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九章 圈套? - 活人禁忌

第四百一十九章 圈套?

随着那些符文一点点的闪烁,渐渐的地面之上的黄色淡光慢慢隐去,只剩下那些我看不懂的符文附在了地面之上。 很明显,这“九阳困阴气阵”,邱莎莎她在现在已经成功布下来。 我把头上面的射灯关掉,转头朝着邱莎莎那边看了过,发现她的前额之上冒出了丝丝的冷汗,脸上发白,坐在地上的身子也开始摇摇晃晃的了起来,显得极为虚弱。 看到这里,我忙朝着邱莎莎那边就走了过去,伸出手把她给扶住,有些顾虑的开口问道: “邱莎莎,你……你这是怎么了?没事吧?” 邱莎莎看着我摇了摇头: “我没事……休息一会儿就好了。” 我没有说话,而是从背包之中拿出了一瓶水递给了她,见邱莎莎喝了点儿水,发白的脸色好了一些后,我便从地上站了起来,再次朝着那个木棺之中看了过去。 而此刻的那个木棺依旧开了一道小缝儿,里面的那具女尸却没有再说一句话。 “邱莎莎,你在这里等我,我自己过去看看。”我说着便抬腿朝着那个木棺走了过去。 “十三,你千万要小心点儿。”邱莎莎在我身后提醒道。 “好!”我答应了一声,在裤子上面擦了擦手心上的汗水,再次拿出了一张六丁六甲驱邪符,朝着那个木棺慢慢地走了过去。 随着我再一次的走到这一副木棺的近前,我吐出一口气,伸出手放在了棺材的棺盖之上,一用力,整个一下子就把那个棺材盖子给打了开来。 随着我打开棺盖,一具身穿着古代绿色长衫,长得和白若彤一模一样的双眼紧闭的不腐女尸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当我再次看到这具女尸之后,心里马上就涌起了一阵伤感的回忆,因为、因为她长得太像白若彤了!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除了衣服不同之外,我根本就无法判断她和白若彤还有哪里不一样。 但也就在这个时候,我猛地感觉从木棺之中传出来一股巨大的吸力,猛地就把我朝着棺木之中吸了进去。 虽然这股强大的吸力来的突然,好在我之前早已做好了防备,当下脚下一动,踏出了天罡七星步的步伐,稳住了自己的身形。 “十三,快用阳气护住自己的命关!”这个时候,在我身后的邱莎莎忙对我提醒道。 听到邱莎莎的话后,我忙用自身丹田之中的阳气护住了自己的三个命关。 可我却小看了这个棺木之中的女尸,随着“呼呼!”两声,从那个棺木里面传出来的这股吸力变得越来强,渐渐地我有些难以控制住我的身形。 “你大爷的!有种的你给小爷我从棺材里面滚出来,咱刺刀对刺刀的好好拼上一拼,别特么的搞这些把戏!!”我此刻朝着那个棺木之中的女尸开口大骂。 而那具女尸却好似没有听到我的话,依旧经闭着双眼,一动不懂,一句话也不说,就好似真的是一个死人一般…… 但是,这股吸力却一点儿都没有变小,反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越来越大,让我的双腿有些发麻,快要站不住脚了。 忽然!我只感觉脚下一滑,我整个身子就被这股无形且巨大的吸力给朝着木棺之中给吸了过去。 也就是在一二秒的功夫,我人一下子就被吸进了这个木棺之中,和那具女尸前胸贴着前胸,来了一个“亲密接触”! “左十三!!……”随着我被吸尽棺木之中后,邱莎莎的声音在我的身后响起。 “吱呀!”一声木棺棺盖合并的声音传来,接着我感觉眼前一黑,什么都看不见了,邱莎莎的喊声也同时断开…… 好似这个木棺合并,便与外世隔绝。 “我去你个西瓜兔子的!!”我在棺中大喊了一声,忙用挥起右手上面的铜钱剑朝着那棺中的女尸身上就狠狠的刺了下去。 “砰!!”的一声传来,我手中的铜钱剑刺在了那具女尸的身上就好似刺在了一块儿贴板之上,丝毫刺不进去,也不起作用。 “雕虫小技,区区一把铜钱剑,就想制住我??”那个女尸尖细阴冷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 听到那女尸再次说话后,我忙用左手的六丁六甲驱邪符朝着她的身上贴了过去。 可是结果却出乎了我意料,因为符纸贴在了那具女尸的身上,没有起到一丝一毫的的作用…… “死心吧,左十三,你就当我第一次出棺的血祭吧。”那个女尸的声音再次传来。 “你大爷的!”我骂一声,想聚集自身的阳气于右手,但是接下来的事情让我心里一下子就凉了半截! 因为我在这个黑漆漆的棺材之中,竟然感觉不到自身的阳气!好像被一股莫名的力量给阻断了一般! 这……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现在你应该把属于我的东西还给我了……”随着那女尸说出这句话,我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从我的随身背包里面自己蹿了出去。 也就在这个时候,我猛地听到了一声破碎声响,紧接着这副困住我的木棺一下子变得四分五裂,四周马上亮堂了起来,我和那具女尸一起被一股巨力给打飞了了出去。 “左十三,我现先的阳气已经用尽,你自己小心点儿!”邱莎莎的声音从我身后传了过来,我同时摔落在地,而在我身旁的那具女尸却猛地一下子就从地上弹了起来,嘴里却含着一颗白色透明的珠子! 当我看清楚那女尸嘴中珠子的时候,马上就认了出来,那颗白色的珠子正是白若彤临死之前所化! “你特么要是敢吞下去,我就打的你吐出来!!”我怒吼一声,直接从地上爬了起来,同时把铜钱剑交于左手,右手快速结出龙虎七赦印第二式的手印,口中大声喝道: “魂不破精气聚凝,平中乌明二阳命。龙虎七赦印!赦!!”随着口诀念完,右手之上黄光马上就闪现了出来,我脚下一动,忙朝着那具女尸就冲了过去。 即便是我加快了脚步,但也为时已晚,只见那具女尸脖子一仰,整个把口中含着的白色珠子吞了下去。 特么的!这一切果然是个圈套!! 看到眼前这一幕后,我只感觉气血上涌,接着一股火就从我心底蹿了上来,快速靠近那具女尸之后,我猛地挥出右手,用龙虎七赦印的第二式,直接朝着她前胸的命关之上狠狠地打了过去!! 那具女尸看到我靠近她之后,先退后躲了过去,然后接着身形一转,反而带着一股恶风,伸出手朝着我就扑了过来。 看到后,我一咬牙,直接用龙虎宗七赦印的第二式接了上去。 “砰!!”的一声巨响,我的右手和那具女尸的右手接在了一起,我身子猛地被弹飞了出去。 摔落在地,我马上爬了起来,于那女尸对视。 “茅山派的至高道术,龙虎七赦印?!!”那个女尸看着自己已经变得发黑的右手,语气之中带着惊疑,她再次抬头看向了我,语气透出着一股冰冷的杀意: “小小年纪居然就习得了第二式,留你不得!!” 我看着那个女尸冷哼一声,又手结出龙虎七赦印的第三式手印,同时大喊道: “宫中似觉神圆照,念已无存三明开。急急如律令。赦!!”随着我口诀念完,右手之上的黄光隐去,红光接着闪现而出! “龙虎七赦印的第三式?!!”那个女尸看着我的右手,脸色一点点的沉了下去…… “留着你,后患无穷!!”那女尸冷冰冰的对说出这一句话后,身形一动,极为快速的朝着我快速的冲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