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四章 兄弟,走好 - 活人禁忌

第二百六十四章 兄弟,走好

我现在藏在夏琳萱所坐的这个沙发的后面,看着雷子一步一步的走进别墅里面,朝着夏琳萱走了过去,他就这么一直站在夏琳萱的身旁不远处,静静地看着她。 “嗷嗷,嗷嗷……唔汪!唔汪汪!!” 此时,刚才那只一直藏在沙发底下的小狗却在这个时候叫的更加急躁起来,叫声里面甚至还带着极为异常的低吼。 这一声声低吼里面,还夹杂因为恐惧所带有的颤音。 坐在前面沙发上面的夏琳萱早已被吓得全身微微颤抖了起来,她自己心里面也知道,雷子的阴魂现在已经到了这个屋子里面。 因为那只小狗此刻正在非正常的怪叫着,就这一点儿,便可以证明这幢别墅里面早已经进来了阴魂。 我虽然能看到有一团黑色的阴气停在那里,却因为不能聚集阳气根本就看不清也无法确定来的这个阴魂就一定是雷子。 但以我的猜测,来的这个,成是雷子。 雷子这个时候,朝着夏琳萱身旁慢慢地走了过去。可就在他刚刚往前踏出两步的时候,那条一直畏缩在沙发底下的小狗却出乎意料的快速蹿了出来,朝着雷子更大声的吼叫了起来。 它这么做一来是想用叫声震慑住雷子,二来是想提醒主人,有脏东西来了。夏琳萱这个女人居然养了这么一条护主的好狗。 还真是不太般配。 “十三……三,胖子,你、你们在哪?快出来!他现在肯定是来了!!……”此刻夏琳萱再也无法忍受心里面的恐惧,突然回过头来,脸色煞白的看着我和胖子大声喊道。 我听到夏琳萱直接把我和胖子的名字叫出来之后,心里面马上就沉了下去,暗道一声不好,赶忙抬头朝着雷子那边看了过去。 与此同时,那个阴魂也听到了夏琳萱的喊声,他则是马上快速转身朝着来时的路跑去,直接穿墙而过。 看到这里,我再也蹲不住了,忙起身站起来,聚集阳气于双脚,纵身一跃,便从大门口追了出去。 刚跑到院子里,我马上聚阳气四处观瞧,刚好在西北角看到了一丝阴气,忙朝着那边掠行了过去。 我就这样顺着这一丝阴气紧追而上,掠过别墅区,没过多久,我便在前面看到了一道黑色的阴气,而在这股阴气里面,我同时看到了那个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身形,他正是雷子! 看到雷子的背影后,我忙加快了脚步,追了上去,跑到雷子近前的时候,我开口朝着他喊道: “雷子,别跑了,我特么都看到你了!!” 一直在前面狂奔的雷子,听到我这句话的时候,猛地停了下来,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既不回头,也不说话。 我同时也停住了脚步,朝着身前的雷子一步步的走了过去,我把身上的阳气全部都内敛于丹田,走到他身后的时候,看着他说道: “雷子,你走了这么久,天天去找那个一点而都不在乎你的女人,却一次都没有来看过我,你心里面还有我这个兄弟吗?!” 站在我身前的雷子听到我说的这句话候,魁梧的身躯渐渐地颤抖了起来,他突然间回过头来,双目通红的看着我说道: “三哥,我……我其实一直都想去看你,但、但我做了很多对不起你的事情,我根本就没有脸去见你,而且我甚至把你父母的……” “别说了,我都知道,也都原谅你了。”我看着雷子笑着说道。 雷子他看着我也笑了…… 度尽劫波真兄弟,相逢一笑泯恩仇。 可雷子看着我笑着笑着却难以控制的大声哭了起来,他哭着紧紧地抱住了我,我感受着他那冰冷的低温,心里面忽然涌上一种极为难受的情绪。 他才十九岁,人生才刚刚开始啊。 “三哥,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该死,这一切都是我罪有应得,我该死,我该死,我该死……”雷子哭的越来越大声,抱紧我的双臂也越来越用力,他的嘴里一直在不断地重复“我该死、”这三个字。 “算了,都过去了,都过去了……对了雷子,你告诉我,为什么还去找夏琳萱?”我等雷子情绪慢慢平复下来候,便轻轻地推开了雷子,看着他开口问道。 雷子抬起头,看着我说道: “因为……因为我始终都放不下她,我一直都以为她曾经爱过我,可是……可是……” “可是她爱的并非是你,而是那虚无缥缈的名和利对吗?”我看着雷子问道。 雷子看着我点了点头: “是,我现在真的心死了,真的,我对她已经不抱有任何幻想了……” “雷子,你难道就一点儿都不恨夏琳萱?”我看着雷子问道,毕竟他自己的死,和夏琳萱的不管不顾有着很大的关系。 雷子苦笑着对我摇了摇头: “恨倒说不上恨,因为不管怎么说,她曾经都给过我快乐,这种快乐虽然短暂,而且只是我自己的一厢情愿。但这也足够了,只不过我现在对她、对这个世界都已经没有丝毫可以留恋的了。”雷子说到这里,表情突然变得严肃了起来,他看着我接着说道: “三哥,在我临走的时候,你能不能答应我两件事。” 我点头: “只要你说,只要我能做到。” “帮我照看好我爸妈,他们就我自己一个儿子。还有……千万不要去找夏琳萱的麻烦,怎么说她也是我曾经爱过的女孩儿……” “好,我答应你,我都答应。”我一口答应了下来。 “三哥,谢谢你。”雷子此刻看着我眼角里面滑落下了泪痕。 我摇头,看着雷子道: “雷子,咱俩多久没有一起喝过酒了?” 雷子摇头: “我记不清了,有好一段时间了吧。” “那今天晚上咱们一起去喝一次?”我看着雷子问道。 “三哥,你现在有酒?”雷子问我道。 “有朋友的地方,总会找到酒的。”我说着便带着雷子朝着市区走去。 …… 在一家24小时营业的小吃店里面,我一个人要了两份碗筷,还有四瓶啤酒,就此我和雷子相对而坐,举杯对饮。 这是我生平第一次和鬼喝酒,这或许也是最后一次。 喝完酒,我和雷子一同走出了这家小吃店,在宽大安静的马路上,雷子看着我问道: “三哥,我知道你来找我是为了什么,时间也不早了,马上就天亮了,你应该送我走了,现在除了你和我的父母,我已经没有什么可留恋的了。” 我停住了脚步,看着雷子问道: “我们一起唱首歌?” “什么歌?” “我起头,你跟着。” “你有什么烦心事,就对兄弟讲,不要苦往心里藏一个人来扛。外面花花世界,难免会彷徨。你不快乐的时候,有我陪在你身旁。虽然平时都很忙,很少的来往。只要兄弟你开腔,绝对来帮忙。男人外表坚强,内心也迷茫。谢谢困难的时候,总有你在场。我说兄弟难当,咱们有难一起闯。一杯酒啊到天亮,再和从前一样……。” 再和从前一样…… 和雷子一同唱完这首歌后,我对雷子道了一声珍重,同时口中莫念出超度阴魂的《度人经》: “说经一遍,诸天大圣同时称善,是时一国男女聋病,耳皆开聪。说经二遍,盲者目明。说经三遍,喑者能言……” 看着雷子的阴魂随着我口中念着的《度人经》慢慢漂浮都半空之上,直至全部消失之后,我再也忍不住心中的伤痛,双眼一酸,眼泪接着就流了下来。 雷子啊,其实我也不想让你走。这辈子咱俩没能做成亲兄弟,我想……下辈子一定是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