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四章 置之死地而后生 - 活人禁忌

第五百五十四章 置之死地而后生

站在对面那颗树上的邱莎莎听到我的话后,微微一笑,脚下借力一点,婀娜的身形快速一动,朝着在我头顶之上的那条巨蟒就冲了上去。 本来那条巨大的蟒蛇就已经做好的充分的准备,它看到邱莎莎朝着自己冲过来的时候,巨大的脑袋先是往后一屈聚力,接着如闪电一般朝着半空之中的邱莎莎就咬了过去。 邱莎莎她人虽在半空之中,见那蟒蛇来势凶猛,快速左手轻轻一挥,然后从袖子里面射出了一条绳索,钩在了树枝之上,她借着那条绳索身子猛地朝着上面蹿去,躲避开了那条蟒蛇的攻击。 于此同时,她接着一个纵身,朝着我们这边掠了过来。 她的身躯落在我头顶之上的树枝上面,马上便用手中的毛笔朝着我的身上就划了过来,尖锐的笔尖扫过,缠绕在我身上的那些藤蔓便被斩断成了两截。 恢复自由之后,我先对邱莎莎道了一声谢,然后忙从随身背包里面掏出了烛龙九凤握在了手中,同时警惕的朝着不远处的那条蟒蛇看了过去。 此刻那条蟒蛇早已暴怒,盘在原地,吐着鲜红的舌信子,巨大的双目之中,满是恶毒之色。 一直到了现在,我才看清楚在这条蟒蛇背上的体表花纹竟然异常的好看,对称排列成云豹状的大片花斑,斑边周围有黑色或白色斑点。 体鳞光滑,面呈灰褐色,体后部的斑块很不规则。 它的头小呈黑色,眼背及眼下有一黑斑,喉下黄白色,腹鳞无明显分化,尾长而粗,很显然这条蟒蛇它绝对是一个变异的物种,具有很强的缠绕性和攻击性。 此时它也在静静地观察着我,似乎在寻找动口的机会。 “十三,你先对付那条蟒蛇,我去帮他们脱困。”邱莎莎把这条蟒蛇丢给我之后,接着朝着胖子那边跑了过去。 面对这条能有十多个我大小的蟒蛇,我即便是我有真气阳气相助,也实在是有些胆怯,深吸了一口气,接着把丹田里面的阳气提了出来,脚下借力一动,朝着前面的那条蟒蛇就掠了过去。 现在这个局面,敌明我明,最好的办法就是先下手为强,绝对不能让它给抢了先机。 那条蟒蛇见我朝它冲过来,张开大嘴,迎着我的身子就咬了过来。 我见此,抽身躲避,同时绕过了它的攻击范围,然后纵身一跃,近到这条蟒蛇巨大的身躯旁边,聚集阳气,挥动手中的烛龙九凤就狠狠地刺了下去。 匕首随之就刺进了这条蟒蛇的身子里面,它整具蛇躯猛地一颤,接着快速扭动了起来,一股巨大的力量随之把我给带倒在地,手中紧握的匕首也随之脱手而出。 还没等我从地上站起来,那条蟒蛇的蛇躯已经朝着我身上缠绕了过来。 我刚要动身躲避,但却已经来不及了,双脚已经被蟒蛇的身躯给死死缠绕住,到了现在这个时候,我也顾不得要什么面子了,躺在地上忙朝着邱莎莎那边开口大声喊道: “邱莎莎,别看热闹了,快来帮忙!!” 邱莎莎听到我的话后,反倒不着不急地对我说道: “十三,你要是连一条普通的蟒蛇都解决不了,活着还不如死了呢。” 果然,这最毒妇人心。 到了现在,我只能靠自己,趁着现在自己的双手还能动,我忙聚集真气于左手,朝着那条蛇躯的身上猛地挥出了一掌,紫色的真气瞬间出体,打在了那条蟒蛇的身上。 一个巴掌大小的血洞,顿时出现在了这条蟒蛇的身上,而它被我这一掌打到之后,缠绕在我身上的蛇躯缠的更紧更快了,它现在完全是豁出去了,只想跟我拼个鱼死网破。 我见即便再动用真气继续攻击它,虽然能重创于它,但是短时间之内根本就杀不死它,而它占有绝对的主动权,随时都能要了我的命。 这种紧急的情况之下,我急中生智,忙从随身背包里面抽出了阎王给我的那把刈冥剑握住,背部紧帖地面,右手把刈冥剑死死握住,然后双手呈三角抱头。 我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蟒蛇吞食猎物一般是从头部开始的,而我现在双手呈三角形抱头,使头部显得很大,这条蟒蛇基本上就不会选择从我的头部开始吞食。 就在我刚刚做完这一系类动作之后,那条蟒蛇的头已经来到了我的身子上面,它开始在我身边不断游走,然后试着从各个方向准备把我给直接吞食到肚子里面。 也就在同时,刚刚被邱莎莎做救的赵曼和胖子想冲上来帮忙,却被邱莎莎给拦了下来。 我躺在地上看到这一幕后,心道这妞一定是在报复我捅她的那一刀子!这也太记仇了。 用眼角的余光看着这条不停在我身旁游走的蟒蛇,我努力控制好自己的情绪,让自己狂跳的心脏慢慢变缓。 果然,这条蟒蛇围着我身子游走了一圈儿后,都下不去口,便再次回到了我的双腿前面,张开血盆大嘴,一下子就咬住了我双脚,一股巨大压力从双脚之上传来,我微微抬起头一看,这条蟒蛇已经开始从我的腿部吞一点一点的吞了下去。 我长出了一口气,努力提醒自己这个时候千万不能害怕,更不能动,我这么做的目的,就是要让它从我的两条小腿开始吞食我。 吞吧,虽然样子看起来很吓人,但我的双腿之上除去压迫的感觉外,并没有任何的痛苦。我就这么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没有挣扎,静静地等着它慢慢地吞到了我的膝盖处。 差不多了……只要它再往里吞一次,只要在往里吞一次,我就能要了它的命! 蟒蛇身上的肌肉快速往里一收缩,又是把我的身子吞进去一口,现在这个时候,正是机会。 我迅速从地上坐起来,用右手的匕首顺着这条蟒蛇的嘴巴边缘狠狠地就划了下去,这一刀子我是用足了力气,蟒蛇的嘴巴被我这一道直接就划开了一条十多公分的口子,我见一击奏效,再次出手,直接把这条蟒蛇顺着嘴巴一直割到了我的脚底板。 看着这条直接被我给割开的蟒蛇,我慢慢地把双手从它那已经呈两半的身躯里面抽了回来,它已经奄奄一息,我喘着粗气儿找到了这条蟒蛇的七寸所在,狠狠地再次用手中的刈冥剑刺了下去,把它给彻底人道解决。 它虽然生性凶猛,主动攻击我们,但这一切都是为了生存而已,填饱肚子而已,所以我根本也完全没有必要让它继续这么半死不活的受罪,直接快速出手解决。 看到这条蟒蛇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后,我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一下子瘫坐在了地上。 刚才的经历简直让我刻骨铭心,我从未想到自己也有一天,差点儿被这条蟒蛇给活吞进肚子里面。 也亏着我之前在电视上看过一个求生节目,刚才我所用的那一招便是求生节目的一个特种兵主持人所教,当时我也就记了下来,没想到关键时刻,却是救了我一命。 刚才那么做的确是野外单独一人遇到蟒蛇攻击的时候,唯一能活下来的求生手段,因为等到它吞到膝盖以上,大腿以下的位置时,蟒蛇它吞到人大腿的时候下颌关节也就处于脱离状态了,没有丝毫的咬合力,只要人一坐起来,它便只有挨刀子的份。 “十三,你没事吧?”赵曼看着刚才那惊心动魄的一幕,快步跑到我的身旁,拍着自己高耸的胸脯看着我问道。 我现在只感觉口干舌燥,摇了摇头并没有说话。 “师兄,我之前还真没看出来啊,你有两下子啊,那一招先置之死地而后生是跟谁学的?”胖子跟在赵曼的身后也朝着我这边跑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