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二章 问题(第三更) - 活人禁忌

第一百八十二章 问题(第三更)

“行!家伙事儿我都带了来!”胖子说着从身上的背包里拿出了两把折叠铲,顺手扔给了我一把。 我接过胖子手中的铁铲,我俩人手一把铁铲,在附近找了一个地势较为低洼,而且土层较为松软的地方,准备动手挖下去。 先是把附近的残枝烂叶清理到一旁。然后我和胖子就一人一铲的开始挖了起来,其实在这密林之中,虽然潮湿,而且土层常年没有人踩,松软的很,但是这土下面有太多太多的树根,错综密杂,挖起来的时候,一点儿不比旁的地方轻松哪去。 半个多小时过去,累的我和胖子气喘吁吁,满头是汗,这坑才算是挖完,接近一米的深度,应该没啥问题了。 挖完坑之后,我和胖子坐在原地休息了一会儿,就起身准备把老卢连同那个尸变的养尸人全部都扔到坑里面去。 就在扔下去之前,清风道长为了以防万一,再次从身上拿出了桃木剑,朝着他们俩的尸身前额上的命关,各刺了一下,然后才让我和胖子把他们给拖进了土坑之中。 又废了半天劲,我和胖子才把老卢和那个尸变的养尸人一起给埋了起来,用脚踩严实之后,又在上面铺满了树叶树叶,这才放心地收了手。 清风道长见我和胖子弄完了之后,便对我们说道: “你们俩个先休息一会儿,我先回去和赵曼商量点事儿,你们过会跟上来。”清风道长说着就自个先朝着我们搭建帐篷的营地走了过去。 我和胖子都累的不轻,把铁铲的把垫在屁股下面,坐了上去,原地休息了起来。 虽然四周有不少蚊子“嗡嗡嗡”地飞来飞去,但是我俩现在累的根本就顾不上它们,胳膊都懒得起来。 胖子刚刚坐下便一边喘着粗气,一边从口袋里掏出了一盒烟,给自己点燃,深吸了一口儿,半响才慢慢地吐了出来,然后看着我问道: “我说师兄,这坑也挖了,人也埋了,你总能跟我说说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了吧?这老卢他到底是怎么死的?” 听到胖子的话,我便趁着现在休息的时间,跟他把老卢来找到这里,然后与我们恶斗,安如霜因为棺中尸菌所恢复道行,整个事情的全部经过,都跟他讲述了一遍。 胖子坐在一旁似乎听的出了神,一直到自己手中的烟就燃尽烫到了手指头,才反应了过来,疼的叫了一声,忙那只剩下半截的烟头扔在了地上。 好像不过瘾一样,他马上又从烟盒里面抽出来一根烟点燃,吸了一口,看着我问道: “我说师兄,要是照你这么说,你那鬼媳妇儿以后都能罩着咱了呗?” 听到胖子的话后,我笑了笑没有说话,心道,这以后的事情可真的难说,若是我们以后碰到的都是小角色那还好办,万一能到了和我手链里的那个怪物,或者之前那个叫灵溪的千年男鬼的时候,安如霜她现在还真不是他们的对手。 而且,安如霜她不管怎么样,是个女的,是我的媳妇儿,我不能老是靠着她这棵大树。不因为别的,只因为咱是个爷们儿,是个带着把的男人。 只要是个男人,都有保护自己所有在乎的人的天性,我同样也有,我不想一直像一直小鸟一般老是在安如霜的这棵大树的庇护之下。 所以心念到此,更加坚定了我的目标,只可惜,我并不是活在一个虚拟的世界里,在这个现实的世界中,都有一个无形的规则,那就是这目标容易定下,一直坚持,并且实现,太难了。 但是不管这条路有多长,有多难,从我爷爷奶奶被害死的那一刻开始,我就已经下定了决心,这条路必须闷头走到黑,哪怕是撞到了南墙,我也会把墙撞破接着往下走! 因为我曾经自己许下过诺言,一定要强大起来,绝对不会再让自己在乎的人受到伤害。 其实,在有的时候,我自己都在骂自己,为什么不管自己如何去拼命,去努力,却离着自己之前所定下的那个目标越来越远了,一次次地需要他人的帮忙。 是我一直止步不前?还是我所遇到的对手变得强大了起来? 正当我在考虑人生展望未来的这个时候,坐在我身旁的胖子突然推了我一把说道: “师兄,你在想什么呢?” “没什么,你烟抽完了吗?抽完了咱也应该回去了,省的让他们担心。”我转头看了胖子一眼问道。 胖子听到我的话后,忙把嘴里的烟扔到了地上,用脚踩灭之后,拿着铁铲站了起来对我说道: “行了,抽完了,咱回去。” …… 等我和胖子回到我们临时的营地后,我先是看到了赵曼和清风道长坐在篝火旁低声谈论着什么,而陆语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过来,正在一旁不停地从地上捡起干树枝,朝着篝火堆里面扔,自个玩的不亦乐乎。 “哥哥,你回来了?”陆语看到我和胖子后,忙抬起头问道,嘴角微微上翘地笑了起来,笑得很开心,脸上也多出了两个很浅的小酒窝,好像她在捉迷藏,突然将我捉住了那样开心。 看到陆语这幅可爱的样子,我忍不住也对着她笑了笑,走过去轻声说道: “哥哥回来了,你吃过东西了吗?饿不饿?” “吃过了。”陆语说着继续蹲下去往篝火堆里扔干树枝,她好像和每一个喜欢玩火的孩子一样,对火总是有种好奇感。 赵曼见我和胖子回来,忙让我先放下手里的铲子,马上过去。 等我走过去的时候,赵曼手里正拿着一个小药箱,让我把上衣整个脱掉,裤子也挽起来,给我检查起身上的伤势。 衣服脱掉,从赵曼的口中得知,好在我身上多数都是擦伤,伤口并不深,消毒之后,擦上一些药也就好了,但即使是这样,赵曼在帮我把身上的伤口都处理完毕之后,又拿出了消炎药让我吃了,以防意外发生。 吃过药后,赵曼又从背包里面翻出了一包肉干,分给我们众人吃,胖子一看到肉,那双眼睛就跟狼眼一样,直冒光,接过肉干之后,忙回到帐篷里,拿出了一瓶二锅头自顾自地坐了下来,一口肉一口酒地吃了起来,那简直就是神仙般的生活…… 吃过东西,赵曼让我们都先回到帐篷里休息,她来值第一个夜,众人拗不过她,也便随着她,回到帐篷里,我感觉又累又困,只脱下鞋子后,衣服和裤子都顾不上脱,直接躺在了睡袋上面,昏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我和胖子被清风道长叫醒走出帐篷的时候,才发现这天早已大亮了,今天的天气也很好,阳光很充足,即使我们身处这密林之下,都感觉到阳光照在身上,很暖和,很舒服。 这让几天都是在潮湿干冷的环境下的我们感觉很舒坦、恬逸,让我感觉全身都充满了气力,在这种大好的天气下赶路,行走的速度绝对慢不了。 我们一行五人,先是坐一起吃过早饭,然后收拾起帐篷和装备,便朝着来时的路原路返回,在往回走的同时,我也在暗自给自己制定了一个计划: 回去之后,先把那本《玄黄地经》给弄明白了,然后便前往昆仑山寻找那复活安如霜所需要的七窍玲珑果。 当然,在赶路和定下计划的同时,我也再仔细地想着之前发生过的一些问题: 陆真人的第三魂究竟在哪?那个千年男鬼还会不会再来找麻烦?之前在我手链之中的那个要和我签订契约的到底是人是鬼,或者还是别的什么东西?为什么我有时候能用出龙虎七赦印有时候却又用不出来? 那日本阴魂相田现在又藏匿在何处。白若彤又和那古墓中的女尸有什么联系。斗笠男他跟着我究竟有什么目的。还有在下之前下古墓出来后,那个在我身边却给我下上引魂咒的又究竟是何人? 这些问题始终时不时地就在我脑海之中蹦出来,让我的思绪越来越沉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