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章 九炷香 - 活人禁忌

第三百九十章 九炷香

听到陆真人刚才对我的说的话之后,我站在原地,实在是想不通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便抬起头看着陆真人开口问道: “陆真人,为什么《玄黄地经》我现在不可再用了?还有用它的时候,为什么我的心性会被它给吞噬?” 陆语听到我的话后,转身朝着一个木椅走了过去,坐了上去,这才看着我语气冰冷的说道: “因为你现在不够资格用它!” 听到陆语这句话后,我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是心里多多少少有了一些不痛快。 陆语见我没有说话,接着又对我说道: “我说的‘资格’并不是指你不具备先决条件,而是你现在的心智和自身的阳气根本就无法驾驭它,所谓世间万物皆有灵性,而《玄黄地经》更是灵中之灵,如果你自身的能力压制不住它,那么就一定会被其反噬,这就是物上必反,潜龙莫用!” 听到陆语的话后,我算是多少明白和理解了一点儿,也就是说我现在的能力和修为根本无法驾驭这本《玄黄地经》,想到这里,我又对她问道: “陆真人,那我修为提高到什么时候才可以用这本《玄黄地经》?”这本《玄黄地经》现在算是我的底牌之一,我若是去阴间营救安如霜的话,肯定少不了要用它。 陆语听到我的话后,冷哼了一声,看向我的双眼之中闪出了一道寒光,正当我疑惑不解的时候,她的身子猛地从椅子上面蹿了起来,朝着我这边就冲了过来,速度极快! 见此,我双脚同时一动,身子快速向右侧移了两步闪了过去。 但是让我没有意料到的是,陆语的好似提前猜出了我要往哪边去躲闪,所以她的身子几乎和我同时向右侧移,伸出腿,朝着我的前胸狠狠地踹出了一脚! 我见躲避根本就来不及,只得双臂挡在前胸,硬生生的挨了陆语这一脚,她的脚踹在我的双臂之上,我只感觉传来了一阵疼痛感,接着自陆语的脚上传出来一股带着白色阳气的巨力,硬生生的把我整个身子给从地上踹飞了起来。 “砰!砰!!”随着我撞在身后的木窗之上,直接把木窗给撞开,我也被陆语那一脚,直接从屋子里面踹到了外面,身子摔落在地,激起一阵尘土。 从地上爬起来,我一边拍打着身上的尘土,一边在心里纳闷,刚才陆语是怎么一回事儿?招呼都不打一声,直接就跟我的动手,而且下手还挺重,到现在我都感觉到双臂上面隐隐发麻。 “师兄,你没事吧?……”这个时候,胖子先是从清风道长的书房里面跑了出来,看着我问了一句。 我摇了摇头,刚想再次进屋的时候,陆语却从房门口走了出来,看着我语气冰冷的说道: “你不是问我什么时候能再次用那本《玄黄地经》吗?我现在就告诉你,到你能和我今天打倒你一般的打倒我,那么你就可以驾驭它了。” “对了徒弟,我看到你把玄阴手套也戴上了,这个就是《玄黄地经》其中的副作用之一,这本书你现在能不动就不要动。”这个时候,清风道长看着我也说了一句。 听到清风道长的话后,我不解地看着他问道: “师父,这本《玄黄地经》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还有这只手套和《玄黄地经》它们之间到底有什么关联?” 清风道长没有回答我,反倒陆语却看着我解释道: “《玄黄地经》这本书它的来历,它的过去,以及它藏有的秘密和巨大的力量,都是我们不可估算的,用之不当,害的便是害人害己,它原本是我们龙虎宗第一任宗主略历四方无意得之,字体怪异,无人认得,后因为龙虎宗第一道术高手唐焱岚能读懂上面两三字,以此转送给他,后被阴间收走,至于它怎么又出现在阳间的,我不知道,而且我实在没有想到,你也能读懂这本《玄黄地经》上面的字。” 听到陆语的话后,还有些地方我不明白,便接着问道: “那我手上的这只手套又和《玄黄地经》有什么关系?” “至于你手上的那只玄阴手套,也是唐焱岚他自己所制,而留下来的,它的作用便是克制《玄黄地经》上面所带来的极强阳气,因为真本书中的阳气太重,如果不带玄阴手套将之压制,用者很可能爆体而亡!” “陆真人,唐焱岚是谁,龙虎宗第一高手,他很强?”我看着陆语问道。 陆语听到我的话后,抬起头看着远方,许久之后,才轻叹了一口气对我说道: “很强……他的存在,让阴阳两界的平和,多维持了一千年……” 听到陆真人这句话后,胖子却开口问道: “我说陆真人,我一直有一个问题想问你。” 陆语听到胖子的话后,转头看着他说道: “什么问题?” “为什么这阴阳两界的平和一定要我们这些人来维护?我们不是英雄,也不是救世主。”胖子看着陆真人问道。 “能力越大,责任也就越大……”陆语看着胖子说道。 就在陆语刚说完的时候,突然在我们身后响起了一声悠长的佛号: “南无阿弥陀佛……施主,此言差矣,老衲觉得刚好相反,一个人的责任越大,他的能力便会越大……” 突然听到这句话后,众人脸上都是一惊,忙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了过去。 回头一看,来的那个人正是昨天晚上我在楼天台所遇见的那个老和尚!! 他此刻身穿佛家海青纳衣,不知道在何时一惊悄无声息的来到青竹观的院子里,站在中间,看着我们几个笑着。 看到眼前这个老和尚后,我心中暗想:他怎么来这里了,来干什么? 也就在这个时候,陆语走向前,单手放于前胸,对着那个老和尚微微一施礼,接着不卑不亢的开口问道: “大师刚才所讲确有道理,大师的身法也是登峰造极,陆语受教,但不知大师名讳是何?师门何处?又来我龙虎宗的青竹观有何贵干?” 那个老和尚听到陆语的话后,呵呵一笑,同时对陆语还了一个佛礼: “女施主,老衲的名讳师承都不重要,我来此是为了一个人。” “一个人?是谁?”陆语听到那个老和尚的话后,不解地问道。 老和尚也不说话,用手指向了我。 “我??你找我干什么?”虽然我心中早有预料,但当那老和尚指向我的时候,依旧忍不住问出了口。 老和尚看着我笑着说道: “送你九炷香和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我问道。 老和尚依旧没有说话,而是从身上拿出了几个黄色的粗香一根根的插在了地上,看到这里,我心里突然有了一种很奇怪的感,而且愈加清晰强烈。 然而感觉终究只是感觉,具体是什么不对,我肯定也说不上来,所以只能仔细观察面前这个老和尚的一举一动。这个时候,那老和尚已经把九炷香全部都插在了地上,接着他站起身子,看着我说道: “施主,这九炷香,老衲还望你能亲自来点燃……。” 听到那个老和尚的话后,我看了一眼站在我身旁的陆真人和清风道长,他们同时对我点了点头。 见此,我从胖子的手中借了打火机,朝着地上的那九炷香就走了过去。 随着我一根根的点燃,这九炷香在地上轻烟袅袅,慢慢弥漫空中,但是让我惊讶的是,烟气升腾几米之后,居然没有散化,依然清楚可见。 一缕缕烟气,蜿蜒曲折,如龙盘旋,丝线拉得很长,但是居然没有中断的迹象。看到这个情况,就连我这个什么都不懂的外行也知道,这九炷香绝对不一般。 只不过,我想不通,这个奇怪的老和尚为什么会突然来这里找我,而且让我点燃这九炷香,他为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