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七章 又见老卢 - 活人禁忌

第二百七十七章 又见老卢

随着那个荫尸一步步地朝着我们这边靠近,它身上自带的那股腐烂焦糊的臭味儿也越来越重,白色的月光照了下来,我看清了它那满是狼藉的面孔,早已被大火烧的面目全非,黑不溜秋的就跟刚从煤窑子面爬出来的一样。 在我们前面的那个荫尸,它生不是别人,正是那个在养尸地里,被我和赵曼所杀然后放火烧掉的那个养铁尸的养尸人。 虽然他此刻不知道被谁给炼成了荫尸,但是身上的阴气却很足,而且它那两双黑脸之中的眼睛隐隐地冒出了一丝丝地绿光,我看到之后,心里不禁多出了一丝防备心,这个荫尸好像不太对劲。 不光是它的眼睛,且在他的身上都贴满了很多怪异的符纸,有的是是普通的长方形,还有的三角形、圆形,那些符纸上面字迹的颜色,全部都是诡异的暗红色! 那荫尸一步步地靠近,赵曼在此时终于把手枪对准了它前胸上面的命关,看着赵曼瞄准的同时,我也深吸了一口气,准备好了随时冲出去跟那个荫尸斗上一斗。 “砰!!”随着赵曼一声枪响,子弹带着一丝火光,朝着那个荫尸的前胸射了过去。 只一瞬间,驱邪弹便直接打中了荫尸的前胸,穿透进去的同时,子弹自有的强大力道带着它连着后退了好几步。 “吼!!”被驱邪弹击中的荫尸直接大吼一声,朝着我们这边就冲了过来!! 看到这里,我知道该是自己上了,刚要起身拿着六丁六甲符冲上去的时候,“砰!砰!”连着两声枪响同时在我的耳边响起,当场就把耳朵给惊的嗡嗡直响。 而那荫尸也被赵曼的这两枪给再次击退了回去,此刻在它身上的弹孔之处,竟然流出了一丝丝的黑血。 即使赵曼的驱邪弹全部命中了那个荫尸,但是它似乎并没有受到致命的创伤,只是在原地杵了一会儿,便再次张开血盆之嘴,大吼一声,朝着我们这边第二次扑了上来。 这次那荫尸不是跑过来,而是身子一纵,直接蹦了过来,赵曼开枪根本就无法再次击中它,见此我忙大喊一声: “急急如律令!!”以壮自己的声势,然后身子一跃,直接从那灌木丛之中跳了出去,挥起手里的六丁六甲驱邪符,朝着那个荫尸就冲了过去。 那荫尸本来就一直盯着我和赵曼所处的这片灌木丛,见我出来之后,绿色的双眼之中寒光一现,吼叫着就朝着就迎了上来。 来得正好!! “赦!!一炁混沌灌我形!禹步相推登阳明!……”我大喊一声,单手把前胸上面的阴符撕掉,脚上快速地踏出天罡七星步的步法,步法踏出的瞬间我便感觉体内丹田之中的阳气快速地涌现了出来,传遍全身! 在此那个荫尸同一时间也蹦到了我近前,我抬起腿,朝着它直接就踹过去一脚,我这一脚是鼓足了劲头,踹在那具荫尸身上之后,它整个直接倒退出去数步,差点儿没直接后仰过去。 见那荫尸被我一脚踹退,我心道机不可失,忙趁热打铁的追了过去,没等那荫尸它的身形站稳,忙用手里的六丁六甲驱邪符朝着那荫尸的前胸贴了过去! 可那荫尸毕竟有人控制,知道我手中符纸对僵尸阴邪都有克制之用,所以那具荫尸在我手中符纸贴在它身上之前,整具尸身直接后仰过去,躺在了地上,借此躲避了过去。 虽然它躲了过去,但是我肯定不会给它任何还手的机会,忙快步向前踏出两步,追到荫尸当下,朝着躺在地上它的胸前再次贴了过去。 却不曾想,这具荫尸虽然是被人控住,但是也相当的灵活,身子在地上一滚,有一次地从我手边上逃了过去。 “砰!!”一旁的赵曼枪声在这个时候及时地响起,驱邪弹直接击中在了那具荫尸的面门的命关之上,当场就让它的身子停在原地,一动不动。 我见此不等那荫尸反应过来,一个虎扑就扑了过去,扑到那荫尸身前的同时,直接把手里的这张六丁六甲驱邪符贴在了那具荫尸的后背之上! 被贴上六丁六甲驱邪符的那具荫尸顿时开始躺在地上全身发抖,全身上下不停地冒着白烟,接着白烟过后,那具荫尸便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为了保险起见,我再次从背包里掏出了一张柳丁六千驱邪符,在那荫尸的前额之上又补上了一张。 这个时候,赵曼也朝着我这边走了过来,一边走,一边谨慎地对我提醒道: “十三,你千万要小心,不能掉以轻心,它很有可能耍诈!” 我点头,慢慢地退后了几步,与那躺在地上的荫尸保持开了一定的距离,然后盯着这具被我贴上了两张六丁六甲驱邪符的荫尸不敢分神。 “啪!啪!啪!……”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从我和赵曼的身后传出来一阵拍手的声音。 听到这个声音后,我全身上下的寒毛都立了起来,该来的果然还是来了,只不过那个养尸的人究竟是谁?竟然在我和赵曼都没有丝毫察觉的情况下就能靠近我们。 只这一点儿,我和赵曼就输给人家了。 随着那一声声拍手的声音,我回头看了过去,可是让我意外的是,四周除了那阵不绝于耳的拍手声之外,没有一个人的影子! 这让我吃惊的同时,心里更是疑惑。 “呵呵呵,不错,我之前还真看走眼了,没想到你们几个人还真有些本事,只不过,杀了人就想走,你当我们二里村是什么地方?!!”一个阴冷且熟悉的声音传进了我和赵曼的耳朵里面, 听到这个声音之后,我开始还没反应过来,但是细细一想,他正是那个在二里村接待我们去他家里并要杀看家狗的那个老卢!! 听到他的声音之后,我十分惊诧,虽然之前我从他的身上看到了一股阴气,猜想他就是一个赶尸匠,但是万万没有想到他也养尸。 这赶尸和养尸不同,赶尸符合阴阳两界的规法,另外一个养尸则是相反,虽然能快速地增加自身道行,但是却有违天道轮回,而且害人害己。 这就好比同样是杀鸡,但是你杀活鸡就合法,杀死鸡犯法,因为死鸡多半都是病死的鸡,很不干净,而且有的存放时间相当的长,甚至带有鸡瘟。但是在我们现实的生活中,这种为了利益而铤而走险的人并不少见,为了金钱放弃道德和底线的人,自己一个人赚钱,害死、害苦了多少人? “既然你都来了,为什么喜欢当一个缩头乌龟?直接给小爷我滚出来!!”我看着四周大喊道,因为我发现自己根本就察觉不到那老卢到底藏匿在何处。 “哼!真当我姓卢的怕你们不成?我还真就看中你们了,今天晚上你们俩个都别想走了,我一定会把你们养成为我所控的僵尸,供我差使,特别是那个女娃,不但长得好,就那双大长腿,就够我玩几年,我会把你的尸体保存的特别好……。”说话间,一个人的身影慢慢地从一棵大树的后面走了出来。 于此同时,一直站在我身后的赵曼突然朝着老卢开了枪,看来老卢刚才的说的话,直接把她给激火了,瞬间下手杀人! 赵曼这个直脾气的娘们儿就是这样,真正发起火来,她一句话都不会说,直接手上面见真章! 这么近的距离,这么大的目标,以赵曼的枪法,没打中的几率几乎为0。 可是赵曼刚才那一枪虽然打中了老卢,但是他却和个没事儿人一样,依旧站在原地,身子一动不动,好似刚才的那一枪并不是打在他的身上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