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三章 取阴阳草(第四更) - 活人禁忌

第五百七十三章 取阴阳草(第四更)

“莎莎,你就告诉我实话就行,现在这个时候,不要瞒着我……。”赵曼她本来就很聪明,到了现在,她几乎已经猜到了,说话的语气无力到我有些听不清楚。 邱莎莎双眼看着赵曼,深吸了一口气,说道: “赵曼姐,你……你的左脸上多出了一块儿很少的黑疤,但你放心,我认识一个人,一定会帮你治好脸上的那块儿黑疤的。”邱莎莎并没有完全说出实话来,她把邱莎莎脸上拳头大小的黑疤,说成了一小块儿。 “在我脸上的那块儿黑疤有多大?难不难看?”赵曼看着邱莎莎接着问道。 “不难看,不难看……”邱莎莎连忙摆手。 “你身上有带镜子吗?”赵曼对邱莎莎问道,虽然她很注重自己的容貌,但却很少照镜子,也不化妆。有的时候,女人注重容貌和化不化妆并非冲突。 邱莎莎摇头,表示没有。 “十三,你把手电筒先给我。”赵曼转过头来看着我说道。 我忙递了过去,赵曼从我手上结过手电筒之后,接着又从她的背包里面拿出的强光手电,她把两个手电筒一个打开一个关上,相互对在了一起,用关掉的那个手电筒上的玻璃镜片朝着自己左脸上面就照了过去。 当赵曼借着手电筒上面的玻璃片彻底看清楚自己的现在的容貌以及左脸上的那块儿拳头大小的黑疤后,娇躯一颤,手上握着的手电筒同时摔落在地。 此时的赵曼双眼发直,一句话不说地看着前方,随之有两行清泪便从她眼角滑落了下来。 我理解赵曼现在的心情,一个女人若是被夺走了容貌,其中的痛苦和难过一点儿都不亚于男人被夺走了小弟弟。 “赵曼姐,你……你别太难过的,我说的是真的,我认识一个人他十有能把你的脸给治好。”邱莎莎此刻开口说道,也不知道她的这番话是真的,还是用来安慰赵曼的。 赵曼只是微微一点头,并没有说话,依旧一个人坐在地上,愣愣地看着前面出神。 “对了,赵曼姐,我这里有能把毒素给洗出来的药膏,我帮你抹在脸上试试。”邱莎莎突然想了起来,说着便从自己的口袋里面掏出了一个红色的木盒,蹲在赵曼的面前,帮着赵曼一点点的把木盒里面的药膏小心的涂在了她的左脸上。 “赵曼姐,疼吗?”邱莎莎看着赵曼担忧地问道。 赵曼只是轻轻的摇了摇头,并没有说话。其实这种药膏对待一般的毒素倒也有用,但是对于这种不知名的毒素,有效果的几率很低很低,赵曼她同样也了解这一点。 但我也在这个时候,同时想到了一个人,那就是:鬼医杨振天。他既然都能把如霜身上的鬼下咒治好,我估计赵曼脸上的这点儿黑色的毒液八成也难不倒他。 想到杨振天后,我刚想开口对赵曼把此事说出来,邱莎莎却一把拉住了我的胳膊,对我轻轻地摇了摇头,示意我现在先不要去打扰她,让她一个人坐在那里静一静。 我先是聚阳气朝着四周仔细的看了一圈儿后,发现附近没有隐藏的阴阳人后,这才放心的和邱莎莎朝着后面的篝火处走了过去。 经过帐篷的时候,我听到了还在鼾声如雷的胖子,这家伙倒是睡的安稳,发生了这么多事情,他依旧没有被吵醒,这睡眠质量,恐怕产后的母猪都难及。 在篝火旁坐下后,我又回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赵曼,发现她依旧一动不动的坐在原地。 叹了口气,我心里面也跟着烦躁了起来,说实话,我宁愿自己的脸变成那个样子,也不愿意看到自己要好的朋友如此。 “十三,赵曼姐的脸到底是怎么弄的?这个诡异的岛屿上面为什么会出现跟你们长得一模一样的尖牙而且还带着阴气的怪物?”邱莎莎也在这篝火旁坐了下来,看着我问道。 虽然她出手把最后一个阴阳人给灭了,但是在这之前的事情,她却并没有看到。 “被其中一个阴阳人嘴里面吐出来的黑色液体给沾在了脸上,就变成现在那副样子。”我看着邱莎莎说道。 “或许你不了解,失去容貌对于我们女人来说,真的无比痛苦。“邱莎莎说到这里,不由自主的低声轻叹了一口气。 “一定会有办法的,只要回去我便带着她找鬼医杨振天,他一能帮赵曼姐把脸给治好。”我说道。 “杨天震?十三,你也认识他?”邱莎莎有些意外的看着我问道。 我这才把杨振天为如霜解开鬼下咒的事情跟邱莎莎讲了一遍,然后看着她接着问道: “邱莎莎,你刚才对赵曼姐所说的那个人,不会也是杨振天吧?” 邱莎莎点头: “别的地方我不敢说,至少在整个山东,有这个能力治好赵曼姐脸的只有他那个脾气古怪的老头了。” 听到邱莎莎这句话后,我突然响起杨振天让我给他连着磕三十个头的时候,这老头的脾气和性格何止是古怪,简直就是一变态,虐待狂。 “对了十三,你看看现在几点了,千万别耽误了去挖那株‘阴阳草’的时间。”邱莎莎对我提醒道。 我这才想了起来,刚才发生的一连串事情,差点儿让我把这件事给忘记了,忙看了一眼手表,正好是午夜十一点四十,离十二点还有二十分钟。 得亏着邱莎莎提醒我,要不我还真就忘了。 “还有二十分钟,我先过去看看那株‘阴阳草’。”我说着从篝火旁站了起来,拿着强光手电朝着之前发现那株‘阴阳草’的地方走了过去。 顺着之前所做的标记,很容易的就找到了这株被我用红绳给系住的‘阴阳草’,我在旁边坐了下来,静等12点的到来。 二十分钟很快就过去,时间一到,我便马上动手用烛龙九凤把这株‘阴阳草’从地面上小心的取了出来,然后把它给单独用布包裹住,放在了随身背包的夹层里面。 取到了‘阴阳草’,总算是把这次来到这个‘阴阳岛’的目的给完成了,如霜也便能从阴间回来,但我现在的心情始终都无法高兴起来。 原因无它,因为赵曼的那一半脸。 任何一个女人,错,应该说是任何一个人,他都无法忍受自己的脸上突然多了一块儿如同拳头一般大小的黑色疤痕,被这块儿疤痕给弄的半张脸都狰狞可怖。 回到篝火旁,我朝着赵曼所在的位置再看了一眼,发现她依旧失落魂魄的坐在原地,我心里面也跟着不好受,但我又不知道此时应该说些什么话安慰她,只得让她一个人先坐在那里静一静。 也就在我刚刚坐下的时候,赵曼却起身朝着我们这边走了过来。 她此刻的脸上虽然依旧挂着泪痕,但脸上的表情已经没有之前的那份绝望了,难不成赵曼她自己想通了?也对,想她这种不拘小节的豪爽女人,一定会想通的,而且这又不是什么不治之症,只要不放弃总会有办法的。 赵曼走到我和邱莎莎身旁,靠在篝火旁坐了下来,她先是看着我问道: “十三,那株‘阴阳草’你可千万别忘记取走,要不然咱又要在这个诡异可怕的岛上多待一晚。” “放心吧赵曼姐,那株‘阴阳草’它现在已经在我的包里了。”我看着赵曼说道,接着又对她问道: “赵曼姐,你……你不难过了?” 赵曼嘴角微微一翘,看着我长出了一口气说道: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