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一章 虫尸王 - 活人禁忌

第六百五十一章 虫尸王

空气之中,那一片片飞舞着看似鲜红漂亮的花瓣,实则是杀人不眨眼的利器! 所以即便我现在用出了龙虎七赦印的第五式以及刈冥剑后,也并无轻视之心,马上弄意念操控刈冥剑挡在前面,刈冥剑与那些红色的花瓣相交在一起后,剑身上面白光大显,瞬间就把四周一片片红色的花瓣给打落在地。 而我则趁着这个机会,双脚聚集阳气掠行而过,朝着己红花就追击了过去。 己红花到了现在这个时候,带有魅惑之色的双眼中多出了一丝慌乱的神色,但是这丝慌乱却眨眼被她眼中那解脱的神色所代替。 死到临头,她的眼神里面却生出了解脱的神色…… 当我快步掠行到己红花的身前后,直接对着她的胸口用力击出了一掌,她并未躲避,站在原地硬生生的挨了我这一掌,娇柔的身躯如同一片落叶,朝着后方倒飞出去。 摔落再地后,己红花挣扎着从地上站起来,而我则紧追而至,她依旧没打算还手或是躲避,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我停住身形,看着她开口问道: “你为什么不躲??” 己红花此时的嘴角已经溢出了血迹,她对我轻声笑了起来,笑着说道: “你的第八魄已经归体,躲不躲我都不会是你的对手,早晚都要死在你的手中,呵呵呵……我何必再多此一举?”己红花说到这里,慢慢地抬起头看着我继续说道: “不过左十三,在临死之前,有句话我很想问你。” “什么话?”我问道。 “你认为何为善,何为恶?”己红花看着我开口问出了这么一个让我有些不解地问题。 “舍己为人是为大善,利人利己是为善,损人利己是为恶,损人不利己是为大恶。以利人之名,行利己之实,为伪善;以利己之名,行利人之实,为伪恶。总的来说善指顺理,恶指违理,人性本都是善的。”我看着己红花说道。 “那什么又为人性?其实在我眼中,人本都是恶的,都该死!天地以万物养人,人无一物报以天,你却在跟我说人性本善?你跟我说善与恶?!”己红花双眼盯着我说道。 “你不要忘记了,我们人,也是天地中的产物。”我看着己红花接着说道: “世间有生灵万物,何止是人,万物之中又有哪一个物种能够报以天地?所以人活着只要做事对得起自己的良心,问心无愧的过一辈子,我认为这就是善。” 己红花听到我的话后,沉默了一会儿,看着我开口道: “好了,我问完了,你动手吧……” 说完,她便闭上双目,放弃了所有的抵抗,站在原地等死。 我想动手,但却在这一瞬间,我却无法对她下死手,因为这己红花不管怎么样都曾帮过我,她的出现告诉我如霜以及第八魄的事情,所以真正到了这一刻,我无法下手…… 或许,这个女人的本性,并不坏。 我看着己红花叹了一口气,并没有对她动手,转身朝着贵典那边追了过去。 此时的贵典和已经和陆真人交手在了一起,而我师傅清风道长也是在一旁帮躺在地上的斗笠男止血包扎。 在我逼近的同时,却突然发现,一直和贵典联手的另外两个降头师没了踪迹,多半是刚才趁乱而逃。 “陆真人,你去照看清幽真人,他让我来对付。”我掠行到陆真人身后,挥掌就朝着贵典的前胸便打了过去。 贵典他根本就不敢与的对接,只得快步往后退去,而陆真人则趁机跳出的战圈儿,给我留下一句小心后,转身朝着斗笠男和我师傅清风道长那边掠行而去。 “左十三,你真的以为你的第八魄归体就没人是你的对手了吗?!”贵典站在我对面不远处看着我说道。 “至少对付你们足够。”我看着他说道。 “哈哈哈哈……你想的也太天真了……。”随着贵典的笑声落下,在昏沉的天空之中渐渐地传来了一阵阵嗡嗡嗡的声音。 这种声音就好像是一大片昆虫聚集在半空之中振翼而飞时,所发出的声音! “嗡嗡嗡……”的声音,从南面传来,由远至近。 我站在原处,转过头朝着声音传来的那个方向看了过去,发现空中多出黑压压的一片不知名字的昆虫,朝着我们这边快速飞了过来。 看到这一幕后,我没等半空之中的那些昆虫靠近,便用意念控制刈冥剑朝着那些昆虫凌空便斩了过去。 随着一道道白色的光刃斩下,刈冥剑所及之处,满是被它斩落于地面的昆虫尸体…… 虽然这那一大片昆虫数量不少,但也架不住刈冥剑不断地用光刃来回斩劈,只一会儿,那些昆虫便被斩杀大半,剩下的也都在半空之中快速分散而开,离着同样浮在半空中的刈冥剑躲的远远。 看到这一现象,我忙把刈冥剑给收了回来,那些昆虫早已分散,如果继续控制刈冥剑斩杀它们的话,根本起不了多打的作用,只会徒劳的浪费自身阳气。 把刈冥剑收回来之后,我依旧警惕的朝着昆虫飞来的那个方向看去,因为在那个方向我感觉好像有人已经来了,即便我并没有明显的感受到那个方向有强烈的阳气或者阴气的存在…… 果然,过了没多久,便有一个人影从那个方向走了出来。 定睛一看,正是一个年过花甲的白胡子驼背老头……不对,也不能称他为老头,因为我根本从他的穿着和面貌上面,根本就分不清此人的性别。 这个老者的面相长得极为凶恶,甚至他那张满是褶皱、如同树皮的脸上,一半黑,一半黄,皮肤上面带着大大小小的斑点,宛如尸斑。 来的这个老者,给我的感觉好似一个已经死去多日的尸体,自己从棺材里面爬出来一般。 “虫尸王,居然是他?!!”此刻,在我身后的清风道长喊出了一声。 我忙转头问道: “师父,清幽真人他怎么样了?!” 清风道长道: “你师伯已经帮他止住血了,能不能活下去还不确定。” 听到此处,我再次朝着躺在地上昏迷不醒、浑身是血的斗笠男看了过去,发现他依旧双目紧闭,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但,唯一能让我心中稍安的便是,斗笠男身上最后的那一丝阳气从未离去,只要他的身上还有阳气,便不会死。 我心中担心斗笠男安危的同时,也想到了清风道长之前叫出了那个老头的外号,便接着对他问道: “对了师父,你认识那个人?” 清风道长对我点了点头: “何止是认识,十三,你千万要小心他,这虫尸王不但修为深不可测,而且还是咱们龙虎宗的宿敌,他现在这个时候来这里,其目的自然不言而喻。” “虫尸王?他到底是男是女?多大年纪?”我问道。 “男,一百三十七岁……”清风道长对我答道。 “卧槽,一百三十七岁!这个叫虫尸王的老头居然这么能活!”听到清风道长的话后,我先是吃了一惊,然后转头朝着虫尸王那边看了过去。 发现他此时已经从远处走近了过来,他那树皮般的脸上一双浑浊无光的眼珠,一直盯着我,所以他也是朝着我所在的位置走来。 虫尸王走到我的对面,停了下来,看着我发出一阵阵阴冷的笑声: “咯咯咯咯……” 听到我全身起毛,慎得慌。 “你想不想知道我为什么能活这么久?那就是我每一年都要吃掉七颗纯阳命的孩童心,也只要这样,我身体里面的那接近干涸的阳气才会一直被补充,人活着只要阳气不散,也就死不了……而你左十三,可是天生道体,更是纯阳中的纯阳,只要我吞掉你的那颗心,寿命将会增加的更多。”虫尸王看着我语气阴森地说道,双眼之中,满是贪婪和的神色。 而我则是趁着虫尸王说话的时候,慢慢的把自身的阳气聚集到了双脚之上,准备先下手为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