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九章 人性的背后 - 活人禁忌

第五百六十九章 人性的背后

“胖子,还不快点儿跟赵曼姐道个歉。”我看着胖子说道,其实我自己里面也发虚的慌,真要道歉的话,我肯定得第一个道歉,但看到赵曼刚才发火的样子,我要是说出实话,她指定能跟我和胖子俩豁出去。 胖子听到我的话后,应付一样的给赵曼道了个歉,然后嘴上还不忘低声嘀咕一句: “这到底怎么回事,刚才挺热情的啊……”胖子他到这会儿,还没反应过来。 看到胖子那一脸迷糊样,我便走了过去,站在他身旁对他把刚才发生的事情,以及这两棵怪树的事情跟他讲了一遍。 胖子认真的听我说完,满脸吃惊,先是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在我身后的那两棵一黑一白的怪树,半信半疑的问道: “师兄,你刚才说的都是真的?胖爷我特么刚才把一棵树给干了?!还让大长腿看到了,这下真的没法继续活下去了……” 我点头: “我有必要骗你吗?!”不过胖子这句话说的的确不好听,什么叫把一棵树给干了…… “卧槽,那你怎么不早点叫醒我?”胖子看着我问道。这小子到了这个时候,反倒怪到了我的头上。 “我踹了你不知道多少脚了,你自己不醒还怨我了?”我看着胖子苦笑着说道。 “完了,完了,这下是真的完了,你说这件事情之后,赵曼她会不会很讨厌我?”胖子看着我担忧地问道。 我摇头: “女人心,海底针。我怎么可能知道,行了我得先看看这两棵怪树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说着便转身朝着那两棵树走了过去。 此时的赵曼和邱莎莎她们俩人也同样站在这棵树下,仔细的查看着什么。 “赵曼姐,邱莎莎,你们发现什么了吗?”从邱莎莎和赵曼能安然的靠近着两棵树来判断,它们身上所散发出来的香气,好像对女人并没有用。 “杨书记和这个流氓的尸体为什么会在这两棵树上面,这两棵树到底是什么树?”赵曼转过头来,看着我问道。 我苦笑着耸了耸肩,说道: “我也想知道……对了,那个叫文哥的光头呢,我怎么没有看到他跟着你们一起过来。”到现在我才发现少了一个人。 邱莎莎看着我语气冷冷地说道: “我让他留在原地等我们,看到那种人跟在我身后就不舒服。” “你就不怕他跑了?”我看着邱莎莎问道。这个文哥,饕鬄曾经多次跟我说过,要留着他的性命,饕鬄既然让我这么做,就肯定有他的理由,所以我才担心文哥会突然逃走。 “跑了就跑了,怎么了十三,你对一个混混流氓这么上心干什么?莫非你喜欢同性?”不知为何,这邱莎莎自从上次被我给捅了一刀后,事事都针对我,动不动就跟我对着干。 果然这多数的女人,都是很记仇的生物。 “行了,行了,你们两个都少说两句,我个人认为这两棵一黑一白的怪树便是这个‘阴阳岛’的主要所在,甚至可以说,这两棵树便是构成‘阴阳岛’存在的脉门。”赵曼在这时打断了我和邱莎莎之间的争吵。 “赵曼姐,你是怎么知道的?”我看着赵曼有些狐疑的问道,之前我猜测她肯定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们,现在看来还真的是,赵曼肯定对这个‘阴阳岛’上面的了解比我们要多。 而之前她给我和胖子看的那本《解放前的黄河之怪事异闻录》书上所撕掉的内容,一定让她自己私藏起来一些,并没有全部给我和胖子看。 虽然我也不想这是真的,但是目前看来,赵曼的确有事情一直隐瞒着我们,她之所以跟着我和胖子来这个‘阴阳岛’上面,也并非全部都是为了帮我寻找‘阴阳草’,多数有自己的目的。 赵曼听到我的话后,面色有些尴尬,她用手挽起额头的乱发,以此来掩饰她脸上的尴尬,然后才看着我说道: “我、我也是猜的……,因为那‘阴阳岛’上面有阴阳两个字,而这两棵树正好符合,而且它们的身上有太多的秘密,所以我才这么想。” 听到赵曼的话后,我点了点头,然后看着这两棵树说道: “不管怎么样,这两棵能蛊惑人心的怪树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赵曼姐你背包里面有带固体燃料吗?我点把火先把它们给烧了再说。”我看着赵曼故意说出了这么一番话,其实最主要的目的便是试探她。 果然,赵曼听到我的话后,脸色变了变,轻咳了一声说道: “十三,你难道不先把这两棵树的来历调查清楚了??” 我摇头,看着赵曼说道: “我们这次来‘阴阳岛’其中的目的就只有一个:寻找‘阴阳草’,这两棵害人的怪树,还是先烧了的好,以免节外生枝。” 赵曼正要继续说话,却被一片邱莎莎的声音给打断了: “你们快过来看,这棵草它是不是你们想要寻找的那株‘阴阳草’?!” 听到邱莎莎这句话后,我心中一动,忙快步朝着她那边就跑了过去,跑近之后,顺着她手所指的地方低头一看,在一片长满白色花絮的草堆里面,正有一株黑白色相间的特殊草木。 它身上的黑白色叶子如鞘状一样互相抱着,基部有数枚鞘状的膜质鳞片,叶椭圆形或卵状披针形。 从整个外形来判断,正是我们一直都想要寻找的‘阴阳草’! 看到这株‘阴阳草’之后,我心中不免大喜,只有找到了它,那我就能带着它去阴间找阎王爷把如霜给待会阳间。我能不高兴吗? “先不要动它,我们就在这里等,等到晚上再把它给取出来。”我说着从随身背包里面拿出了一根红色的绳子,把这株长在草丛里面的‘阴阳草’给系了起来。 阎王爷曾经跟我说过,这‘阴阳草’取土的时间最好是午夜的12点整,只有这个时候把‘阴阳草’从土里面取出来,才能让它不腐不枯。 “谢谢你啊,邱莎莎。”我直起腰,看着身旁的邱莎莎开口谢道,刚才若不是她发现,这株藏在草丛里面的‘阴阳草’还真的很难发现。 邱莎莎哼了一声,算是答应,接着转身走了,好似她现在开始越来越不想跟我说话了。 看着邱莎莎走远的背影,我只得无奈地摇了摇头,招呼胖子就在此刻安营搭建帐篷,好好地看着这株‘阴阳草’,就差最后一步了,绝对不能有任何意外发生。 虽然饕鬄说过:天黑遮月莫留岛。但是为了‘阴阳草’,只能冒险了。 好在等在远处的文哥估计因为害怕一个人重回那充满毒虫蟒蛇的密林,一直等着我们,并没有逃走,这样便多了一个干活儿的苦力。 …… 我和胖子还有文哥忙完之后,天开始蒙蒙暗了起来,我们三人又在附近收集了一些干柴,在帐篷前面点起了一个篝火,叫着赵曼和邱莎莎盘坐在一起吃起了压缩罐头。 至于那两棵黑白怪树,我开始是想一把火把它们都给烧死,以绝后患,但赵曼却用各种理由不让我动手,最后连邱莎莎也忙她说话,而胖子保持中立,我只得少数服从多数,妥协了下来。 但是我心里面却一直都弄不明白,赵曼为什么一定要留着这两棵黑白色的怪树?她又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们? 我咽下一块儿压缩饼干,朝着坐在对面的赵曼看了过去。 在篝火的映射下,赵曼那张本来就漂亮的脸蛋,在此刻显得更加动人,只不过这张漂亮的脸蛋下面,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 这时,赵曼好似发觉到我在看她,抬起头朝着我这边看了过去,我与她对视,明显从她的双眼之中看到了一丝躲闪和遮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