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三章 水怪 - 活人禁忌

第五百四十三章 水怪

看到王阿成跪在船头上面,一个劲的对着前面磕头,胖子狐疑地看了我一眼,然后问道: “师兄,这……这怎么一回事?那王阿成跪在那里干什么?” “他八成是在祭拜“河神”。”赵曼看着王阿成对胖子解释道。 胖子听到赵曼的这句话后,故作镇静的笑着说道: “这黄河里面哪有什么河神,我看有水怪倒还说的过去。”胖子一边说着,一边扶着船头扶手,朝着王阿成那边走了过去。 还没等胖子走到王阿成的身上,又是一声巨响传来,渔船再次剧烈的晃动了起来。 看来王阿成给那个“河神”的猪头,人家并不买账。 此刻,跪在船头上面的王阿成早已吓得脸上发白,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只得继续跪在那里,不断地磕头。 趁着船身稍微稳固了一些,我则是朝着船头那边走了过去。 在靠近船头的时候,我朝着船下面浑浊的河水里面仔细看了下去,突然,我在黄河里面看到了一道黑漆漆的影子。粗略一扫,这条巨大的黑色影子,藏在河水下面,时隐时现,最起码能有七八米长短! 这个发现,不禁让我倒吸了一大口凉气,因为王阿成父子俩的这艘渔船,也不过十多米长,那禁得住这么大的一个大家伙来回的撞?!再这么让河里面的那个东西来几下的话,这艘渔船指定得散架。 “十三,你看到了没有?这河水底下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此时赵曼朝着我这边跑了过来,看着我问道。 “我也没有看清,就看到一道黑色的影子,最起码能有七八米长。”我如实对赵曼说道。 赵曼她听到我的话后,也是深吸了一口气,就在我们思索对策的时候,我突然看到,一旁的那四个光头流氓,朝着杨书记他们俩人那边走了过去。 那六个人凑在一起,不知道在嘀咕什么。看到这一幕,我什么都明白了过来,我说怎么这么巧,原来杨书记和那些光头流氓都是一伙的,他们早就认识,狼狈为奸。 随着他们的谈话完毕,那四个光头流氓不约而同的一起朝着躲在船侧的那几个妇人走了过去。 “把那个孩子交出来!!”依旧是那个脸上纹着一条蝎子的光头冲着其中那个抱着孩子的妇女大声喊道。 “你……你们想干什么?!要我孩子的干什么?!”那个妇女显然被这几个身强体壮的光头流氓给吓得不轻,紧紧地抱着了在她自己怀中哭泣的孩子,语气有些颤抖地问道。 “大姐啊,不是我们不讲道理,而是你怀里面的那个孩子冲了河神,我们也都看到了,你刚才抱着孩子往河里面撒尿,这一下子激怒了河神,要是我们不把你的孩子现在给扔下去,恐怕我们这整艘船上面的人,都得跟着你的孩子陪葬!”这个时候,叫文哥的流氓开口说道。 听到那个叫文哥的话后,我不禁有些愕然,这都什么年代了,在这个偏僻落后的地方,居然还有这么一件封建迷信的事情发生在我的面前。 那可是一条人命啊。看来这几个流氓的文化水平,也没多高。 妇女听到他们的话后,把怀中的孩子抱的更紧了,开口说道: “我不给,你们少胡说八道,就算是杀了我,我也不把我的孩子丢到河里面去!”这孩子可是她的心头肉,怎么可能舍得。 “不给是吧?!好好跟你说话你特么听不进去,敬酒不吃吃罚酒!!”除去那个叫文哥的之外,另外三个光头同时朝着那个妇女走了过去,想从她的怀里面把那个嗷嗷大哭的孩子直接抢过来。 “求求你们,我求求你们放过我的孩子,我跳下去,只有你们留着我的孩子,我跳下去行不行?”那个妇女此刻带着哭腔苦苦哀求道,同时眼神也朝着她身旁的同伴求助。 可是到了现在这个时候,谁还会多管闲事,那几个和她一同的妇人,个个都装作没有看到。其实她们一个是害怕那几个光头流氓。再一个便是她们心中也在想,在河水发生这种事情,是不是真的和那个小孩有关。 关于到自己的生死,人都开始变得自私,冷血了起来,这便是每个人性深处隐藏的弱点,我自己同样也有。 在我身旁的赵曼看到这里,站不住了,刚想走过去帮那个抱着孩子妇女的忙,船身再次剧烈晃动,而这一次却比之前几次都强烈的多,伴随着船身倾斜,甚至还激起了一层水花。 在此时,那几个光头流氓更是着急了起来,直接用脚朝着那个妇女脸上就狠狠地踹了过去。 我见赵曼和胖子同时动身朝着那边走去,准备去帮那个带着孩子妇女的忙,我则依旧站在船头上面,死死地盯着这黄河的河水。 那四个光头流氓,赵曼自己放倒他们也绰绰有余,根本用不到我过去动手,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要找到我们这艘渔船附近的那个巨大的水中生物。 只有找到它,把它给打跑,我们才有活下去的机会,否则这么拖下去,只有死路一条。 忽然,我看到在渔船的左侧,有一条巨大的黑色影子正在朝着我这边缓缓地游来。 我见此,当机立断,直接把丹田里面的“无极真气”快速提了出来,聚集在右手之上,朝着那道黑色的影子直接挥出一掌。 淡紫色的真气顿时便从我的右掌上面飞了出去,直接打在了那个黑影的身上。 那个黑影被出体的“无极真气”击中之后,庞大的身躯一颤,河水上面顿时就泛起了一层波纹,接着它便快速朝着水底下沉了下去。 看到这里,我并没有放松警惕,依旧站在船头上面四下看着,等了许久,没有再看到那条巨大的黑影出现,我当下松了一口气,慢慢地把聚集在双手上的真气收了回去。 转头朝着赵曼和胖子那边看了过去,却是吃了一惊! 因为他们俩人居然被人给那四个光头给用手枪顶在了脑袋上面,暂时制住了。 其中赵曼的双手紧紧地抱着之前妇女怀里的那个孩子,看来她是从那几个光头手里抢过来的,因为孩子的缘故,她抽不出手来拔枪,所以和胖子一起被那几个光头流氓给抢了先机。 看着那几个光头手上的手枪,我心中生疑,这几个光头流氓到底是什么来路,怎么人人带上都带着枪?难怪他们之前居然敢肆无忌惮的在这艘船上要抢那个孩子扔下去。估计这几个流氓的后面有台子。 看到这里,我再一次的把刚刚压在身体里面的真气提了出来,聚集在了双手之上,做好随时动手的准备。 “小娘们儿,把那个孩子扔下河里面去,要不老子一枪崩了你信不?!”其中一个光头用手中的手枪顶在了赵曼的脑袋上面,恶狠狠地说道。 赵曼一句话不说,反而更加用力的抱紧怀中一直在哭泣的小孩儿,用实际行动证明了她自己的选择。 “艹你!找死!!”那个光头流氓说着就要开枪。 我见此,忙朝着那个光头流氓就挥出了一掌,紫色的真气顿时从我掌中飞出,瞬间就打在了那个光头流氓的身上,他甚至都没来得及惨叫一声,便直接被我刚才那一下子给打下了渔船,摔入了黄河里面。 剩下的那两个持枪的光头流氓一愣神,赵曼和胖子见这正是一个机会,快速动手,胖子先猛地扑倒一个,赵曼同时腾出左手,从大腿上面抽出了一把手枪,顶在了另外一个光头的脑袋上面。 “砰!!”一声枪声响起,我同时感觉左臂一热,接着一股钻心的疼痛便从左臂上面传了过来,我转头一看,看到自己的左胳膊上面中了一枪,血正一个劲的往外流。 我抬头朝着前面看去,正是那个叫文哥的用手枪指着我,他看也不看赵曼一眼,语气冰冷地说道: “不想让他死,就马上把你怀里的孩子给老子扔河里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