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九章 托梦 - 活人禁忌

第四百二十九章 托梦

听到是若柳的声音后,我先是答应了一声,便从板凳上面站了起来,朝着屋子外面走了出去。 打开门,走到屋子外面,我发现天已经开始微微发暗,便对等在外面的若柳说道: “我说若柳,你以后顾得自己就成,不用来伺候我,你告诉我做饭和烧水的地方在哪儿,这些事情,我自己也能干。” 若柳听到我的话后,依旧面带微笑的对我说道: “先生,您不用跟我客气,这些事情都是我应该做的,反正我整天也没什么事情,闲着也是闲着,现在有事情做我求之不得呢。” 我有些无奈的耸了耸肩,放弃继续劝导她,跟在她的身后朝着一旁的屋子走了进去。 推门走进屋子,在中间的一个大号木盆之中,已经装满了冒着热气的热水。 在我身后的若柳随之替我轻轻的关上了门,我则是走到了木盆旁边,伸出手试了试水温,水温刚刚好,既不热,也不凉。 当下脱光了衣服,泡在了里面,靠在木盆后面,我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让自己什么都不去想,消除一下今天一天的疲倦…… 洗好澡穿上衣服后,我便从屋子里面走了出来,回到了书房之中,准备睡觉前把桌子上面的那本《清心录》今天的任务给背下来。 也就在这个时候,房门再次被敲响,我答应了一声,若柳再次走了进来,手中端着还一套茶壶。 “先生,晚上看书的时候喝点儿茶,可以减轻一些困意。”若柳看着我说道,然后把手中的茶壶放在了我的书桌上面。 “谢谢了啊,对了若柳,你以后要是不嫌弃的话,就叫我一声三哥就成,别先生先生的,我听着特别别扭。”我对若柳说道,其实我看她并没有我大,最多也就是十六七岁。 若柳答应了一声,却没有要离去的意思,反而站在地上看着我有些欲言又止。 “若柳,你还有什么事情吗?”我倒了一杯茶,看着她开口问道。 “先……三哥,我看到你今天一天都是皱着眉头,闷闷不乐的,你是有什么心事吗?”若柳看着我问道。 听到若柳的话后,我沉默了一会儿,便把心中一直担忧的事情告诉了她,其实我倒并不是希望若柳她能帮上我什么忙,而是我现在需要倾诉,把一直压在心底的话面对一个人说出来。 若柳听到我说完之后,看着我说道: “三哥,其实你现在完全不用太过于担心你那个在阴间的鬼媳妇儿,因为我曾经听清幽先生对我说过,阴间一月,阳间一年,所以说你哪怕在这里安心修炼一年,阴间也不过只过了一个月而已,所以,三哥你目前先专心背书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听到若柳的话后,我精神为止一震: “阴间一月,阳间一年,这是真的?” “嗯,真的,清幽先生便是这么对我讲的。”若柳看着我点点头。 当我听到若柳这么说之后,当下我一直悬着的心多少放了下来一些。 “三哥,你一直都是在为了这件事情而闷闷不乐?”若柳看着我接着问道。 我拿起桌子上面的茶杯,喝了一口茶后,才对若柳说道: “对,我真的很担心她,我现在完全不知道她在阴间过的怎么样,有没有阴差阴司难为于她。” “所以你要努力,把她给带回来,我相信三哥,你一定可以做得到。”若柳开口鼓励我道。 我勉强的笑了笑,点头说道: “嗯,我会尽百分之二百的努力。” 若柳从屋子里面走出去后,此时天色也彻底暗了下来,我找到桌子上面的烛台点燃,便抓紧时间坐在书桌前面认真的背了起来,因为知道了阴间一月,阳间一年后,我多少没有之前那么着急了,安心背了起来。 从第一页开始,连续读了几十遍之后,我便开始试着闭眼背起来,背到一半忘记,继续读,以此无限循环……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等到我把今天的十份之中的六份背下来之后,抬起头伸了个懒腰,准备稍微休息几分钟,然后继续背。 眼角的余光一扫,我便看到桌子上面的那一根比大拇指还要粗的蜡烛已经燃掉了一半,果然人在专注一件事情的时候,时间会不知不觉过的很快。 我站起身子,活动了一会儿,喝了一杯茶,继续开始背剩下的四份。 …… 一直等到我把今天的背读任务全部完成之后,我才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抬头看了一眼窗外,天空已经是微微发亮了,好嘛,我这一背就是一整夜。 忙吹灭蜡烛,脱衣上床睡觉。 可能是太累了,我躺在床上刚刚合眼,就昏睡了过去。 在梦中我好像梦到了一个穿着白色的衣服的女人,她离着我很远,我看不清她到底是谁,无论我想怎么靠近她,距离始终都无法缩小。 渐渐地我放弃了,站在原地喘着粗气看着那个喘着白色衣服的女人背影,不知道为什么,我的直觉告诉我,她是安如霜! 一定是他!! “如霜,我知道是你,你在给我托梦对不对?!你在阴间过的好不好,有没有被那些鬼差给欺负?你知道不知道,我……我真的好想你。”我看着安如霜的背影,大声喊道。 那个白衣女人听到我的声音后,身子明显微微一颤,但是她并没有说话,只是在远处静静地坐着,不回头,也不言语。 “如霜,你等我,我一定会去阴间救你回来……我也知道自己现在的修为想把你从阴间救出来比登天都难,可是我一定会……” 就在这个时候,那个身穿白衣的女人身影却突然一下子消失了,无影无迹,如霜她走了吗? 我看着四周灰蒙蒙的一片,心中无比的沮丧,自从安如霜她离开我之后,我曾经在睡觉之前,幻想过很多次她给我托梦,但是一次都没有遇到过,今天这次遇到她给我托梦,却一句话都没有留给我。 看着如霜刚才所在的位置,我渐渐的有些担心了起来,她一句话都没有跟我说便走了,难道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也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听到了一阵敲门声,一下子就从床上给惊醒,坐了起来。 “三哥,你起来吗?”屋子外面传来了若柳的声音。 听到是若柳的话后,我先是擦了擦额头上面的冷汗,连忙答应了一声,忙起身穿衣,走下床去给她开门。 打开门之后,只见若柳肩头放着一条毛巾,双手端着一个脸盆走了进来。 “我给你打好水了,三哥你先洗脸吧。”若柳把脸盆放在一旁的木架上面看着我说道。 此时此刻,我在屋子之中看着若柳,竟然有了一种穿越到古代的即视感,这若柳这么做,完全和一个古代的丫鬟一般无二啊…… “若柳,我跟你说,你以后千万不用这么对我,这些小事我自己能干,你这么对我,我自己饭来张口,衣来伸手,那不成了一个半残废了吗?”我看着若柳说道。 若柳听到我的话后,不解地问道: “三哥你不喜欢我这么做吗?我看书上写的女人就应该为男人做这些事情啊。” 我看着她有些哭笑不得,只得耐心的对她解释道: “你看的那些书那都是描述古代的封建社会,那个时候男尊女卑,但是现在不同了,咱们整个国家都解放了,男女平等了,你以后不用为我做这些事情,会让我觉得亏欠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