他,对了,等你上学之后,你这段时间落下的功课,我帮你补习。” “不用,真不用,就我那学习成绩,还是算了吧,再补习也就那样了。”我连忙拒绝。 “那……那好吧,我就不打扰你了,那你早点儿休息。”方子对我说道。 “好的。”答应了一声,我便挂断了电话。 胖子见我挂断电话,接着对我问道: “我说师兄,我怎么感觉你有点儿烦电话那头的那个妹子?我现在也单身,你要是感觉实在不能接受,你把那妹子的电话号码给我呗?” “你可拉倒吧,人家一女学生,你就别去祸害祖国未来的花朵了。”我说着转头看了一眼安如霜刚才所在的位置,发现她已经不在那了,估计在我打电话的时候,已经回到玉佩里面了。 叹了口气,我实在是想不通安如霜进入怎么会无缘无故地问我刚才那些话,果然清风道长说的没错,这女人心,海底针啊…… 不过在我不经意间,突然看到了在练功台上有一行用狗尾巴草摆起来的字,只有十个字: “人相忘于道术,鱼相忘于江湖。” 不用猜我就知道,这十个字肯定是安如霜给我留下的,应该是她在我练习道术的那个时候,就用狗尾巴草摆出了这十个字,只不过这十个字到底是什么意思? “鱼相忘于江湖”,这句话我倒是多少能理解,但是这句“人相忘于道术”,又是什么意思? 无论如何我都想不通。 “师兄,都快半夜了,回去休息不?”胖子这时看了我一眼问道。 我看了一看手机,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便点了点头,和胖子一起回到屋子里,烧水,洗澡,然后睡觉。 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都是安如霜的那句“人相忘于道术,鱼相忘于江湖。”她给我留下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不行,等以后我得当面问问她。 想到这里,一阵倦意袭来,我便倒头睡了过去,这一觉一直睡到天亮,第二天一大早我和胖子刚吃完早饭,清风道长和贵真人便回来了,清风道长回来之后,二话没说,就急匆匆地朝着陆真人的房间里赶去。 而贵真人则是朝着我走了过来: “十三,跟我去后面,今天继续继续接着昨天的练。” “贵真人,我感受到了自己身体里阳气的存在。”我看着贵真人说道。 贵真人听到我这句话之后,踏出去一半的脚步停在了半空中,转过头,一脸吃惊和不可思议地看着我问道: “十三,你……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我感受到了身体里阳气的存在,昨天我练习吸气吐纳的时候,晚上便感受到了丹田之中那股无形的力,贵真人,那应该就是阳气吧?”我看着贵真人问道。 贵真人听到我这句话后,脸上的肌肉不停地的抖动,一直停在半空中的脚一下子就踩在了地上,转过身,看着我认认真真地问道: “十三,你刚才说的都是实话?没有骗我?你真的感受到丹田之中的阳气了?!” 我点头,十分肯定的说道: “如果丹田中那股无形的力是阳气的话,那我肯定感受到它了。” “你现在就打坐,给我演示一遍。”贵真人看着我急不可耐地说道。 “好。”答应了一声,我直接在道观大殿屋檐下的石台上面盘腿打坐,先是身正形正、心无杂念、呼吸吐纳,接着气沉丹田,然后我便再次感觉到了那股无形的力一下子就把我这股沉下去的气给吸走。 贵真人也在这个时候惊呼出声: “天……” “怎么了?”我被贵真人这突如其来的声音,给吓了一跳,忙睁开双眼看着他问道。 “没、没什么,你这天赋还行,好了,现在进行下一步训练,跟我出来。”贵真人说着当先朝着道观门口走了出去。 在路上我问贵真人道: “贵真人,你准备带我去哪?下一步训练什么?” “等会你就知道了。”贵真人说着便带着我朝着北九水的深山里面走了进去。 …… 走近深山里之后,在一个山腰之处,贵真人停下了身子,用手指着前面不远处的一座山顶对我说道: “十三,看到那座山顶了吗?” “看到。” “从现在开始,给你一个小时的时间,我在山顶之上等你,一个小时之后,你若没有赶到,就不必来见我了。”贵真人说着身形一纵,朝着那个山顶跑去。 虽然他身子很壮实,但是身法绝对不算慢,几个纵身起跳就消失在前面的那片密林之中,见此,我忙追了上去,用劲全力奔跑,那座山顶看起来隔着不远,但是俗话说得好,望山跑死马,而且又是陡坡,我自己也没有把握到底能不能在一个小时之内赶到。 但是现在在我面前只有这一条路,我必须去走,必须去全力以赴,而且,必须要在一个小时之内赶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