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六章 荫尸 - 活人禁忌

第二百七十六章 荫尸

看到眼前的这一幕,我心中就是一阵狂喜,这次还真的多亏了赵曼,居然带着我一下子找到了这么多尸菌,虽然不知道这些尸菌能帮助安如霜恢复多少道行,但至少她把这次尸菌全部吸收之后,绝不会像现在这么弱。 想到这里,我忙伸手朝着这棺材下面的尸菌拿了过去,可就在这个关头,我猛然感觉自我和赵曼的身后出现了一股极为强烈的阴气,朝着我们这边就靠了过来。 感觉到身后的那股阴气后,我忙停下伸出去的手,转身看了过去,四周依旧还是静悄悄地,很平静,就连虫鸣声也不见了…… 这种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平静,反而让我心里更加不安。 四周虽然平静的看不出异样,但远处的那股阴气却一直朝着我们这边靠近过来,虽然我能清楚地感觉到它的存在,但是分不出它相距我们到底有多远。 赵曼此刻也察觉到了不对劲,直接从土坑下面几步蹿了上去,朝着我们后背的那个方向紧紧盯着,谨慎地看了过去。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我渐渐地能明显察觉出那股阴气离着我们越来越近! “叽叽喳喳,叽叽喳喳!……”此刻,突然间深夜栖息的树上的鸟类好似察觉到了什么一般,集体叽叽喳喳地叫着醒了过来,毫无方向感的四散而逃,显得极为慌乱。 看到这里,赵曼不由地长出一口气,转过头看着我说道: “十三,准备好了,来者不善!”赵曼对我说着,她自己同时从随身背包里拿出了另外一个红色的弹夹,给手枪换了上去,这个弹夹我认识,赵曼上次用过的驱邪弹,每颗子弹的弹头上面都刻着驱邪避煞的符文。 赵曼既然把驱邪弹给换上了,那证明来的那个东西多数是阴邪之物。 “赵曼姐,咱如果趁着那个东西没来先藏起来,然后看清来的到底是什么东西,再伺机而动,你感觉怎么样?”我看着赵曼问道。 赵曼转头看了我一眼,说道: “藏起来?你能藏匿住身形,但是身体之中与生俱来的阳气如何藏匿?” “我有办法!”我说着便从背包里拿出了一张阴符,贴在了自己的前胸,把自身的阳气给压住了下去。 “这个符纸是?”赵曼看着我问道。 我又从随身背包里面拿出了一张阴符给赵曼递了过去,然后对她说道: “这个是阴符,这张符纸贴在人的身上之后,能把自身的阳气全部压住下去,从而让那些根据阳气追人的阴魂邪煞之物无可寻找。” 赵曼听后,点了点头,学着我的样子,把符纸贴在了她那傲人的前胸之上,然后四处一打量,带着我朝着一片较为茂厚的灌木丛跑了过去。 我俩在灌木丛之中藏好之后,便一动不动在蹲在里面等待那个东西的到来,好在这附近并没有多少蚊子,只有寥寥数只在耳旁不停地徘徊,如果这里要是有个蚊子团,那可就真够我和赵曼俩人受的,估计没一会儿就能给吸成鲜肉干了。 时间就这么一分一秒地过去,突然间,我隐隐地听到了一阵“嘭!嘭!嘭!……”的声音从远至近,就好像是打地基机器发出的声音一样。 听到这里,我就感觉一阵发毛,这一声声地“嘭!嘭!”声,该不会、该不会是僵尸跳跃发出的声音吧?!! 但我转过头来又一想,这有些不太可能,因为这僵尸跳跃的声音并没有这么大声,什么鬼影子都没看到呢,这声音就先到了。 “赵曼姐,你估计来的会是什么?”我心里有些忐忑地看着身旁的赵曼低声问道。 赵曼听到我的话后,微微一摇头,声音很细地对我说道: “在养尸地的附近,如果出现了这种声音,多半是死而不腐化的僵尸,野僵尸。”赵曼跟我说话的时候,双眼的目光始终都没有离开过那“嘭!嘭!嘭!”所传来的方向。 听到赵曼的话后,我只得按捺下性子,蹲在原地静静地等着,没一会儿,我便从目光所及的密林之后看到了一个黑色的人影,那个人影正在一跳一跳地朝着我和赵曼所在的这边蹦跳了过来! 但是这个僵尸却和别的僵尸不同,虽然距离相对较远,但是我也能看清它的身子看起来并不是和僵尸一样十分的僵硬,而且它每跳一步,就会在路上走两步,然后接着跳,看起来诡异万分。 不过那具僵尸虽然跳起来并不是很快,但是极有目的性,就是朝着我们这边靠近! “是荫尸!”赵曼见此,低声在我耳边提醒道。 “什么是荫尸?”我回头问了一句。 “所谓的荫尸,多数都是死后不久就尸变的僵尸,荫尸有两种一为乾尸,一为湿尸,乾尸为恨性八煞,湿尸为恶性八煞,坟墓开中门双放辅弼水,它们的弱点很统一,就是在后背的脊椎骨,若不会搬山卸椎术,遇到荫尸很难对付。”赵曼双眼一直看着那个朝着我们这边时而蹦跳,时而走的荫尸对我说道。 听到这些,我对不远处的这个荫尸也多少有了了解,虽然我在此刻心里还是有些不踏实,但是多少也有了些底气,既然知道那人没死多久而尸变,即便他是荫尸,也没多少道行。 在我心里想着怎么对付那个荫尸的时候,它已经蹦到了我们附近,一下子停在了原地,然后歪着脑袋四处仔细地看了起来。 就好像在找什么东西一样! 看到那个荫尸这个样子,我心中顿时就生出了一股寒意,他……他在这里找什么?难道是找我和赵曼俩人?! 这恐怕不太可能吧,我俩早在之前就往身上贴上了阴符,把自身上面的阳气全部压了下去,即使有些道行的僵尸也不容易发现我们,更何况这个刚死不久的荫尸呢? 可是随着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我渐渐地推翻了自己之前猜想,在附近的那具荫尸的确就是为了寻找我们而来! 因为它刚刚朝着我和赵曼所处的土坑下面找了过去,见下面无人,接着又跳了上来,就在这个四周不断地跳来跳去,也不走,即使我再傻也看得出来,它绝对是在寻找我和赵曼。 这个荫尸到底是什么来路,能有如此心智的僵尸,绝对不可能出现,至少一个刚刚变成荫尸的僵尸绝对没有这个心智,因为它毫无道行,何来心智? 同时,这湘西正是控尸赶尸的发源地,能人怪士并不少见。 如此两点判断,这个荫尸的背后百分之两百的定是有人所控,那个人藏在暗处控制它的人究竟会是谁?那个人控制这个荫尸前来找我和赵曼又有何目的?! 就在我沉思不解地时候,一直在我身旁一动不动的赵曼突然抬起胳膊,然后轻轻地把手枪朝着外面瞄准了过去。 见赵曼这个举动,我忙抬眼朝着前面的那个荫尸看了过去,但见它好似发现了我和赵曼所藏匿的地方,正一步一步地朝着我们这边的灌木丛走了过来! 我把呼吸压到了最低,早已放在背包里的手快速地拿出了一张六丁六甲驱邪符放在前胸,然后静静地等着,只要它靠近过来,赵曼开枪之后,我就冲上去,先用手里的六丁六甲符给它喝上一壶贴关阴! 随着那个荫尸的靠近,它身上带着的一股难闻刺鼻的焦糊味儿也同时传进了我的鼻孔中,这个人生前是被烧死的?! 想到这里,我脑海中突然联想到了什么,接着心里就是一翻个!这个人是烧死的,同时又是刚死不久,连串起来,我好似知道眼前的这个荫尸它的生前是何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