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九章 突变(第二更) - 活人禁忌

第四百九十九章 突变(第二更)

那个刚刚走出病房的女孩听到我喊她后,忙停下了脚步,回头面带疑惑地看着我问道: “你叫我还有什么事情吗?” 我走过去,看着她问道: “我叫左十三,你是叫兰花对吧?”我看着那个女孩问道,我之所以叫住她,是有两个原因:一是我想认识这么一个精通中医的女孩。二一个则是还想问她一个一直让我疑惑不解地问题。 “对。”这个叫兰花的女孩话并不多。 “我就是想问一下,你刚才用的那些银针插在朱诚舞她的脸上,为什么她接下来无论遇到什么事情,眼神之中都没有一丝恐惧?甚至我都感觉不到她会害怕。”我看着兰花问出了这个刚才一直困惑在我心里面的问题。 兰花她听到我问的话后,对我一笑,认真的解释道: “原来你是想知道这个啊,其实道理很简单,这么跟你解释,我用银针封住了她身上的穴道,暂时去除了她身上恐怖害怕的情绪,所以不管接下来她遇到多么恐怖吓人的事情,都不会有害怕或者有恐慌的情绪,也就是说,在我插在她脸上、头像穴道上面的银针没有再拔出来之前,她便再也不会被任何事物给吓到。” 听到这里,我终于算是明白了过来,我说之前那朱诚舞无论是回忆昨天晚上“见鬼”的经过还是看到有人快递寄送给她寿衣,她都没有一点恐慌和害怕的情绪产生,到头来是这么一回事。 “你还有别的什么事情要问我吗?”兰花见我一直都没有说话,接着又问了我一句。 “啊,没了……”我说道。 “那我就先走了啊,再见。”兰花说着便转身朝着走廊里走去。 兰花走后,我便转身回到了病房里面,在屋子里面的胖子见我回来后,手里一边拿着一个包子吃着,一边看着我问道: “我说师兄,你该不会是移情别恋、喜新厌旧了吧?看到那个懂得中医的女孩心动了?” 赵曼也坐在一旁接着胖子的话茬,笑着对我说道: “去故而就新,十三,你宁怀忘乎?” 听到他们俩人的话后,我有些无奈的耸了耸肩,说道: “你们俩行了啊,别没事老是拿着我寻开心。还有胖子,你买包子只顾自己吃啊,我的那份呢?!” “在床头桌子上面放着呢,胖爷我虽然没什么钱,但是包子管够,使劲吃,对了师兄,你来瓣蒜就着吃不?”胖子看着我问道。 “你可赶紧拉倒吧,吃的整个屋子里都是一股子蒜味。”我说着从桌子上面的袋子里面拿出一个包子就啃,这一天快到晚上了,我还没吃饭,的确是有些饿了。 …… 吃完包子,我去医院的洗手间洗完手走回来的时候,刚一进病房,赵曼便拿着那件红色的寿衣朝着我走了过来: “十三,现在这件寿衣你准备这么处理它?” 我低头看了一眼赵曼手里的那件红色的寿衣,心中暗自打算,若是把件寿衣留在病房里面,的确可以增加查找到幕后真凶的几率,但同时那个女主播朱诚舞的发生危险的机会同样也会增多,万一出了意外,到时候后悔可就来不及了。思来想去,还是决定以生命为重,便对赵曼说道: “这件寿衣给我吧,我来处理。” 赵曼点头,便把手中的那件红色寿衣递给了我,我拿着这件诡异的红色寿衣直接走出了病房,朝着楼道尽头的电梯走了过去。 下了电梯,走出医院,我便直接把这件红色的寿衣扔进了马路旁边的垃圾箱里面。 看着被我扔在垃圾箱里面的那件红色的寿衣,在这个时候,突然一阵冷风吹了过来,让我有了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不好,有阴气!我忙快速聚集自身阳气于双眼,朝着身旁四周看了过去,但让我意外的是,附近根本就没有任何阴气。 难道刚才是我的错觉?我摇了摇头,不管怎么样,小心为妙。心念到此,我便转身朝着医院走了回去…… 当我再次返回到病房里的时候,外面天已经暗了下来,赵曼一个人坐在病床边上一个人静静地看着手中的一本杂志,而胖子则是百无聊赖的坐在一旁的椅子上面用微信跟妹子聊的正嗨。 而躺在病床上面的朱诚舞则是又睡了过去。 见此,我也拉过了一张椅子,坐了下来,想趁着现在这个机会,上网去搜索一下那个阎王口中在黄河河道里面的‘阴阳岛’。 我拿出手机上网打开百度首页,直接在搜索栏里面输入“阴阳岛”这三个字,点下搜索,结果在我的意外之内,全部一片空白,网络上面没有任何有关那“阴阳岛”的相关记载。 看到这个结果,我又不死心的继续在“阴阳岛”前面加上了“黄河”这两个字,再次搜索,结果依旧是一片空白…… 看着手机屏幕上面的搜索结果,我靠在椅子上面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心想当下先把这件寿衣和那具女尸的事情查清楚,我便即刻动身前往黄河,无论用什么办法,哪怕把黄河给从头给找到尾,我也一定要找到那个“阴阳岛”! 把手机放起来后,我直接从椅子上面站了起来,在这个病房里面找了一个角落,盘腿坐下,修炼起了“无极真气”第一式的法门。 修炼的同时,我也能同时看住朱诚舞,我倒是想看看,她收到寿衣之后,今天晚上会发生什么事情。 就在我刚把真气从丹田之中提出来的时候,一个声音传进了我的耳朵里面: “十三,最近这些事情全部都是针对你的……。” 当我听到这个声音后,马上反应了过来,正是在那块儿墨黑色古玉里面的饕鬄在跟我讲话。 我先是四下一看,见屋子其他三人,没有反应,便判断的出,这饕鬄刚才渡我的话只有我自己一人能听到。 当我急匆匆把那块古玉从背包里面拿出来,再次去问饕鬄的时候,它却一句话都不说了…… “师兄,你对着那块儿玉佩自言自语的发什么疯?”这个时候,胖子放下手中的手机,不解地看着我问道。 “没什么……”我有些丧气的把那块儿玉佩再次放回了随身背包里面,同时心中暗自计猜测刚才饕鬄跟我说的那句话。这些事情全部都是针对我? 难道还真的是那具从古墓之中逃出来的女尸所为不成!想到这里,我心中腾的就蹿上来一股杀意,待我找到那具女尸,定要把她给打个魂飞魄散! …… 时间也就在这个时候一分一秒的过去,当我把“无极真气”第一式的修炼法门修炼完一遍后,刚想接着继续修炼,却敏锐的听到了在这个病房里面除了胖子打游戏的声音外,还有一种极为怪异的响动! 听到那股怪异的声音后,我忙把真气归于丹田之中,睁开双眼朝着病床上躺着的朱诚舞那边看了过去。 我这一看,当时心中便是一紧,接着就倒吸了一大口凉气,随之便感觉一股凉意从我的脚底一直涌到全身! 赵曼之前出去接了个电话,到现在还没有回来。此刻病房里面依旧静悄悄的,胖子依旧坐在椅子上面玩着手机游戏,朱诚舞依旧平静的躺在病床上面呼吸均匀的睡觉,但,唯一不同的是…… 躺在病床上面睡觉的朱诚舞身上,穿着的不是医院里面白色的病人服,而是一件寿衣!一件血红色的寿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