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二章 面具 - 活人禁忌

第五百五十二章 面具

现在的我已经分不清那个女孩儿她是谁了,她那清脆的笑声有点儿像是白若彤,也有点儿像是邱莎莎,但是我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这个笑声的主人,她笑的很真实,也很快乐…… 其实不管是白若彤,还是邱莎莎,或许她们活的都不快乐。 笑声并没有持续多久,便消失彻底消失,只剩下这一片片的雪花慢慢飘落。 走在我身旁的赵曼看着这些天空中不断飘落下来的雪花,有些好奇的对我说道: “今天还真是奇怪了,都快春天了,还下这么大的雪。” 我看着地上慢慢地累积起来的雪花,说道: “或许这个世界太脏了,连老天都看不下去了,想用这些干干净净的雪来洗净一切。” 赵曼听到我的话后,沉默了一会儿,接着说道: “脏的不是世界,是人心……。” 下山的路虽然远,但是好在下雪不冷,化雪冷,所以我身上虽然穿的淡薄,但依旧没有感觉到冷,但是却有些觉得力不从心,只想现在就躺在床上,好好的休息。 我真的累了,这样的累不止是身体上面的,同样还有心里面。 虽然这一次我们来赶尸派,除掉了那具女尸,把赶尸派这个以邪术到处害人的门派,连根拔起,但是我却把邱莎莎亲手杀死,知道真相后,我的心里面仿若从未有过的难受。 走下山,天已经彻底亮了起来,我和赵曼再次回到了之前我们所待的小旅馆,各自回房休息,约定今天下午再一起回去。 回到我自己的房间里面有,我累的甚至连澡都没有洗,衣服也没脱,先给我师父清风道长打了一个电话过去,想问问我父母那边怎么样了。 在电话里面得知他们俩人都没事之后,我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放下了心,把手机丢在一旁,直接躺在了床上。现在的我很困,很累,想睡觉,却一直都睡不着。邱莎莎的死,就好似一根刺,时时刻刻都在折磨着我。 让我寝食难安。 就在我心烦意乱的时候,房门突然被人给敲响了。 听到敲门声后,我躺在床上都懒得下去开门,朝着门口那边有气无力的喊道: “直接进来就行,门没锁……” 随之房门被打开,赵曼手里拿着一个小药箱走了进来,看着我说道: “我刚刚问这里的老板那借了一个药箱,你身上的伤口都还没有处理,如果不及时消毒止血的话,绝对会感染,我先帮你把伤口上药。”赵曼说着拿着手中的药箱朝着躺在床上的我走了过去。 听到赵曼的话后,我点了点头,刚要从床上坐起来,赵曼忙开口拦住了我: “十三,你不用起来,躺在床上我帮你上药容易一点儿。” “赵曼姐,谢谢你了啊。”我开口谢道。 赵曼一笑: “不客气,十三,你先你身上的衣服先脱了,屋子里面有暖气,冻不着你。” …… 等赵曼帮我身上的伤口上好药之后,她便走了出去,房间里面又剩下了我自己一个人。 我躺在床上,双眼发直的盯着天花板,心中始终都无法平静…… 就这样,我在充满自责和后悔和情绪里面昏睡了过去。在梦中,我梦到了邱莎莎,她笑着朝着我走来过来。 犹如我第一次遇见她,她笑的很开心,我看得出,这种笑绝对是发自内心的笑。 她走到我身旁,笑着对我说:谢谢。 我问她:到底是谁在幕后一直逼迫着她做这些她不喜欢做的事情? 邱莎莎却对我摇了摇头,我看她的表情,她并不想把那个人的身份和名字告诉我。她只对我说:十三,你以后一定要好好的活着,不要轻易去相信任何人说的任何话,这个世界上的人,心是黑的。 她给我留下这句话后,身子慢慢淡去,直至彻底消失。 看着邱莎莎消失后,我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也就在这个时候,赵曼推门走了进来,她看到我坐在床上后,有些疑惑地对我问道: “十三,你起来了?我刚刚敲门你怎么不说话?” 我坐在床上,喘着粗气,缓了一会儿后,才对赵曼说道: “赵曼姐,我刚刚睡着了没听到,现在刚刚起来。” 赵曼哦了一声,接着对我说道: “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了?要是没事的话,咱们今天晚上就往回走。” “没事了,我马上就穿衣服下床。”我说道。 “那我去外面等你。”赵曼说着走了出去,替我轻轻地关上了房门。 穿衣下床,收拾好随身带着的东西,我便走了出去,和赵曼一起朝着旅店外面走去。 出了这个旅店,我发现外面的雪花虽然比之前小了不少,但是依旧没有停下来,地上已经累积了厚厚的一层白色,踩在上面,发出“吱咯吱咯”的声响。 我俩上车之后,赵曼发动车子,打开了空调,一直到把车窗玻璃上面的冰霜吹化之后,这才把车子倒了出来,朝着回去的路,快速开去。 在车上,赵曼打开了收音机,一首《机器铃砍菜刀》传了出来,歌曲里面的歌词瞬间就把我整个人都听的沉浸了进去: “你有多久没对着自己的眼睛好好认个错,那么接下来让咱们一起对号入座:有多少人为了今天寄生给了欺骗,有多少人欺骗只为换取一丝尊严,有多少人为了尊严却活在别人的胯下,有多少人活在胯下只为养活他一家,有多少人为了一家老小四海为家,又有多少人漂泊日夜思念朋友和爸妈,有多少人指手画脚的给别人讲着道理,有多少人讲完道理自己却不讲道义。 有多少人纹着道义,却出卖自己的兄弟,有多少人付出总是很难得到回报,有多少人面对镜子留着眼泪微笑,有多少人笑着在暴雨中疯狂奔跑,有多少人为了名利戴上了冰凉哩手铐,有多少人为了苟活背叛了最初的理想,但坚持了理想的却又混不到车房,有多少人为了车房要还一辈子外账他还了外账也是拆了东墙补上了西墙,有多少人的婚姻没有出现过裂缝,嘴上骂着小三自己却破坏别人的家庭,有多少人的亲朋好友被钱给逼疯,他却无动于衷的在夜总会里晃着筛盅,有多少的通讯设备安装了无数的功能,但总是和最亲最近的人无法沟通,有多少人多少事其实我们都懂,但懂的太多最后智商却变成了狗熊……” 听着这首歌,不知道为何,我却跟着哼唱了起来。 赵曼听到后,转过头有些惊讶地看着我问道: “十三,我认识你这么久以来,还是第一次听到你唱歌。” 我停下了哼唱,对赵曼问道: “赵曼姐,你不觉得这首歌曲里面的歌词说的很好吗?” 赵曼把前窗的雨刷打开后,看着前面的路叹了口气,对我说道: “这个社会,的确是很残酷,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一张面具,每个人都活得很虚伪,每个人都很累,但每个人却乐此不疲,不过十三,你要知道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我问道。 “社会是黑暗的也是美好的,我们可以积极的面对。每个人都带着一张面具,但总有一个人的存在是为了让另一个摘下面具,那样才可以解脱,比如你让邱莎莎摘下来一直带着的那张让她始终都不快乐的面具,她虽然死了,但是她在临死之前,一定是快乐的。世界也唯有这样产生彼此依靠,所以社会的黑暗和美好是结合在一起的,没有黑暗,怎么衬托美好呢?”赵曼说着,把车速减缓,因为在这一刻,雪花,又下大了…… 听到赵曼的话后,我不禁沉思,我把邱莎莎脸上的面具摘了下来,谁会把我脸上的面具摘下来? 安如霜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