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六章 对不住了 - 活人禁忌

第四百七十六章 对不住了

那小胡子听到马无盐的怒吼后,吓得全身一哆嗦,忙伸出手从自身的身上拿出了一把黑白两色相间的旗子,那把旗子一碰到空气之中的灰色雾气,就开始快速变大,直到长了能有一米多高,才停了下来。 当这面黑白色相间的旗子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即使我躺在地上,也能从那面旗子上面感受到了一股股强烈的怨气!是怨气,那一股股怨气就好似一个个冤魂悲鸣一般,不断地围绕着那面旗子来回盘旋。 就这一点儿,就能看得出这面旗子里面定然困住了数不清的阴魂,才会有这么多的怨念和怨气。 “马大人,现在就祭旗抽魂??”那个黑衣小胡子双手紧紧握住黑白棋,看着马无盐开口问道。 马无盐听到小胡子的话后,冷笑着摇了摇头: “不着急,先不着急……我在这里的时候不宜杀他,这抽魂炼魄你也会,等我走了半个时辰之后,你再动手,错开我在牢房里面的时间。以免被如霜怀疑这废物是我杀的。” 小胡子听到马无盐的话后,微微一愣,脸上抽搐的问道: “马……马大人,如果是小人动手的话,那……” “那什么?你不敢?!出了事儿有我给你顶着,你怕什么!!”马无盐看着小胡子冷冷地说道。 “小……小人听令……”小胡子看着马无盐那杀人般的目光,只得点头妥协。 “好,很好,那我就先回去了,等你好消息。”马无盐说完后,又低下头朝着躺在地上的看了过来。 “不识抬举的废物,我定让你灰飞烟灭!” 我躺在地上,心中纵然有无数的怒火和愤恨,却无从发泄,我想从地上站起来,跟那姓马的畜生拼命,但是我的身子根本就动不了,感觉自己全身就好似散开了一般。 想开口骂那畜生马无盐,却忍不住又是一口血喷了出来。 “哼哼……都残废成这样了,这么一个一点儿用都没有的废物,我真的想不通如霜究竟看上他哪?!给我做事干净点儿,别留下马脚,我先回去了。”马无盐临走之时,再次朝着我前胸上面狠狠地踹了一脚,才骂骂咧咧的转身走了。 马无盐走了之后,这间牢房里面,便只剩下那个一身黑衣的小胡子,和看守这牢房的阴差。 小胡子见阴司马无盐走远,先是转头看了那个阴差一眼对他说到: “你先去牢外等我,看着点,没有令牌的一律不许进。” 那个阴间点头答应了一声,忙朝着牢房外面走了出去。 等那阴差也走掉后,小胡子这才回过头盯着躺在地上的我看着了好一会儿,才对我开口问道: “左十三是吗?接下来我要对你做的事情你自己刚才也都听到了,我是迫不得已,别怪我,要怪就怪你的命不好,还有你娶了一个你不应该娶的鬼媳妇儿……” 我躺在地上,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便上的血迹,缓了好一会儿后,才喘着粗气看着那个小胡子说道: “我不怪你……”虽然有的时候我的脾气的确是冲动了一些,但恩怨是非我还是分得清。 小胡子听到我的话后,朝着我这边走了过来,慢慢地蹲在我身前,先是谨慎的四下一看,然后才小声地看着我问道: “对了,有件事我得问问你,你到底和那个碧秋燕是什么关系??” 听到那个小胡子的话后,我自嘲的笑了笑,然后看着他说道: “实话跟你说,我并不认识什么碧秋燕。” “你不认识她?!”小胡子听到我的话之后,脸上明显的多出了一丝惊讶,看着我接着问道: “你没有糊弄我吧?你不认识碧秋燕,为何身怀她的不传之术“无极真气”?!” 我摇头: “我真的不认识她,这无极真气也是我无意中所学。” “哦,原来是这样,这“无极真气”非天生道体不可学,既然你是天生道体,又习得无极真气,难怪有底气敢擅长阴间,只不过你也太小看我们这阴间了,冥冥九幽,不是你一介凡人能硬闯和抗衡的。莫说是你,即便是碧秋燕和唐焱岚也硬闯不得。”小胡子看着我说道。 听到小胡子的话后,我咳嗦了一声,暗中调转自身的阳气止血疗伤,心想这半个时辰也就是一个小时,我能不能活下去,就看在这一个小时里面能不能用真气治好琵琶骨上面的伤,如果不行,那么我就只有死路一条。 想到这里,我必须在此刻多拖延一些时间,然后便看着小胡子接着问道: “碧秋燕她到底是一个什么人?” “她是一个女人……”小胡子看着我说出了这句差点儿又让我吐出一口血的话。 “只不过这个女人很特别……” “怎么特别?”我深吸了一口气,加快了体内阳气的运转。 “她很漂亮……” 我:“……” “当然了,她的特别不光只有她的面貌,她还是一个道术的高手,你现在身上所习的“无极真气”便是她所创而出,与唐焱岚所创的“龙虎七赦印”同为道门三大道术。只不过她早在百年之前便死了,若是碧秋燕和唐焱岚现在有一个人还活着,你之前于判官交手的时候,他们就算把你抓起来,也绝对不敢如此待你,但是现在……。”小胡子说到这里摇了摇头,脸上满是惆怅地看着我接着说道: “我说到这里,你自己也都懂了吧?还有就是,你可知道那阴司马无盐为什么要这么着急杀你吗?”这小胡子好像就是一个自来熟,跟胖子差不多,话一旦开始说起来,就难停下来,什么都往外说。 听后,我忙追问道: “为什么?” “实话告诉你,你那鬼媳妇安如霜是一方面,最重要的还是因为……他害怕你!”小胡子看着我说道。 “害怕我?” “对!害怕你,因为你的身上不止学会了唐焱岚的“龙虎七赦印”,同时也学会了碧秋燕的“无极真气”,对他来说,你绝对是一个隐患,对于隐患,马无盐那个小人的做法从来都是斩草除根!”小胡子看着我谨慎地说道。 当我听到这小胡子口中称呼他的上司马无盐是个小人的时候,我心中便有数了,这个小胡子定然是对他的上司马无盐心生不满许久,一直压藏在心,到了今天,对我这个将死之人全部都说了出来。 而且从今天的这件事情便能看的出来,那个马无盐始终把他当成一颗棋子而已,让他自己留在这里杀我,以后若真是出了事情,马无盐完全可以瞬间就把整件事情的责任都推在小胡子的身上,自己脱开关系。 当然了,这小胡子之所以现在敢对着我说出他一直藏在心底的那些话,是因为他已经把我当成了一个马上就要死的人来看待,我死之后,接着就会被他抽魂炼魂,到时候魂飞魄散,定然能永远无法开口。 我躺在地上,慢慢地用阳气止住伤口处的血,然后开始调转丹田中的真气朝着琵琶骨聚集而去,同时我看着那个小胡子再次开口胡扯,想多拖延一些时间。 …… 随着时间一点点的过去,我估摸了最起码过去了能有一个多小时,真气依旧无法修复琵琶骨,两条胳膊始终一点儿知觉都没有,看来这琵琶骨被穿,就算是用真气也无法修复。 “唉……我得有多少年没跟旁人说过这么多心底的话了,谢谢你啊,不过这时间也差不多到了,我应该动手了,左兄弟啊,对不住了。”小胡子这个时候,说着便从地上站了起来,慢慢地把一直插在地上的黑白两色的旗子给拔了出来,握在了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