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一章 君无戏言 - 活人禁忌

第六百九十一章 君无戏言

站在原处,我只感觉自己全身上下冷汗一个劲的往下流,右手下意识的朝着身后的随身背包摸过去,随手把背包里面的刈冥剑拿了出来。 “轰隆!”此时,在那个突然巨大的青铜棺椁之中传出来一声闷响。 我看着那个巨大的青铜棺椁咽了口唾沫,双手手心之中满是汗水,此时从未有过的恐惧不断充斥着我的全身。 在现在这个时候,即便我很要强,也必须要承认,在我内心深处的的确确是怕死的,很怕很怕。 或许艺高人胆大,艺小人怕死,就是这个意思,当我身上的阳气和真气全部不能动用,甚至变得连一个普通人都不如的时候,心里面就害怕了起来,但即便我再害怕,也绝不能逃走。 因为在我前面还有我的两个朋友,我定然不能抛弃他们自己偷生,那不是男人能干出来的事情。当然了,除了胖子和邱莎莎以外,我不能走的原因还有一个,那就是这个青铜棺椁中那个帝王阴魂,他还欠着我俩条血债。 若不是他暗中下命令杀死我的爷爷奶奶,他们就不会死。所以这个仇,我必须要报!! 即便是死在这个古墓的墓室之中。 在这个偌大的墓室之中,从青铜棺椁里面冒出来的青烟慢慢地笼罩于这个墓室之上,我抬头朝着棺椁上面看去,这墓室的规模结构,绝对是一个帝王大冢,建筑结构下方上圆,下边四四方方,而上面的形状好像半圆一样的顶棚,呈圈庐状。 这个墓室棺椁中的前后四周还有有十二石柱。 我深吸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现在的情绪平稳下来,然后朝着胖子和邱莎莎所跪下的那个位置走了过去。 当我走到邱莎莎和胖子身旁的时候,无论我怎么叫他们,他们都不听不到,甚至我手打在他们身上,都没有丝毫的反应,整个人如同一个雕塑一般,低头跪在地上一动不动。 我又试着把手中的六丁六甲驱邪符朝着胖子前额的命关之上贴了过去。 但让我意外的是,胖子被我贴上符纸之后,并没有任何的反应,反而这贴在他额头上面的张六丁六甲驱邪符没一会便‘砰’的一声,自燃了起来…… 到了现在这个时候,我完全是日暮途穷,一点儿都没了办法,只得抬起头朝着那个青铜棺椁上面看了过去。 在这个巨大的青铜棺椁的下面,还垫着一个灰色的石台,石台之上,刻有石刻壁画,这些石刻没有上色,画有日月星辰。 在日月星辰之下,还画着数不清身段婀娜的宫女。 这些宫女每个人的动作都不一样,有的垂首而立,有的手捧锦盒,有的手托玉壶,还有的拿着乐器,这些石刻壁画,再一次的证明了,棺椁之中所葬的人,便是商王。 “砰!!”突然在这个时候,棺椁之中再一次的传出了一阵闷响,把我吓一跳的同时,从里面传出来一个极为威严的声音: “尔等退下。” 随着棺椁之中说出的这句话,我清楚的看到在我身旁的胖子、邱莎莎还有催春和凤儿他们身上的黑色阴气一瞬间就从他们身上离去,朝着墓室之外飞走。与此同时,他们四人的眼睛再次恢复了原状,一个个全部都晕倒在了地上。 看到这里,我本想过去把胖子和邱莎莎先叫醒再说,可是棺椁之中再次传出了那个威严的声音: “汝……你可是唐焱岚的转世?”他是在问我,我听得出来,他为了让我听懂,故意改变了自己说话的言语。 听到他的话之后,我回过头朝着那个青铜棺椁看了过去,发现棺椁之上的青烟早已停息,四周围绕的黑色阴气也慢慢地从四周收敛进了棺椁之中。 我面对那个青铜棺椁点头道: “对,我就是。” “本王就知道你一定会来,一定会来的。”棺椁之中再次传出了那个威严的声音。 “你怎么知道我会来?”我看着青铜棺椁问道。 棺椁之中再无声音传出,我等了许久见他不再说话后,只得朝着胖子和邱莎莎那边跑了过去,先把他们给叫醒再说。 可是昏迷之后、躺在地上的邱莎莎和胖子就跟死人一般,无论我怎么叫,他们始终都无法醒过来,而且在他们的身上依旧围绕着一丝很薄弱的黑色阴气。 看来他们始终都没法醒过来的原因就是这一小股阴气的原因。 “别白白的徒费其力,你现在叫不醒他们,若想让他们醒来,那就唯有一种办法。”棺椁之中再次传出那个阴魂的声音。 “什么办法?”我从那棺椁中阴魂刚刚说的那句话当中,听出了一丝阴谋的味道。 “很办法简单,他们现在身体里面的阴气唯我能为之解开,故所你只需助我把此棺椁之后的封印打开,放我出来,我及帮你把他们身上所带有的阴气全部解开。”棺椁里面的阴魂声音低沉的对我说道。 果然,这不仅是一个阴谋,还是一个圈套! “如果我不答应呢?”我看着青铜棺椁对封印在里面的那个阴魂说道。 “那你的这数个友人,就唯有死路一条。本王还有提醒你一句,你现在只有一刻钟之久,时过,他们皆当会命丧人亡,且三魂七魄必永锢于此地,永世不得轮回投胎……自然,这其中也包括你自己还有你的那个鬼媳妇——安如霜。”棺椁中的阴魂语气冷冰冰的说道,丝毫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当我听到‘安如霜’则会三个字的时候,心头一颤,渐渐地犹豫了起来……。 “何如?你可要想好了,只要你为我解开这青铜棺椁之后的封印,本王从中出来,马上便会让他们醒来。”棺中阴魂的声音再次传入我的耳朵里面。 “哼,我怎么知道你出来之后会不会兑现自己的承诺。或许你一解脱封印,第一件事便会把我们统统给杀了。”我说道。 “本王虽长眠于地下,然亦听一句话:君无戏言。本往既许你之,则必当至,如此还不肯相信的话,那本王亦没有办法,只能让你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几人前后亡去,阴魂留在此地。且我距挣脱封印之日不远矣……”阴魂对我说道。 听到他所说的话,我内心极为犹豫,完全拿不定主意,如果在这个时候,古玉中的饕餮在的话,或许一切就好办了,但是它现在和在玉佩中的如霜一样,根本就无法联系到我。 我低头想了一会儿,终于下定了决心,我决定要赌一赌,赌一赌那个阴魂口中所说的‘君无戏言’这四个字。 这也是我们活下去的唯一办法,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只要我们能活着出去,恢复阳气和真气之后,总有办法对付这个棺椁中的阴魂,而且我还能为我爷爷和奶奶报仇,如果我不这样做的话,现在给我们能走的路就只有死路一条。 我现在的能力,不用他自己动手,刚才墓室之外的那几个阴魂就能轻松要了我的命。 还是一点而便是,哪怕我现在不帮这阴魂解开封印,它自己早晚也会挣脱出来。 “好,我答应你我,帮你解开封印。”我说着便举步朝着对面的那个青铜棺椁走了过去。 我走到青铜棺椁之后,便开口对棺椁中的阴魂问道: “你要我怎么帮你把封印解开?” “看到棺椁之后所贴的那数张画着黑白太极图的符纸没?共有八张,你把它们全都撕下来即可解开封印。”棺中的阴魂对我说道。 听到他的话后,我忙低头朝着青铜棺椁下面看了过去,但是看了一圈儿,别说四张,就连一张画着黑白太极图的符纸都找不到。 就在我想转到这个棺椁前面再去看看的时候,眼角的余光却撇到了一个东西,一个在石台下面隐隐发着暗光的东西……