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章 玄阴手套 - 活人禁忌

第三百七十章 玄阴手套

邱莎莎听到我的话后,气得话说不出来,指着我半天,丢下一句:“我懒得跟你一般见识!!”便转身走了。 我看着邱莎莎转身走远的背影,摇了摇头,收起笑意,心却再一次地慢慢沉了下去。 邱莎莎她之前装死的时候,跟我说的那些话,到底是开玩笑还是真的?如果是开玩笑的话,她为什么一直对我这么好,甚至在我命关破掉的时候,不惜自己的生命救我。 如果她不是开玩笑的话,我又应该怎么面对她?我知道即便是她真的喜欢我,我也无法给她一点儿回报,因为我已经有了媳妇儿,便绝对不能作出对不住自己女人的事情。 唉!……为什么人与人之间的感情要这么复杂,要这么让人饱受折磨? 我抬头看着天空尽头亮起了黎明的曙光,我有些想不明白,爱情它到底是什么? 或许,它只是老天派下来,让人感受痛苦和幸福不断交替的东西…… 唉!真特么的折磨人。 得了,别自己在这里乱想了,先回去看看萧然和陆语他们俩人怎么样了,想到这里,我轻声叹了口气,从地上站了起来,走了回去。 走回去的时候,胖子递给了我一件从那些死人身上抜下了的棉衣,我把棉衣穿上,四下一打量,萧然和陆语俩人依旧盘腿坐在地上,此时萧然脸上的汗水,就好似下雨一般,不断地往下低落,就连他身上那些破破碎碎的衣服也全都湿透…… 走到陆语的身旁,我蹲下身子,清楚地看到此时陆语胳膊上面的伤口,正在一点点地往外流出一些透明的液体,估计这个就是化冰为水,融在陆语体内的阴魂咒。 看到这里,我心里不免同时为他俩捏了一把汗,虽然心里着急,但却没有办法,只能眼睁睁地站在身旁看着,在心里默默地祈祷,祈祷萧然和陆语他们俩都能够相安无事。 不过这说起这阴魂咒,我同时也联想到了自己被下阴魂咒冤枉安如霜的那一天,我身上的阴魂咒,到底是谁给我下的呢? 说时候,在有的时候,我甚至不敢去想,因为曾经斗笠男告诉过我,那个给我下阴魂咒的人便是在我身边的人,他们都是值得我信任的人,我不想再一次地让自己的信任被的粉碎,变得支离破碎…… 背叛,这个词,从我踏入道家大门之中,好似一棵种子,一直深埋在了我的心里,我希望最好它能在我的心底腐烂掉,永远都不想看到它生根发芽的那一天。 永远! …… 我这种焦急和担忧的心思,一直到了陆语开始剧烈的咳嗽,才回过神,忙朝着他们俩人那边看了过去,陆语虽然咳嗦了几声,但是咳嗽完了之后,依旧昏迷不行。 而此刻萧然喘着粗气,把放在陆真人前额命关上的手也收了回来。 邱莎莎见此,忙开口问道: “萧然,你没事吧?陆真人她怎么样了?” 萧然摇头,连着喘了好几口气儿,才对邱莎莎说道: “我……我没事,但陆真人,她身体里面还残留了一丝阴魂咒,无论我用多少阳气,都无法从她的身体之中给逼出来。 萧然一边说着,一边轻轻地把陆语放在了从那些死人身上拔下来的棉衣上面,让她平躺了下去。 听到萧然的话后,我心里也是一阵不是滋味,即使这样还救不了陆真人,现在到底应该怎么样? 但就在这个时候,我猛地感觉在我的左手上面戴着的手镯传来了一股热流,接着一个熟悉的声音便从那个黑色的手镯里传进了我的脑海之中: “左十三,若是你想让陆真人身上的阴魂咒彻底解开的话,回头直走三里,来找我,不要告诉任何人……”此刻对我说话的正是那个许久都没有出现的斗笠男!! 他对我说完这句话后,手镯上面的那股热流也随之消失。 去还是不去?我心里盘算着,又抬头看了一眼依旧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陆真人,咬了咬牙,还是决定得去。 做了决定,我便站起身子,对邱莎莎和胖子打了个招呼,说出去解决生理问题,便转头朝着我身后快步走去。 走了没多久,我见离开了胖子他们的视线,便急匆匆地跑了起来,三里路对于现在的我来说,根本就没多远,跑了一会儿我便远远地看到了一个黑影站在远处,他的头顶之上正带着一个斗笠。 还没等我走近,站在原地的斗笠男就朝着我这边抛过来一个黑漆漆地的东西,我顺手接住,再抬头一看,他已经一个纵身跃走,几个起跳,身形就消失在一片白茫茫地雪迹之中。 只给我远远地留下了一句话: “左十三,不要把我来这里的事情,告诉任何人……” 看到斗笠男远去,我忙打开了手中的黑色布包,里面有一个白色的瓷瓶,瓷瓶之中只有两粒黑乎乎地丹药,这难道就是能解开陆真人身上阴魂咒的解药? 我站在原地抬头再次看了一眼斗笠男远去消失的方向,不禁有些迷茫了起来,这个斗笠男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他为什么不惜千里来这个昆仑山找到我们,而给陆真人送来了这瓶解药。 难道……难道陆真人在龙虎宗之中一直喜欢的人,非旁人,而是那个已经背叛了龙虎宗的斗笠男?!! 越想,我就觉得这个几率越大,不过现在可不是我在这里胡思乱想的时候,救人要紧,心念至此,我忙带着解药朝着回去的路狂奔。 等我跑回去的时候,也没废话,马上就把手上的瓷瓶交给了一旁的邱莎莎,对她说道: “刚才我方便的时候,有一个蒙面人给我送来了这一瓶解药,他说是能解开陆真人身上的阴魂咒,你看看这解药是真是假?” 邱莎莎听到我说的话后,先是一愣,然后从我手里把这个白色的小瓷瓶拿了过去,双眼之中充满疑惑地看着我问道: “蒙面人?什么蒙面人?” “我也不认识,从来没有见过。”我看着邱莎莎撒了个谎,咱既然答应了斗笠男不把他来的事情告诉别人,那就得做到。 邱莎莎听后,也没有多问,把白色的小瓷瓶打开,先是用鼻子闻了闻,然后又放在嘴下面用舌尖点了一下,这才看着我点了点头: “是不是解药我不清楚,但是这些药丸没有毒,姑且一试。”邱莎莎说着便拿着手里的药丸朝着躺在地上的陆语就走了过去。 把手里的两颗药丸,给陆语服下之后,开始倒是没有什么变化,但过了一会儿,我清楚地看到陆语的脸上渐渐地红润了起来,看来斗笠男给我的那两颗药丸的确就是解药! 看到陆语开始慢慢地好转了起来,众人也都是松了一口气,萧然则是擦着脸上的汗水,坐了下去。 而一旁的邱莎莎却在这个时候,朝着我这边走了过来,看着我问道: “我说十三,你真不认识那个人?” 我连忙摇头: “真不认识……” 邱莎莎倒听后沉思了一会儿,也没有继续往这个话题下深问,看着我换了一个问题继续问道: “对了十三,你手上一直带着的那个白色的手套,是不是玄阴手套?” 听到邱莎莎的话后,我先是低头看了一眼自己右手上面的这幅手套,然后才对她说道: “我也不到它叫什么名字,是我师父清风道长送给我的。” 邱莎莎听到我的话后,点了点头: “清风给你的?那就没错了,是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