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五章 女人上坟 - 活人禁忌

第五百二十五章 女人上坟

当然,去那个黄河里面‘阴阳岛’的时候,我还有一件事情要去做,或者说要去承担,即便我会为这件事情付出生命,我也毫无怨言。 那就是回到龙虎宗,去找宗主主动认罪,把她女儿邱莎莎是我亲手杀死的事实说出来。 从邱莎莎的口中,我已经得知她的父亲早已离开人世,所以目前龙虎宗的宗主,一定是个女人,也就是邱莎莎的母亲。 在这个世界上,只要是个正常人,没有任何一个父母不疼爱自己的亲生骨肉,所以我必须要去承担杀人这个责任。 胖子开着车子一路带着我直接出了东店市区,朝着乡下开去。 当天傍晚,胖子便带着我回到了这个我从小长大的村子,看到村子里面依旧是原来那副模样,我心里面不禁多出了一种异样的情绪。 我直接让胖子开车驶出了村子,朝着村后面的墓地开去。 到了墓地后,胖子把车子停在一旁,下车之后,我从车子后备箱里面拿出了事先在街旁买好的纸钱和金元宝,带着朝着墓地走去。 迎面一抹殷红色的夕阳照在这一片满是荒草的墓地上,暗红色的的天空浮动着大块大块的白色云朵,它们在夕阳的辉映下呈现出火焰一般的嫣红。 看到这一幕景色后,我突然发现那一朵朵被夕阳映红的云絮在空中飘动,就像置身于轻纱般的美梦似的,在这一瞬间,好像能让他会远离一切烦恼的事情……。 这时,胖子走到我身后,站在我身旁,跟着我一起看着那西边天际的夕阳,感叹了一句: “唉!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听到胖子的感叹后,我笑了笑,并没有说话,拿着手中的纸钱,朝着我爷爷奶奶的墓地走了过去。 今天是十四,在我们这个地方,每个月的初一和十五,都适合祭奠逝去的先人。 我爷爷和奶奶的坟头,算是在这片墓地的后面。等我和胖子走过去的时候,我突然发现还有一个人竟然坐在我爷爷奶奶的坟前烧着纸钱,从背影和长长的头发我能判断出来,这个人是一个女人。 而且从穿着上面判断,她绝对是一个年轻的女人。 看到这里,我当下就有些茫然了,她到底是谁?为什么坐在我爷爷奶奶的坟前,给他们烧纸? 带着这份好奇我走了过去,那个女孩儿同样听到了在她身后有人走动声音,忙转过头,朝着我和胖子这边看了过来。 当她看到来人是我和胖子的适合,她一下子就愣住了。 而我看清那个女孩儿的面孔后,同样也傻眼了,因为这个女孩儿她不是别人,正是许久未见方子燕! 她怎么会突然来这里,给我爷爷和奶奶烧纸? “十三,你……你怎么来了?”方子燕看到是我后,脸上带着吃惊和惊异。 我看着方子燕,短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过了一会儿后,我才开口说道: “问这句话的人应该是我吧,你怎么会来给我爷爷奶奶上坟烧纸?”我看着方子燕狐疑的问道。 方子燕听到我这句话后,低头沉默了一会儿,才对我说道: “十三,我虽然嘴上说要忘记你,但是我却无法欺骗我自己,一直到现在,我都不能和你在一起,或许你不知道,我方子燕长这么大,从来都没有像追你这样去追一个人,你永远都无法体会我的心情,但是我真的爱你,所以哪怕我不能和你在一起,我想代替你做一些事情,只要是为了你的事情,我做起来,就会开心……”方子燕双眼看着我说道,眼神之中不带有一丝一厘的做作。 我听到她刚刚对我说的这些话之后,心里面再一次的涌起了一种愧疚之意。 “我说方大校花,你这样说就不对了,俗话说的好,两条腿的蛤蟆不好找,这三条腿的男人,不便地跑吗?你长得这么漂亮,何愁找不到高富帅?”这时,胖子走到我身旁,看着方子燕说道。 “是两条腿的人……”我提醒了胖子一句。 “不管几条腿的人,就凭着方大校花她身上的这些硬性条件,甭说两条腿、三条腿的男人,就是十条腿,二十条腿的男人,她也能找到到。师兄你自己说心里话,我说的对不起?”胖子看着说着,从口袋里面掏出了一根烟点上。 我还没说话,方子燕倒是被胖子刚才说的话给逗笑了,她看着胖子说道: “胖子,你嘴巴这么甜,为什么一直到现在都是单身?” 胖子听到方子燕的话后,无奈地耸了耸肩,叹息一声说道: “唉,这个看脸的社会,这个拼爹的社会,这个看谁能最不要脸的社会,胖爷我拼不起,也伤不起啊……” “胖子,行了啊,你别有事没事的整天抱怨社会,你咋不说你天天游手好闲,不务正业呢?”我看着胖子说道。 “师兄,你这话就说的不对了啊,我这哪是不务正业,胖爷我身为茅山派龙虎宗的一员,肩头抗住维护阴阳两界平和的重任,身上担着保护人民安全的责任,你这一句不务正业太伤人了啊,简直就是伤碎我这颗处处为着祖国人民未来操劳的心呐……” 得了,胖子又开始胡扯了,我也懒得搭理他,直接走到我爷爷奶奶的坟头前面,跪了下去,然后把袋子里面带着的纸钱、香烛、金元宝都拿了出来,放在坟头前面的地上,用打火机点燃,烧了起来。 看着坟前的火堆,我回想起了小时候和爷爷奶奶无忧无虑生活在一起的快乐。 只是这种快乐,永远都不会回来了,有时候我也再想,如果我从出生的那一天开始,命理就和常人一般无二的话,这一切的一切是不是都不会有?他们也不会早早的离我而去,这个世界上,也不会因为我的存在,死去了那么多的人…… 我在这种恍惚中,好似回到了一年前。但是现在却已经物是人非。我总是想回到过去的,但当我真正的扫开自己脑海记忆中尘埃的时候,我才会发现,我贪恋的,不过是某件事,某些人。 看着纸钱一点点儿的烧完之后,我跪在地上,给爷爷奶奶恭恭敬敬的各自磕了三个头。 此时,天也暗了下来,一阵冷风吹来,吹起了我前面地上的黑灰,在坟前旋转成了一个漩涡,好似是我爷爷奶奶的在天之灵,他们在告诉我,他们会一直陪在我的身旁。 有一种感情,即便是生与死的分别,都无法割断和遗忘的,因为它已经融入了我们的血肉里面,任凭沧海桑田,思念永无止境。 我就这么一直静静地跪在爷爷奶奶的墓前,思念着,回忆着。不知道过去了多久,直到我感觉到了背后有一只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面,胖子的声音随之传来: “师兄,天黑了,咱们该走了。” 从地上站起来,我最后看了一眼爷爷奶奶的坟头,整理好情绪,便对站在一旁一直陪着我们的方子燕说道: “天黑了,我和胖子送你回家吧。” “我……我自己骑自行车来的。”方子燕看着我说道。 “没关系,我给你绑在车后面,一起带着,你先上车等着,我这就去拿绳子给你把车子绑上去。”胖子说着便朝他车那边跑了过去。 看着胖子的背影,我突然回过头,双眼紧紧地盯着身旁的方子燕开口说道: “方子燕,你跟我说实话,为什么你自己来这里给我爷爷奶奶上坟烧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