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三章 到达黄河口 - 活人禁忌

第五百三十三章 到达黄河口

在一旁开车的胖子,听到我和赵曼俩人的对话后,忙开口对我问道: “我说师兄,你俩在说什么呢?什么真的假的?” 我看着胖子那副着急的表情,便把手上这几页关于记载那‘阴阳岛’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又跟胖子讲了一遍。 胖子听我讲完之后,对我和赵曼说道: “你们别说,这事儿还真不一定,咱之前遇到了多少说不清,道不明的事情,指不定还就是真事。” 赵曼听到胖子的话后,接着他的话茬说道: “咱先不管上面记载的那件事情是真是假,我们现在最重要的是找个加油站,先把油箱给加满。” 听到赵曼这句话后,胖子才下意识的朝着油表一看,发现车子油箱里面的汽油剩的还真不多了。就近找了一个加油站,给车子加满油之后,胖子再次开车上路。 在路上,我再次朝着手中的这几张泛黄的纸张上面仔细查看了过去,发现这几张纸都是记载那个关于渔民遇到‘阴阳岛’的事情,根本就没有写这个‘阴阳岛’的具体所在位置。 既然这上面没有写‘阴阳岛’它黄河的位置,那么赵曼她又是为何知道‘阴阳岛’在垦利县黄的河口镇附近呢? 想到这里,我不禁有些疑惑,难不成说,赵曼还有别的什么事情,在心里面瞒着我和胖子,一直都没有跟我俩说出来? 我是个直性子,有话喜欢直说,根本就压不住,心里想着,便马上回过头,看着坐在车子后面的赵曼问道: “赵曼姐,我发现这几张纸上面都没有任何关于‘阴阳岛’所在位置的记录,你又是从哪里判断出这‘阴阳岛’就在垦利县的黄河口镇呢?” 坐在后座的赵曼听到我突然问她的话后,先是楞了一下,然后才看着我说道: “我……我之前在那本《解放前的黄河之怪事异闻录》上面看到的,其中关于记载‘阴阳岛’具体所在位置的那一页,我并没有撕下来,你难道没有看到?”赵曼看着我反问道。 听到这里,我才想了起来,之前我翻到有关于记录‘阴阳岛’的这几页后,看到被人给撕掉,根本就没有仔细去看,所以也就没有在意。 “原来是这样,我倒还真没注意。”我点了点头,接着又对赵曼问道: “对了赵曼姐,你也了解我,我是个有话藏不住的人,有件事其实我一直都想问你。” “问吧,但是我不保证都回答你。”赵曼看着我说道。 “我师兄想问你有没有男朋友!”这个时候,一直在开车的胖子,突然插了一嘴,让他这一句话顿时就弄的车子里面气氛尴尬。这个死不要脸的胖子,他自己想问就自己问呗,特么的拿着我当挡箭牌,这孙子太不地道! 此时的赵曼听到胖子刚才的那句话后,脸色微微有了变化,接着就把目光转移到了车窗之外,嘴上却是不拘小节的大方说道: “很抱歉,这个问题我拒绝回答。” “胖子,你特么少插一句嘴能死不?!”我看着胖子喊道。 胖子嘿嘿一笑道: “开个玩笑,我开个玩笑,你们继续……” “赵曼姐,其实我一直都想问你,你非要跟着我和胖子一起去寻找那个黄河里面的‘阴阳岛’,到底是为了什么?”我看着赵曼问道,这件事情一直压在我心头,现在的我因为邱莎莎的原因,整个人变得越来越敏感了起来,越想就越觉得赵曼跟着我和胖子一起去那‘阴阳岛’肯定有她自己的目的。 我并不反感她有自己的私心和目的,我反感的是,被人欺骗。我真的是被骗怕了。 赵曼双眼盯着我看了一会儿后,这才开口说道: “十三,你在怀疑我会和邱莎莎一样,突然跟你们反目成仇,亦或者是我背后也有一个人在强迫着我必须要跟你们一起去?” “那倒不是,我就是有些想不通,你为什么非得跟着我和胖子去不成。”我说道。其实赵曼若是被人所逼,这点儿我倒也不信,这个女人的性子太烈,就凭着她那死都不服软的倔脾气,谁还能逼迫她? 不对!虽然我和邱莎莎她认识的时间并不算太久,但是她的性格我也多少了解一些,她的性子倒是和赵曼有些相似,并不是有人想逼迫她就能逼迫的了的。邱莎莎在死的时候,分明是笑着的,是开心的,是解脱的。也就是说她并不怕死,一个人若是连死都不怕,那么还有什么事情能逼迫到她? 亲人!也只有亲人才能够逼迫到像邱莎莎和赵曼这种性格的女人。 但凡是有情有义之人,宁愿选择自己去死,也不愿意看到跟自己血浓于水的亲人受到任何伤害,难不成说,那个在幕后一直逼迫邱莎莎的人,一直拿着她的亲人当做筹码,从而一直把邱莎莎当成一个木偶随心所欲的操控着。 “十三,你若是实在不想让我跟着你们,或者一直怀疑我的话,那么我就自己回去。”赵曼看着我说道,此刻她那倔强的性子又上来了。 看到赵曼生气,我连忙道歉,一边对赵曼道歉,我心中一边再想:‘唉!自己现在怎么变得越来越敏感和多疑了,看来一个人的经历,的确能改变一个人。’ 之前赵曼和刀疤脸又不是没有帮过我和胖子,他们从来都没有求过什么回报,把我当成了好朋友的来对待,我却在这个时候,怀疑起了赵曼,暗骂自己真不是个东西。 “赵曼姐,喝点水,消消气。”我说着从车子上面拿出了一瓶矿泉水,递给了赵曼。 赵曼伸出手,一把夺了过去,气呼呼的拧开盖子,连着喝了好几口,又拧上盖子,用力扔给了我,看来她对我质疑她这件事情,依旧很生气。 这也不能怪她,让人怀疑的确很难受,虽然我道了歉,但是心里依旧不太舒服。 …… 车子就这样朝着垦利县的黄河口镇开去,东店市距离那垦利县可不算近,少说也得有几百里的路程。 幸好路上胖子和赵曼两人轮回开车,当天晚上十点多,我们就到达了垦利县。 当天晚上我们三人在垦利县找了一个旅店后,便住了进去。 一夜无事,第二天一早,我们再次从垦利县动身前往东面的黄河口镇。 不到两个小时,我们就到达了黄河口镇,在附近找了一些上了年纪的村民口中打听了一圈儿,依旧没有打听到任何关于‘阴阳岛’的传说。 这不免让我感觉到有些丧气,身旁的赵曼见此,对我打气道: “没关系,就算我们打听不到,现在也知道了那个‘阴阳岛’就在黄河口附近的黄河河道里面,所以实在不行,我们就雇一艘渔船,下河去找,地方就这么大,只要我们不放弃,总有找到的时候。” 听到赵曼的话后,我觉得她说的有道理,忙打起精神来,继续寻找路人村民打听。 好在皇天不负有心人,在我们问到第n个老人时候,其中一个抽着旱烟的老大爷眯着眼看看着我们三个开口说道: “嫩们要去找那个‘阴阳岛’?那里可去不得哩,嫩们还是早点儿拉倒哪来的回哪去吧。” 听到那个老大爷的话后,赵曼上前一步,看着那个老大爷问道: “老大爷,我们肯定不去,就是好奇这个‘阴阳岛’的故事,想跟你打听打听,那个‘阴阳岛’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岛屿,又曾经出现在哪?” 老大爷听到赵曼的话后,先是吧唧吧唧的抽了两口旱烟,吐出了烟圈儿之后,这才看着赵曼说道: “闺女,不是俺吓唬嫩们,那个‘阴阳岛’就出现在俺们这个村后的河道里面,十年前还有人看到过哩,但是木有人敢上去,现在嘛,不好说了,那个怪岛很久都没出现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