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六章 套圈儿 - 活人禁忌

第六百二十六章 套圈儿

因为刚刚叫我名字的那个女人她不是别人,正是那个想一直想到我先杀之而后快的红烟。 此刻她身上换了一套较为现代衣服,就站在我和如霜的对面,站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之中,静静地看着我俩,既不动手,也不说话。 我现在完全搞不懂红烟怎么会突然脱困,而又在这里找到我。 但是既然她已经找到这里来了,那么我便做好了和她决一死战的决心,但要打也不能在这里跟她动手,因为如果我在这里直接跟红烟动手的话,很可能会伤及到四周无辜人的性命,所以我得想想个办法把她给引出这条夜市,到一个偏僻的地方再说。 如霜也在这个时候,慢慢地放下了手中的筷子,从原处站了起来,在我耳边轻声道: “十三,不要在这里跟她动手,先想办法把她引开。”如霜在这个时候,完全和我想到一块儿去了。 我点了点头,并没有说话,双眼一直盯着不远处的红烟,全神戒备,心中同时暗做打算,只要红烟对我出手,我马上转身就跑。 不管怎么样,先逃出这条夜市再说。 可是让我意外的是,红烟似乎铁了心要在这里跟我耗下去,我们相视站了好一会儿,她依旧没有想对我出手的意思,我们三人站在这里一动不动,甚至都引起了摊主和四周逛街人的注意,甚至还有不少人驻足不走,站在了原地好奇地打量着我们站在这里的三个人。 看着那些不知死活的人,我心中暗叹,待会儿红烟要真跟我动起手来,吃亏的首先便是他们。好奇心能害死猫,这句话说的是一点儿都没有错。 …… 渐渐地,随着时间的慢慢推移,我有些沉不住气了,看着站在我对面依旧一动不动的红烟开口问道: “我说既然你找都找来了,要不咱俩去约个地方,好好的谈一谈?” 红烟听到我的话之后,却突然笑了起来,不知为何,此时她的笑声我却很熟悉…… “咯咯咯……十三,你笑死我了,你看你刚才的样子,就跟你老鼠见了猫一样……”现在从“红烟”口中说话的声音,却是邱莎莎的。 虽然红烟是邱莎莎的母亲,她们俩人也长得和有些相似,但若是她们同时站在一起,我绝对能分辨出来,因为她们母女俩也只是长得有些相似而已,并非真的一模一样。 看着站在我面前的那个长着红烟模样,又带有邱莎莎声音的神秘女人,我有些楞了,过了一会儿之后,才开口对她问道: “你……你到底是邱莎莎还是红烟??” “蠢货,你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邱莎莎看着我笑着问道。 “你真的是邱莎莎?”我心里面有些狐疑,所以嘴上再次问了一遍。 “我要是我母亲的话,你现在焉有小命在?”邱莎莎说着也不客气,朝着我和如霜这边走了过来,自顾自的找了一个座位,便坐了下来。 等邱莎莎靠近之后,我从她的侧脸一看,顿时就看出了不同,她的确不是红烟,而是邱莎莎。 “莎莎,你、你怎么突然变成了这个样子,不光是十三,我刚刚也是被你给吓了一大跳。”如霜看着邱莎莎开口问道。 邱莎莎听到如霜的话后,笑着说道: “这都是清幽他给我弄的……这里人多口杂,等去人少的地方我再跟你们解释,十三,我也要吃“麻辣烫”,你请我。”邱莎莎转过头来看着我说道。 “请,必须得请,邱大小姐,你就放开肚子使劲吃,管饱。”我说道。 “那就成。”邱莎莎嘴角微微翘起,自己一个人去里面选菜去了。 而我和如霜坐在远处相视一笑,看来刚才是虚惊一场,吓得我出了一声冷汗,若是刚才来的不是邱莎莎,而真是红烟的话,那么今天晚上我和如霜都是凶多吉少了。 即便如霜恢复了千年道行,即便我现在领悟了“无极真气”的第二式,和龙虎七赦印的第四式,但是我依旧没有把握跟红烟一战。 …… 等我们一同吃完“麻辣烫”之后,便相伴一同走出了摊位,在这条人声鼎沸、灯火阑珊的夜市里面闲逛了起来。 邱莎莎走在如霜的身旁,很自然的跨住了她的胳膊,她俩走在前面,把我自己给丢在了后面当跟班,我看着她们俩人亲密的走在一起,突然有了一种我是一个大灯泡的错觉…… 突然,走在前面的邱莎莎大叫了一声,拉着如霜就朝着一个摊位上面跑了过去。 我忙快步跟了上去,这个摊位虽然不大,但是四周却沾满了人,等我挤进去的时候才看清这是一个套圈的摊位。 在这个摊位的前面摆放了一大块儿白布,上面摆满了各种各样的小玩意,有汽车玩具、布娃娃、陶瓷做的摆饰品,甚至还有香烟打火机。 “十三,我要套圈,你付钱快掏钱……”邱莎莎准备买圈儿套的时候,这才想到了还有一个我跟在后面,忙回头看着我喊道。 我笑着拿出一百块钱递给了她,然后说道: “我说邱大小姐,我是您的移动提款机是不?” “看把你给小气的,要是别人想帮我花钱我都不稀罕。”邱莎莎白了我一眼,便带着如霜去找摊位老板买圈儿去了。 我站在后面喊道: “我说邱大小姐,你别一百块钱都套进去,一个东西都套不到,那可就丢人丢到家了。” “切!你以为我是你啊。” 这里套圈的价格并不贵,五块钱十个,十块钱二十五个,邱莎莎一口气就买了几十个,分给了如霜一半。 我就静静地站在她们身后看着。 其实我刚才说的话,完全是想跟邱莎莎开个玩笑,以邱莎莎的手法和准心,别说是用这么大的圈儿去套东西,哪怕是让她用银针刺中一只飞在半空中的苍蝇,都不再话下。 而这套圈儿对如霜来说,更是小儿科。 果然,邱莎莎和如霜俩人一出手,便旗开得胜,邱莎莎套中了一个陶瓷小狗,而如霜则是套中了一个小夜灯。 老板忙笑呵呵,给如霜和邱莎莎把小礼物从地上拿了起来,送了出去,他还不忘记宣传,在人群里面又吆喝了几句。 邱莎莎和如霜再次出手,再中,又出手,又中,还是中…… 慢慢地,摊位老板收起了笑脸,再也笑不出来了,他苦着一张脸看着邱莎莎和如霜百发百中的套圈儿技巧,眼中满是肉痛的神色。 而四周一直都在围观的人群,时不时的叫好一声,这邱莎莎和如霜一出手就以百投百中的准心惊呆了所有人。 我站在她俩的身后,能真切的感受到摊位老板心里面的苦涩,我估计他这次算是赔大发了,就连压箱底的那个一人高的大玩具熊都被如霜套中了玩具熊前面的那个小柱子,这只市价最起码能有几百块钱的玩具熊顿时归位如霜所有。 老板此时心在颤抖,心在流泪,但是这摊位既然开了,就不能反悔,只得忍痛把那个大号的玩具熊拿了起来,递给了如霜。 如霜接过老板手中的玩具熊之后,自己抱了一会儿,转身交给了我: “十三,你帮我拿着,我继续套……” 我看出了老板的苦涩和无奈,便对如霜和邱莎莎说道: “我说两位姑奶奶,咱今天晚上就算了吧,剩下的也别套了,差不多得了,咱也该回去了。” 摊位老板听到我的话后,对我报以一个感激的微笑,然后他却不得不继续应付场子: “没事儿,她们想继续套就套,咱出来干生意,赔得起。” 邱莎莎听到老板的话后,回头看着我说道: “十三,你听见没,你看人家老板多么洒脱?!你再给我一百块钱,我还想继续玩。” 邱莎莎这句继续玩,听的摊位老板双腿发软,准备走回去的身子一个趔趄,差点儿没当场跪在了如霜和邱莎莎俩人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