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八章 布阵 - 活人禁忌

第四百一十八章 布阵

当看到那个木棺之后,我忙朝着那边就走了过去,而就在此刻邱莎莎却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拉住了我。 “怎么了?”我回过头看着邱莎莎不解地问道。 邱莎莎没有说话,反而是从背包之中拿出了数枚铜钱以此摆在了地上,然后有接着从随身背包之中拿出了四根墨黑色的香,点燃之后,擦在了地面之上的砖缝之中。 随着那四根黑色的香点燃之后,邱莎莎从地上慢慢站了起来,手中握住毛笔,谨慎的看着四周。 而邱莎莎此时点燃的这几根黑色的香,我也认得,因为之前我师父清风道长他也用过,这是招魂香,可以引来附近的阴魂。 若是在这个古墓之中藏有阴魂,便可以用此香引来,因此我们好提前做好相应的防备。 对于这点儿,我的确是没有邱莎莎这个女孩儿心思谨密。 随着点燃招魂香慢慢烧着之后,这个偌大的主墓室之中依旧没有丝毫的变化,我一直在用双眼仔细的看着,墓室之中没有任何黑色的阴气,更没有阴魂。 一直等到那四柱黑色的香烧完之后,什么也没有发生,墓室之中还是静的要命,静的就连我跳的越来越快的心跳声,我自己都能听的清清楚楚…… “邱莎莎,现在能过去了吧?”我看着邱莎莎问道。 邱莎莎对我点了点头: “可以,不过还是要小心点儿,这个墓室的风水局有问题,它是按照养尸聚魂的风水格局所下葬,所以下葬的主人必须是一男一女,从而均衡这风水格局中的地气,减少其中留下的弊端,这个风水局,必出悍尸!” 听到邱莎莎的话后,我点了点头,收敛住心神,右收紧握住铜钱剑,左手则是拿着一张六丁六甲驱邪符朝着那个树立在中间的木棺一步步的走了过去。 随着距离那个木棺越来越近,这标志着我离着白若彤和观众女尸之前的真相也越来越近,我感觉自己的心像要跳出来一般,徘徊,却找不到出口,只知道自己将面临着一项艰难却又不得不为之的重担,突然之间,有了一种极为压迫的心情。 我无法平息自己,只有一步步继续朝着那个木棺走过去…… 待我走到那个木棺之前,我先是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然后聚集自身的阳气于双眼之上,再一次的朝着那个木棺之中看了过去。 得到的结果依旧一样,这个木棺里面,我根本就看不透里面是否有阴气的存在。 深吸了一口气,我努力让自己的情绪慢慢平复了下来,先是把左手上面的那张六丁六甲驱邪符贴在了棺木的棺盖之上,然后伸出手慢慢地把棺盖一点点儿的打开。 “吱呀!”一声,棺盖被我给打开了一道细缝儿,与此同时一股极为浓厚的黑气快速的从那个细缝之中涌现了出来! 看到这里我忙一拉身旁的邱莎莎,朝着后面躲了过去。 随着我俩快速退后的同时,那一股极为浓厚的黑色阴气快速从棺木之中涌出,但却没有扩散而开,而是慢慢地一起漂浮到了半空之中,慢慢聚集在了一起。 看到这里,我心中便生起了一丝疑惑,那棺木之中的女尸到底在卖什么关子?! “十三,我突然感觉好开心啊!”就在这个紧张的时候,邱莎莎却说出了一句让我摸不着头脑的话。 我不解地转头看着邱莎莎问道: “你开心??” “嗯,我们认识这么些日子了,这是你第一次主动牵我的手……”邱莎莎那一双漆黑发亮的眼眸看着我说道。 听到邱莎莎的话后,我这才发现刚才因为躲避那股棺木之中的阴气,自己的手一直拉着她的手。 我忙把手收了回来,看着邱莎莎说道: “不好意思,我……我刚才真的没注意……” 可就在我话音刚落的时候,突然!一个极为尖细且刺耳的女人声音从那木棺之中传了出来: “嘻嘻嘻……左十三,你还真实重情重义啊,终归还是来了……” 听到那个女人的声音后,我忙转头朝着那个木质的棺材那边就望了过去: “你是谁?你和白若彤之间到底有什么关系?!” “呵呵……左十三,你个负心汉,你连我白若彤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吗?”这个时候,棺木之中突然却传出来白若彤的声音! “你……你不是白若彤!告诉我,她的魂魄是不是在你这里?!你到底把她怎么样了?!”我看着那个木棺大声吼道,同时踏出了天罡七星步的第一步,随时准备迎战。 “我就是白若彤,白若彤也就是我啊,左十三啊左十三,我为了你不惜付出一切,甚至是香消玉殒,你就这么对待于我?果然,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棺木之中再次传出来那个女尸的声音,只不过她说话的时候,前半句是一个尖细的女人声音,后半句则是变成了白若彤的声音。 两种声音不停交替,在这个阴暗的墓室之中听到我的耳朵里面,显得极为诡异和恐怖…… “你不是白若彤!我最后再问你一次,她的魂魄现在到底在哪!!”一股杀意再次从我心底涌了上来,使我的血液翻涌,变得暴躁、冲动、弑杀了起来。 “呵呵呵呵……我是不是白若彤,你走过来,打开木棺上面的棺盖,你不就全都知道了吗?”那个棺中的女尸笑着对我说道,在她的笑声之中,充满了很明显的戏谑之意。 听到那个女尸的话,我冷哼一声,握着手中的铜钱剑就朝着那具木棺走了过去。 “十三,你先别过去!”这个时候,一直站在我身后没有说话的邱莎莎却突然开口叫住了我。 “为什么??”我看着邱莎莎问道。 邱莎莎对我轻轻的摇了摇头,做了一个手势,然后从随身的背包之中拿出了数根黄色的铜钉和一面黑白相间旗子,然后朝着前面走了过去。 走过去之后,邱莎莎先是围着那个青铜棺椁和那木棺周围,插在地面数十根黄色的铜钉,同时把那把红色的旗子插在了中间。 “左十三,你过来一下。”邱莎莎把旗子插入之中,回头看着叫了我一声。 我忙朝着她那边就走了过去。 “把左手伸出来。”邱莎莎看着我说道。 随着我把左手伸过去,邱莎莎忙用她手中所剩下的一根铜钉在我食指和中指上面各扎了一个口子,让我滴血在那面旗子上面。 血迹滴落在那面旗子之上,我隐隐地看到那面旗子上面黄色的暗光一闪,紧接着那几十根被邱莎莎插在地上的铜钉也跟着泛起了一层暗黄色的光芒,如同流星一般,一闪而逝…… “邱莎莎,这个就是那‘九阳困阴阵’?”我看着邱莎莎问道。 邱莎莎并没有回答我的话,只是微微对我一点头,然后她盘坐在其中,身直头正,双手快速结出一个奇怪的手印,闭上双眼,同时口中轻声喊道: “九阳仁高,丁丑困阴,仁和度煞,丁酉保全,仁灿管魂,丁巳养神,太阴华盖,地户天门,吾行禹步,玄女真人,明堂坐卧,隐伏藏身,急急如律令!龙虎宗九阳困阴阵。开!!”随着邱莎莎口诀念完,她猛地睁开双眼,我好似在这一瞬间看到了邱莎莎的前额正中间,多出了一个红色的小点! 与此同时,阵法正中间的那面黑白色相间的旗子黄色的光芒一闪,接着地面之上,全部都泛起了一层淡黄色的光芒,光芒之中隐隐有我看不懂符文在其中不断闪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