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二章 心痛 - 活人禁忌

第二百六十二章 心痛

听到是斗笠男的声音后,我心里就没来由的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果然,之前我猜测的并没有错,他一直都在偷偷地跟在我们身后。 只不过他跟在我们后面到底是有什么目的?但他肯定是改变了想法,不想杀我,至少现在不想,否则在这之前,他完全可以动手杀了我。 那他一直跟着我们有什么目的?而且在这个时候,他却突然出现,听他说的话,并不像是和那个男鬼一伙,这又是为了什么? 凤凰胆!! 不知为何,凤凰胆这三个字,猛然见就从我的脑海之中蹦了起来,让我心生一阵寒意,如果那斗笠男是为了凤凰胆而追随我们,那可真就麻烦大了。 一种很不安的情绪充斥着我的全身,若是以后让这么一个高手惦记上凤凰胆,即使我们真的能找到,也一定会被他给抢去。 我心里想着的同时,一个头带着斗笠的人影从一个高处直接跳了下去,站在了我们面前的地面上,与那个男鬼相对。 “又来一个送死的!!”那个男鬼看了对面的斗笠男一眼,语气之中满是轻虐之意。 斗笠男并没有说话,只是慢慢地从身上拿出了一柄样子极为古怪的黑色木质长剑,握在手中,横在了前胸。 那个男鬼看到这里,也闭上了嘴,身上的阴气全部涌出体外…… 可就在此时,一直躺在地上昏迷不醒地赵曼却突然咳嗦了起来,听到她的声音后,我忙朝着她那边跑了过去,把她慢慢地从地上扶了起来。 “赵曼姐,赵曼姐……你醒了?” 赵曼似乎根本听不到的声音,依旧闭着眼一个劲地在咳嗦,看到这里,我才想起,她的耳朵被堵住了,忙动手帮她耳朵里面的海绵给拿了出来。 把她耳朵里面的海绵掏出来之后,再次喊了几声,赵曼听到我的声音后,慢慢地睁开了眼,咳嗦也跟着停了下来。 “赵曼姐,你感觉怎么样?”我看到赵曼醒了过来,忙问道。 赵曼看着我摇了摇头,然后皱着眉头问我: “十三,这……这是在哪?那吹笛子的人呢?” 听到赵曼的话后,我忙朝着那男鬼和斗笠男那边看了过去,之间此刻斗笠男已经和那个男鬼打在了一起,直到现在,我才看清楚斗笠男的真正实力,他每挥出一剑,都带着一道黄光,直接把那个男鬼身上涌出来的阴气给打散。 没一招都生猛的很,而且身法、速度根本只在邱莎莎之上。 可是那男鬼身上的阴气就好似永远无尽无结,无论斗笠男如何用手里的长剑斩,都无济于事,伤标并无法伤其本。 斗笠男同时也看出了这个问题,身子一顿,猛地挥出一剑,然后同时从身上拿出了数道符纸,往天上一抛,然后嘴里快速地念了一连串的口诀,在那半空之中的符纸就好似“活”了过来一般,全部都朝着那个男鬼就飞了过去。 一直在我身旁的邱莎莎见此,也忙从身上掏出了一张红色的符纸,嘴里念完口诀,那符纸也“嗖”的一声,在斗笠男那些符纸之后,朝着那个男鬼飞了过去。 因为斗笠男同时抛出的符纸太多,那男鬼根本就无法全部躲避,刚刚躲开了最前面的两张,便被后面接着而至的符纸击中。 “砰!砰!砰!!”数道符纸同时飞过去贴在那个男鬼身上,猛然爆炸了起来,把他身上的那些浓厚的阴气都给炸的四分五裂,男鬼四周全部都被符纸爆炸所产生的白色烟雾包围了起来。 斗笠男见此,身子立在原地,本来一直看着那个男鬼的方向,不知为何,他猛地转过头,朝着我这边看了过来。 就这么一直死死地盯着我数秒,他好像在我身上发现了什么一般,接着他竟然一句话不说,身形一纵,朝着远处几个起跳,就消失在密林之中…… 看到这里,我一下子就愣住了,他……他这一出来打一下就跑是什么意思?难道他已经把那个男鬼给搞定了?还是感觉自己不是人家的对手,趁机逃跑? 心里疑惑着,我忙朝着那个男鬼所在的方向看了过去,只见那些白烟之后,依旧有阴气存在,这也就证明,那个男鬼他根本并没有死! “十三,这……这都是怎么一回事?”此刻赵曼看着眼前的这一切,有些吃惊和茫然地看着我问道。 “那……那啥,赵曼姐,等以后咱要是能活着回去,我再告诉你……”我看着赵曼说道,此刻我还真不知道怎么跟她说,就连我自己都能搞糊涂了。 赵曼也没有接着往下问,而是让安如霜帮忙扶着她慢慢地从地上站了起来。 “跑了?”那个男鬼的声音再次从我们前面传了出来。 我抬眼望了过去,此刻白烟散去,那男鬼身上的虽然阴气少了一些,但是并没有受到重创。 此刻那男鬼抬头看了一眼夜空,面色沉了下来,转头朝着我们这边看了过来。 “时间不多,受死吧!”然后他身形一动,直接就冲了过来,速度很快! 邱莎莎见此,忙拿着手里的毛笔迎了上去,可是那男鬼好像在此刻用出了全力,没过几招,邱莎莎就被他身上的一股阴气打飞了出去,身子撞到了一棵树上面,摔落在地上,吐出了一大口鲜血。 那男鬼把邱莎莎打飞了出去,身形一转,直接朝着我这边带着一股杀气就来势汹汹地冲了过来。 我站在原地,想躲开,但是大脑能反应过来,身体根本来不及执行命令,就感觉脖子上面被一股巨力给掐住,一股窒息感传来。 “左十三是吗?再见了……”那男鬼看着我冷笑一声,用另外一只手朝着我的心脏之处就抓了过来。 “住手!!!”安如霜的声音突然从我身后传了过来。 “住手?你是在命令我?”那个男鬼听到安如霜的声音后,朝着他那边看了过去,虽然嘴上不客气的说着,但是手上面还是停了下来。 “不是……”安如霜说道。 “那就是求我了?”那个男鬼看着安如霜邪笑着说道。 “灵溪,你放了他们。”安如霜看着那个男鬼说道,声音压低了下来。 “哦?凭什么?”男鬼看着安如霜问道。 安如霜听到那男鬼的话后,伸出一只手按在了自己前额的命关之上, 那男鬼见此顿时有些慌乱,忙说道: “如霜,你想干什么?!?” 安如霜却很平静地看着他说道: “灵溪,你不是一直喜欢我吗?如果你杀了他,我便自断命关,如果你放过他们,我便跟你走……”安如霜说出最后一句话后,我能清楚地看到她的脸颊之上流下了泪珠…… 而安如霜的那句话,听到我耳朵里之后,我好似感觉有什么东西高处摔下来,掉落在自己的心里摔得粉碎的声音。 是痛吗?连痛字都觉得形容不了。 我的脖子被男鬼死死地掐住,喊不出话来,只能拼了命的对着安如霜摇头。 可是安如霜根本就没有看我,一直在盯着那个男鬼,等待着他的回答。 “哦?是一直跟着我?”那个男鬼看着安如霜问道。 “一直。”安如霜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没有一丝犹豫。 我仿佛听见了自己心碎的声音。 “好,那我就放了他们,你早这么说不就好了,何必这么麻烦。”男鬼说着,先是对着我的身上用力一点,然后慢慢地松开了掐着我脖子的手。 被他松开之后,我忙想对安如霜大喊,让她不要答应,但是我此刻根本就张不开嘴,话说不出,就连身子也一动都不能动,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安如霜朝着那个男鬼身旁走了过去。 安如霜走到我身旁的时候,停了下来,看了我一眼,凑到我耳边,轻声对我说道: “老公,在这个世界上,能让如霜真心认同的人,也不多,唯你一人而已……” 她对我留下这句话,然后转身头也不回地走了。 看着如霜跟在那个男鬼身后慢慢走远的身影,我甚至连一句话都喊不出,心里就好似被人掏空了一般,我无法承受这种折磨与痛苦…… 此时的我,就像是一片孤叶,落入那深秋刺骨的池塘,泛起那撕扯到让人窒息的波纹! 在这一刻,四周的虫鸣声似乎全部消失了,风也停了…… ps:作者后台一直登陆不上,网站刚刚弄好。抱歉哈,晚更新了半个多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