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二章 幕后凶手 - 活人禁忌

第六百零二章 幕后凶手

“什么不好的消息?”我隐隐地从赵曼的脸色上面感觉到这件事情好像跟雷子他们有关系。 “刚才岳队给我打电话,让我马上回队里,东店市附近的一个大型工地里面的农工棚里面,一夜之间离奇了死十三条人命,而且那些人的左脚、左手,统统被砍掉带走。”赵曼看着我说到这里,接着又补充了一句: “看来那个藏在你朋友身后的那些人已经开始忍不住,自己动手了。” “艹!这些到底都是谁干的?十三条人命,而且都被砍断左手和左脚,根本就是冲着我直接来的!”这个是让我最火大,简直就是罔顾人命!有什么事情冲着我自己来,那幕后之人竟然对这些社会最底层的无辜人出手,残忍杀害。 他们那些农民工活着本来就不容易,而且最重要的是像这类农民工一般都是来自农村,是家里的主力,全家人都要靠他们一个人干苦力来赚钱养家,他们若是死了,那么他们肩头上面抗着的一个个家庭算是彻底毁了…… 这也是我发火的最重要的原因之一。 整整十三条人命,而且砍掉的都是左手左脚,这一切即使是个傻子,也能明白,明显是针对我的。 我姓左,叫十三。 坐在后面的胖子和邱莎莎听到我的赵曼的对话之后,胖子忙凑上前开口问道: “我说赵小姐,那岳队他们现在有没有查出动手杀人的是什么人?” 赵曼沉默了一会儿后,对胖子说道: “我跟你们明说了吧,这件案子,查出来,查不出来都一样。” “这……这是什么意思?”胖子满脸疑惑地看着赵曼问道。 “其实刚才岳队在电话里面跟我说过,这件事情根本不用去查,对方也没有刻意隐藏。因为对方的能力,我们整个灵异调查队都对他都束手无策,也没有本事把他给绳之于法。”赵曼有些无奈的对胖子说道。 “那岳队肯定是查出杀害那十三个农民工的人了??”我听到赵曼这句话后,忙接着问道。 赵曼摇了摇头: “这个岳队并没有告诉我,只嘱咐我让带快点儿带你回去。所以我刚才才会说,那个藏在你朋友身后的人已经按捺不住了。” 听到赵曼的话后,我沉默了一会儿,抬起头看着她说道: “赵曼姐,你把车开快一点儿,咱抓紧时间回去。” 赵曼点头,直接把车子在这条没有摄像探头的公路上面,时速飙到了近二百。 也就在这个时候,坐在后面的邱莎莎却凑过来看对我说道: “十三,你有没有想过这很可能是一场早已被人给预谋好准备要你命的陷阱,正等着你会去自投罗网呢。” 我看着车子外面的景色,长出一口气,转过头对邱莎莎说道: “我知道,但即使是一个陷阱,我也得回去,我看不得有人为了我而无辜的死去。而且他们这么做,明显是在对我示威和要挟我,其中的目的就只有一个,把我给逼出来,我若是不抓紧时间尽快回去,恐怕他们还需继续杀害那些无辜的人。” “艹他大爷的!师兄,等咱回去把那些幕后的王八蛋就揪出来,胖也我用刀子活剐了他们!”胖子此刻也是气愤填膺。 “既然你自己决定了,那么我也不多说了。”邱莎莎说着坐了回去。 …… 车子一块极速行驶,而且还绕了一条近路,当天傍晚便开回了东店市区。 回到东店之后,赵曼先是带着我们朝着岳队长刀疤脸的办公室里面开了过去。 在办公室里面见到刀疤脸后,他显得憔悴的多,看到我们几个人进屋之后,放下手中的文件,从办公桌旁站了起来招呼我们坐下,亲自给我们沏茶。 “谢了岳队。”我从刀疤脸的手上接过沏好茶的水杯。 刀疤脸点头,又看了一眼始终带着口罩的赵曼,好奇的问道: “我说赵曼,你这是怎么一回事,都到屋子里面了,怎么还带着口罩?最近雾霾没那么严重吧。” 赵曼听到刀疤脸说的话后,慢慢地把戴在脸上的口罩拿了下来,在她的左脸上面,一个拳头大小的黑色伤疤触目惊心,瞬间就把一张绝美的脸庞,残忍的给撕的粉碎。 “你、你的脸上这是怎么了??”刀疤脸吃惊的看着赵曼的左脸问道。 赵曼叹了一口气后,便把我们这次去那个‘阴阳岛’所遇到的事情,和她脸上的伤疤的经过言简意赅的跟刀疤脸说了一遍。 刀疤脸听完赵曼的话后,盯着她的左脸看了好一会儿后,才开口问道: “那你脸上的这块儿疤迹有没有可能治好?” 赵曼沉默不语,我则接口说道: “我估计差不多能治好,我认识一个老先生,他以前救过如霜的命,那老先生就连鬼身上的伤都有本事给治好,又何况是人身上的。”我这句话虽然是看着刀疤脸说的,但实际上是说给赵曼听的。 “那就好,那就好……”刀疤脸说着走到赵曼身前,拍了拍她的肩头轻声道: “没事儿,你还有我们呢。”他说完后,接着又转身朝着我这边走了过来。 刀疤脸走过来,坐在了我对面的沙发上,看着我问道: “十三,赵曼把那十三个惨死农民工的事情告诉你了?” 我点头: “赵曼姐,都跟我说过了,我知道这幕后做这一切的那个人针对的就是我。” 刀疤脸一点头,然后把一个资料袋拿了出来,放在了桌子上面,然后看着我说道: “十三老弟,我不知道你究竟招惹了什么势力,但是你一定要清楚一件事情,那十三条活生生的人命,都是因为你而死,这个主要责任虽不在你身上,但是你却不能不承担这个责任。” 我抬起头看着刀疤脸那一双通红的眼睛,重重地点了点头: “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我,若不是我,他们根本就不会死。” “这十三死掉的农民工之中,最小的只有17周岁,最大的36周岁,有的还未结婚成家,有的甚至有三个孩子,但是他们无一例外,都是家里的主心骨,这十三个人死了代表着什么?代表着十三个家庭毁了!!”刀疤脸说到这里,情绪异常激动。 赵曼见此忙走了过来,而坐在我左边的邱莎莎,一下子从沙发上面站了起来,看着刀疤脸大声喊道: “你这话说的是什么意思?!合着你的意思是那十三个人是十三他动手害死的?!凭什么别人杀了人,你要让十三承担责任,你们要是真查不出真相,想找一头替罪羔羊定罪的话就直接说出来,何必这么……” “邱莎莎!”我打断了邱莎莎的话,伸出手一把把她给拽回了沙发上面,这妞也是个小暴脾气,就跟爆竹一样,一点儿就着了。 “岳队,你说的对,我应该为那十三个人的死承担责任。”刀疤脸他刚才说的并没有错,若不是因为我,那些无辜的农民工根本就不会死。 刀疤脸似乎也察觉到了自己刚才言语有些过激,点燃一根烟之后,看着我有些歉意的说道: “十三老弟,我最近压力也大,又遇到了这么一件事情,所以刚才我说的话你也别往心里去……。” “没事,不过岳队,你能不能告诉我究竟是什么人在一夜之间杀了那十三个民工?”我看着刀疤脸问道。 “杀他们不是人,而是一个阴魂,根据我们灵异调查队的初步调查,那个杀人的阴魂,道行已有千年!!”刀疤脸看着我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