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四章 熬制汤药(第四更) - 活人禁忌

第二百九十四章 熬制汤药(第四更)

只不过我心里也同时多出了一分担忧,万一邱莎莎所说的那“鬼眼泪”并非安如霜哭的时候留下来的眼泪的话,那会不会让安如霜为难? 亦或者再付出什么? 想到这里,我心里就是一阵不安,忙朝着邱莎莎和安如霜那边开口问道: “邱莎莎,那鬼眼泪就是鬼平时哭的时候流下来的吧?” “对,没错。”邱莎莎接着对我点了点头。 听到邱莎莎这句话后,我心里刚才一直紧绷的那根弦便马上就松了下来,还好是普通的鬼眼泪,若是为了救我,再一次让安如霜付出些什么,我还真不如赶紧地去找块儿豆腐撞死得了! “那行,我尽量哭出来。”安如霜说着便转过头看向了我。 “我说如霜,你哭就哭,你看着我干嘛?”我不解地看着安如霜问道。 安如霜顺了顺额前的长发,对我说道: “因为你是现在这个世上唯一能让我哭出来的人……” 听到安如霜这句话,我沉默了,不再多说什么,就这么让她一直看着,安如霜也一直静静地盯着我,看着看着,她突然“噗”地一声忍不住笑了起来。 “我天,如霜,你不是看着我哭吗?怎么还笑起来了?”我看着安如霜有些哭笑不得地问道。 “你……你别盯着我,你刚才的样子就好像是一个受了委屈的孩子,真的很好笑……”安如霜看着我说道。 “行行行,我不看你行了吧,我抬头看山洞顶。”我说着直接把脑袋靠着了石头上面。 …… 几分钟过后,我隐隐地听到了安如霜低声的抽泣声,时断时续,我忍不住抬起头朝着她那边看了过去,发现她此刻一双发红地双眼一眨不眨地看着我,两行泪水顺着眼角而下,当我看到安如霜的这幅楚楚动人的模样之后,整个人就呆在了原地! 虽然我今天不是第一次看到她哭,虽然她这一次并不是真的在哭,但是这一次却让我看的心碎了起来,好似她把她等待了我千年之久,埋藏在心里所有的委屈,都在这一刻毫无隐藏地流露了出来。 我的心也跟着安如霜她那一滴滴落下去的眼泪碎裂了开来,我突然有了一种想起身朝着她走过去的冲动,想过去给她擦干眼泪,想过去紧紧地抱住她,不再让她受到一点儿委屈…… 如果可以,我一辈子都不想再看到安如霜这样的哭泣,即使这一切都是假的,也能瞬间让我的心跌落至谷底,也能让我跟着她的眼泪心疼不已。 “够了吗?”安如霜把滴落在竹筒里面的眼泪递给了邱莎莎,看着她问道。 邱莎莎听到安如霜的声音几秒后,这才反应了过来,忙点了点头: “够了,够了……”她说着便把安如霜手里的竹筒接了过去,在一个角落点燃一个小篝火堆,准备帮我熬药。 见邱莎莎去熬药了,安如霜松了一口气,伸手擦干自己脸颊上面的泪痕,转过头笑着对我说道: “十三,等邱莎莎把药熬制好了,你身上的命关就会被修复,便能从那块儿石头上面下来了。” 听到安如霜这句话,我收拾起刚才的心情,有心想逗她开心,便笑着对她说道: “媳妇儿,这些天我被你照顾的无微不至,饭来张口,衣来伸手,整个一神仙般的生活,这真要起来了,我还有些舍不得了……” 安如霜听到这里,哼了一声: “那你就一辈子躺在那吧。” “咔嚓!!”一声木头断开的声音从邱莎莎那边传来。 我和安如霜听到后,忙同时朝着邱莎莎她那边看了过去,我顿时发现那公主病的大小姐脾气又上来了,正气乎乎地撅着嘴,死命地用力拿着手里的木头出气呢。 看到这里,我心里才反应了过来,刚才不应该当着邱莎莎的面和安如霜开这种玩笑,这一下子又让她不开心了…… 不对!我为什么会这么想,难道我自己也认为邱莎莎喜欢我?所以才会认为她刚才生气的举动是在吃我的醋?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我和她才认识多久,见面的次数都能用十个手指头数过来了,她不可能喜欢上我,是我自己多想了。 她长得那么漂亮,身手也好,而且又是龙虎宗宗主的女儿,想要什么样的男人还不是随便挑? 能配得上她邱莎莎的男人,最起码得帅过刘德华,有钱过王四葱,牛13过叶良辰,怎么可能看上我这个什么都没有的diao丝? 可是我越是这么安慰自己,心里就越是不安和烦躁,想了一会儿,我索性不再去想这个让我头疼不已的话题了,想转移了一下自己的注意力,用炼己术联系一下自身的阳气,看看对现在的我有无帮助。 可就在我刚刚用炼己术聚集自己丹田之中阳气的时候,不到一秒钟,它自己就散了开来,我连着试了好几次,依旧是刚才那个结果,也便放弃了。 看来这命关没有,整个人就等于废了,别说什么事情都干不了,要是没有身下的这个灰色石头,活都活不下去。 既然不能修炼自己体内的阳气,我突然想到了《茅山道术大全》,在那里面可是记载的龙虎宗遇到的各种奇闻怪事,用来解闷倒也不错。 心念至此,我便看着安如霜对她说道: “如霜,你帮我把背包里的那本蓝色封面的《茅山道术大全》拿过来,我想看看。” 安如霜听到我的话后,微微一点头,朝着山洞边上放置我背包的那个方向走去,不一会儿她手上便拿着那本《茅山道术大全》朝着我走了过来。 接过安如霜手里递给我的《茅山道术大全》,我便开始翻到记录事件的那一部分看了起来,用来消磨这无聊的时光。 估计过了能有一个多小时后,邱莎莎便招呼了我一声,说准备喝药,药熬制好了。 听到她的话,我忙把手里的《茅山道术大全》合起来,放到一旁,朝着她和安如霜那边看了过去。 便看见邱莎莎把一个装满药汤的竹筒递给了安如霜,安如霜拿在手里,很小心地朝着我这边走了过来,生怕溅出一滴。 “十三,你别动,我喂你喝。”安如霜走近走,见我朝着她伸出手,忙让我安心躺下。 我点点头,没有说什么。 安如霜走到我身旁,先是靠紧着我坐了下来,然后用嘴吹了那些药汤好一会儿,等药汤凉了下来后,她才慢慢地把那竹筒送到了我的嘴边,我尽量抬起头,一小口一小口地喝着。 药很苦很苦,味道刺鼻,呛得我眼泪自己都流了下来,可是我却一点儿都不觉得在遭罪,心里有种很舒服,很满足的感觉…… 一口一口地喝掉了安如霜手中竹筒里面的药汤,我躺在石头上面,渐渐地感觉自己的胃里暖烘烘地,就好像喝了二两白酒一样,热乎乎有些烧的慌。 这种感觉随着时间的一点点儿推移,渐渐地从胃里慢慢地上升至胸口处的丹田之中,接着那股热气在丹田里传了一圈儿后,便散向了全身。 我感觉自己的身子越来越热,没一会儿的功夫,就出了一身的汗。一种从未有过的舒适感传来,让我忍不住喊出了一声:“舒服。” “十三,你感觉好了吗?”安如霜听到我的话后,看着我问道。 “好,好多了。”我对安如霜点了点头,想慢慢地从那石块儿上面坐起来,可是就在我刚刚起身的时候,头上猛地传来了一阵极强的冲击感,顿时让我眼前一黑,整个人再次躺了下去,失去了所有的知觉…… ps:第四更!有新浪微博的可以关注一下老九的新浪微博,微博直接搜索“盗门九当家”就可以了,欢迎各位书友来催更和聊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